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闪婚总裁通灵妻 > 第32章 我就缺一个接盘的男人

第32章 我就缺一个接盘的男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闪婚总裁通灵妻最新章节!

    封磊立刻咳嗽了起来,被呛着了。

    “要是不相信的话,你跟在男人身后悄悄买他压中的。”她道。

    封磊此时正心痒难耐着,闻言立刻点了点头。

    坐了一会儿,拒绝了几个前来搭讪的男人,凤栖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决定先离开。

    穿越大堂时,忽然一个男子与她擦肩而过,停下了脚步,凤栖梧同时也脚步一顿,清亮的凤眸微微挑起。

    “你——”

    她的腰部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给顶住了。

    “走出去,把支票给我,我就放你走。”男人特意压低声线,阴森威胁道。

    凤栖梧想也不想的说:“我给你,你不要开枪。”

    抵着腰部的枪更进一步,男人凶狠道:“再废话我就蹦了你!”

    凤栖梧装作身子一抖,略有些颤巍巍的往前走,封磊从前面的拐角处出现,看见凤栖梧后眼睛一亮,抬起脚步就要跑过来。

    凤栖梧暗道不好,某一瞬间忽然转身,腿飞快抬起踢到男人的命根,手刀落下,男人手中的枪当即被打在了地上。

    她大吼了一声:“有人抢劫!”

    周围的人愣了愣,胆小的女人立刻尖叫了起来,“天啊,抢劫!”

    男人捂着腿部倒在地上,强忍着痛苦飞快站起来,从腿边拿出了一把刀!

    他想要挟持凤栖梧。

    “啊!”场面更加混乱。

    凤栖梧不退反进,抓住男人的手一个肩后摔,“砰!”的一声,趁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她直接坐在了男人身上,抓住了他的双手。

    等赌场里的保安赶到时,看到的就是凤栖梧坐在犯人身上,手里转着一把黑枪,神情悠闲。

    忽然,她把那把枪对准了保安,保安当即脚步一顿,立刻蹲下身子抬起了手,怕的要死。

    “咔擦”一声轻响,从枪嘴里喷出了一缕火焰。

    原来是把假枪!所有人都不由松了口气。

    赌场的负责人连忙走到凤栖梧面前道:“这位客人,很抱歉给你造成不好的体验,我们已经联系了警察,您身下这位犯人会移交警察处理。”

    凤栖梧还没说话,旁边的封磊就冷哼了一声,“就这样?你们赌场混入了危险分子这件事怎么算?我嫂子可是真的被人劫持了,就在你们赌场内,你们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负责人双手握在了一起,点头哈腰道:“是是是,我们绝对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若是你们有空,不如一起跟去警察局看看?”

    罪犯已经被保安给控制住了,凤栖梧不想去警察局,刚摇了摇头,眼角余光瞄了瞄罪犯。

    怔了怔,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忽然眉头一皱:“不对,他还有同伙,罪犯还有同伙!”

    因为闹出了抢劫事件,赌场都把音乐给关了,所以凤栖梧说出话后,还是有很多人听到的,现场立刻涌起一股骚乱。

    负责人反应也迅速,快速道:“快去关门!”

    混迹在人群里的一个男人神色一阵变化,立刻从人群里冲出往大门跑去,有保安看到,赶紧上前阻拦。

    男人抬起了手中的枪,声音有些慌:“给我开门!”

    负责人在后面大喊,“拦住他,他手里的是假枪!”

    男人握着枪的手抖了抖,眼里闪过一抹暴戾,心下发狠,忽然转过身子向着负责人的方向开了一枪!

    “砰!”

    …………

    璀璨的灯光从精致奢华的水晶吊灯落下,现场有交响乐团当场演奏某位音乐家的绝世曲谱,脚下铺着的是世界顶级羊羔绒毛毯。

    女人穿着晚礼服,男人穿着西装,香槟互相碰撞,琥珀色的酒液映射出一片纸醉金迷。

    这是A城最顶级的会所,里面有着号称全世界最奢侈美味的美食,面向千W亿W的富豪开放。

    封欧举止优雅的切着一块牛排,偶尔罗晓夏有什么突发奇想,会笑着跟他交流一下。

    他神色一片寡淡,回话很少,但当罗晓夏讲话时,就会抬起那双幽深如墨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她,不会让人觉得过分疏离。

    罗晓夏很喜欢封欧这种体贴,封欧无疑是一个优秀的男人,无论是事业还是性格,只是……

    她眼眸一暗,轻声道:“封欧,你不能搬出来住吗?”

    封欧动作一顿,放下刀叉看着她。

    罗晓夏眼中闪烁着一抹盈盈泪光:“一想到你和能碰到你的女人住在一起,我就止不住的心痛。”

    她用手捧着心口,眨了眨眼睛,小巧的泪珠就挂在眼睫毛上,她知道,这样子的自己是最柔弱漂亮的。

    这个号称“史上最凄美”的表情对封欧却没有用,他眉宇微沉,淡淡道:“晓夏,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是不会搬出去的,爷爷很喜欢她,我得跟她住在一起。”

    罗晓夏捏着刀叉的手立时泛起了一抹苍白,她低下了头,掩饰住眼里闪过的恨意和怨毒。

    “恩,我理解的,爷爷年纪大了,先紧着爷爷是最好的,对了!”她仰起头看向他,柔柔一笑:“今天可是我们的——”

    忽然一阵震动声响起,打断了罗晓夏的话语。

    封欧看见来电人,眉头轻蹙,接了起来。

    “喂,表哥!你在哪里?快点来警察局,嫂子差点被人绑架挟持了,你——”

    封欧脸色一肃,立刻从原地站了起来,声音冷如寒冰:“人有没有出事,告诉我地址,我现在就赶过去。”

    得到了想要的信息,封欧立刻挂断了电话,拿起外套匆忙披上,“晓夏,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你先吃吧,不用等我。”

    罗晓夏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什么?你要去哪里,封欧,封欧!”

    封欧驾着车,心里有些乱,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但还是闯了好几个红灯。

    风尘仆仆的赶去警察局,封欧推开了门,脸上带着抹急切,结果一推开门,看到的却是——

    凤栖梧慵懒的坐在询问的位置上,百无聊赖拿了一支笔旋转了起来。

    封欧眉头一拧,走到她面前仔细的打量着她:“哪里受伤了?”

    凤栖梧刚想问封欧怎么过来了,结果就听到他说自己受伤了,眼里一片疑惑,“受伤?我没有受伤啊。”

    封欧脸色微沉,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缩的跟个鹌鹑似的封磊。

    封磊吞了吞喉咙,小声道:“表哥,你挂电话太快了,我是说嫂子受伤了,受到惊吓属于精神伤害,也是受伤的一种表现啊,结果你只听到前半句就挂断了电话。”

    封欧的脸色瞬间变黑,周遭温度立刻下降了十几度。

    封磊还不怕死的嘀咕了一句:“我怕你误会,还打了好几个电话回去呢,结果你都没接。”

    封欧脸色微滞,来的时候都是闯红灯来的,手机调的又是震动,别说接了,他根本都没听到!

    凤栖梧看了看封欧,又看了看封磊,大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她勾唇一笑,站了起来拍了拍封欧的肩膀:“谢谢记挂,让你担心了,放心吧,我没事!有事的是别人,不过你来了也好,刚好有事要你帮忙。”

    她朝封欧眨了眨眼睛,眼里透着一股调皮,警察的声音这时传来:“初步检查,犯人脊椎轻度扭伤,小手臂骨折,手腕重度扭伤。”

    警察看向凤栖梧:“你可以啊,抓个歹徒都能把人给拧巴成轻度残废。”

    凤栖梧打太极的呵呵一笑,伸手戳了戳封欧,退后了一步躲在他身后,没说话。

    封欧看向警察,淡淡道:“我的妻子被人给挟持勒索了,她这是属于正当防卫。”

    警察笑了笑:“兄弟,不是我们要讹你老婆,现在那犯人正躺在医院上起不来呢,他的医药费暂时由警局垫付,只要是正当防卫,警局立马放你老婆走。”

    “但我们刚看了录像,你老婆貌似在已经制服了别人的前提下,又泄愤的踹了犯人几脚啊。”

    封欧听闻,转身瞄了眼凤栖梧一眼。

    凤栖梧那小脑袋一点一点的,看样子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心虚的不敢抬头。

    封欧转过头,“保释费多少,我现在就把我老婆保出去。”

    他说“老婆”二字说得无比自然,凤栖梧倒是听了有种怪怪的感觉,自己是真的结婚了,身旁这个男人就是她的老公。

    封磊也是因为带着点故意伤人的动机而被留在了警察局,同样被封欧给保释了出去。

    一走出警局的门,封磊立刻找了一个理由远遁逃走,只剩下凤栖梧和封欧二人。

    凤栖梧有些尴尬开口:“我不是故意要把那人打的这么重的,就是……咳!我以为他有胆量去赌场抢劫,身体素质应该会很好,所以下手重了点。”

    封欧轻“嗯”了一声,转而问道:“有吃午饭吗?”

    凤栖梧愣了,“什么?”

    封欧转过身子:“没有去吃午饭的话,我先带你去吃午饭吧,还有——”

    他话语一顿,淡漠道:“我宁愿你去打伤别人,也不要被别人打伤,这次做的不错,下次遇到这种事情,就该狠狠的打回去。”

    凤栖梧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眸子荡起一抹笑意,她以为封欧会责怪她,毕竟这种事情她经常遇到过,没想到他竟然支持她,还鼓励她。

    她连忙走到他身边,昂了昂头骄傲的说:“那是自然,从小到大,任何一个敢打我主意的人,都无一例外被我打趴进了医院,我以前在道观上,可是被师弟们称作是女!金!刚!”

    “可惜了,还是逃走了一个。”她的话语有些遗憾,仿佛与一项荣耀错失交臂一样。

    听到那三个字,封欧嘴角微微一抽。

    “今天我可是赚了钱,不用你请客了,我来请你吧,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好吃的华夏餐馆?”凤栖梧问道。

    封欧想了想:“有一个地方,应该还有位子,我们开车过去。”

    凤栖梧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前方,忽然眼里瞳孔一缩,瞄见了远处有一个男人,他正举起了手中的枪对准自己,脸上划过一抹狞笑。

    “小心!”凤栖梧瞬间将封欧给扑倒在地,一抹尖锐刺响从耳边骤然爆发。

    封欧眼睛瞪大,看着一颗子弹从凤栖梧的脸边擦过!

    身旁有警察飞快经过,封欧的身子立刻被重重叠叠的围住。

    他抱着凤栖梧,看着那张晶亮的仿佛能透着光的小脸正不停流血,不一会儿半边脸就变得一片血红。

    封欧拍着她的另一半边脸,手竟有些颤抖。

    “凤栖梧,凤栖梧!你醒醒,不要睡过去,你给我醒过来……”

    “先生,这位女士已经昏迷了,我们打了急救电话,救护车很快就会过来了,这位女士您先交给我们吧?”有警察上前好心的说道。

    封欧仿佛没听到他的话,只一个劲儿的唤着凤栖梧的名字。

    许是呼唤有用,凤栖梧眼皮颤了颤,竟是稍稍睁开了眼睛,脑袋眩晕的厉害。

    眼前的封欧出现了重影,嘴巴开开合合,耳边一片嗡嗡作响,他的声音都听的不真切。

    她笑了笑,弱不可闻的说:“封欧,你怎么分身变成这么多个了,哈哈。”

    她这一笑不小心牵扯到了脸上的伤口,脑部涌来的痛感简直让她差点再晕过去,耳边的声音倒是听得清楚了一些。

    昏迷前,她又说了一句:“还有,你的废话真多……”

    …………

    从医院醒来的时候,夕阳的余晖正倾洒在了床上,细碎的金光美好的让人迷恋。

    凤栖梧缓了许久,脑海里混沌的思绪才逐渐归位,侧头一看,发现封欧趴在床上睡着了。

    她看了他好一会儿,没有打扰到他,轻手轻脚的下了床,脚一垫地,就有股头重脚轻的感觉,差点摔跤。

    凤栖梧眉头一皱,深呼吸了一口气,慢慢挪着身子走到了镜子前,看到了自己脸上被包了一块大纱布,几乎将她半边脸都给遮住了。

    她眉头一皱,将纱布给撕扯了下来,看见了脸上有一个丑陋的伤口。

    擦伤的很厉害,半边脸的表层肌肉都烂了。

    “对不起。”封欧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凤栖梧回神,发现男人正站在她背后,神情严肃眉头紧皱。

    怎么感觉气氛变得沉重了?

    凤栖梧摇了摇头,刚想说这没什么的,忽然,她脑海灵光一闪,眼睛一转,生起了逗弄的心思。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幽幽的说:“这个伤口这么难看,肯定会留疤的,这么丑,现在的男人都是外貌协会,我以后肯定是嫁不出去的。”

    封欧深深的看着她,不说则以一说惊人:“我可以养你一辈子。”

    凤栖梧怔愣了下,封欧继续道:“你是因为救我而受伤的,我有责任护你一生平安顺遂,你想要什么,我都会尽力帮你达到的。”

    这个人未免也太认真了吧……

    凤栖梧赶紧摇头:“不,不用了,我不用你护着我,我想你弄错了,那个人是冲着我来的,不是冲你,你只是被我殃及了。”

    “真要说对不起还得是我说,你不用自责,我救你是应该做的,再说了——”

    话语一顿,她眨了眨眼睛俏皮道:“我也不用你养,钱嘛,挥一挥衣袖就有了。”

    封欧已经从封磊口中得知凤栖梧从赌场里赚了一千W的事情,他不置可否的扬了扬头,淡淡开口:

    “救人没有什么应不应该的,你拿自己的命救我,我想报答你,就是这么简单。”

    凤栖梧瞪了他一眼:“那你能给我什么?我们迟早都是要离婚的,我就缺一个接盘的男人,你能给我么?”

    封欧脸色微沉,心底涌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他压下这抹异样,认真的看着她道:“如果那时候你想要,我就一定会找给你。”

    凤栖梧别过头去,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心底有些暖,但又有些遗憾,这么认真的一个男人,终究不是属于她的。

    能当他的老婆一定很幸福。

    有些受不了忽然安静下来的沉默,凤栖梧别扭的说了一句:“行了,你也不用太自责了,我之前说的那些都是逗你玩的。你忘了,我是修道者,普通人会留疤,但我不会。”

    她伸手轻轻触碰了下伤口,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镜子里,碎金色的瞳孔妖艳动人,“这种程度的伤口,从小到大我都经历不知多少回了,你就放心吧。”

    封欧喉咙微动,身子忽然燥热了起来,感觉有点口渴。

    他转过身子:“我不知道修道者是不是有你说的这么神奇,我只知道你是为了救我而受伤了,还毁容了,我会替你联系最好的皮肤修复医生,一定不让你的脸上留疤。”

    凤栖梧撇了撇嘴,小声嘀咕了一句:“之前还说要养我一辈子呢,结果现在就想着要把我脸上的疤给弄掉了,你该不会是后悔了吧。”

    封欧走到床前,替她整理了下凌乱的被子,寡淡道:“你想多了,既然我有能力做到让你完美如初,那为什么不去做呢,还有——”

    他话语一顿,“看见了你脸上的疤我会愧疚,我想,这并不是你想要见到的。”

    凤栖梧看着镜子里封欧的背影,勾唇一笑,“想不到你还蛮了解我的,谢谢你的体贴,你就给我放一百个心吧。”

    她说着这话,又将脸给贴向了镜子,伸手触碰着那腐烂的伤口。

    忽然,门“咔擦”一声被打了开来,李俊杰脚步匆匆的走进来,见到凤栖梧的动作,不由眼睛一瞪,发出一声惊呼:

    “天啊,你在干什么!我好不容易才帮把你药给敷上去,贴胶布时还小心翼翼的弄得一点都不痛,你竟然给我撕了!”

    凤栖梧:“……”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后面那句话才是别人想要表达的重点。

    李俊杰一脸痛心疾首的跑过来,数落着凤栖梧,“这可是我为数不多的完美杰作!你知道在不经麻醉的前提下,把药撒到伤口上会有多疼吗?贴胶布时那肌肉的挤压会有多疼吗?”

    “我在别人的黑脸下弄得如履薄冰,小心翼翼的没有疼醒你,那么出色的一次外科手术包扎,你竟然就这么把它给撕了,撕了!”

    “你——哎,干什么啊……”封欧将李俊杰给迅速往外拉走。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空气都一片清新了。

    然而凤栖梧还处在一脸茫然中。

    封欧看着她:“他这个人比较话痨,爱碎碎念,你别在意。”

    凤栖梧摇了摇头,想了一会儿,笑了笑:“他很风趣幽默。”

    封欧看着她的伤口,觉得很碍眼:“你在这里等一下,我让他帮你把伤口包扎一下。”

    “不用了,粘个胶布而已,又不难。”凤栖梧连忙说,对着镜子把撕开的胶布重新粘回去。

    只是因为视线问题,后面还有半边地方看的不太清,只能靠感觉来粘。

    封欧看见了,走到她面前接过她的工作,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指。

    指尖互触,仿佛带着一股电流,两人不约而同的顿了顿。

    凤栖梧微微垂了垂眸,心跳的有些快,封欧深吸了口气,帮她粘下去。

    男人与她靠的很近,好像是要把她给抱住一样,独属于男人清贵慵懒的气息扑面而来。

    脸虽然受伤了,但不代表感官消失了,男人的手炙热无比,覆在她微凉的脸上,有种陌生的痒意和微妙感。

    真是不自在。

    时间仿佛变得无比漫长,不一会儿,凤栖梧完好的半边脸已经变得红彤彤一片了。

    封欧认真的帮她给贴好,直起了身子,见她这个样子,眉头一皱,伸出手往她额头探:“脸怎么这么红,是发烧了吗?”

    凤栖梧立刻退后了几步,闪过了他的手,别过头去道:“没有发烧,你不觉得病房内有些热吗?”

    封欧沉默了一会儿,扯开了衬衣上的扣子,“嗯,是有点热。”

    他微微侧了侧头,幽深的目光落在了凤栖梧身上,“你先躺在床上休息一下吧,等一下饭就会送过来了,我出去一下。”

    凤栖梧松了口气,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好的好的。”

    见封欧出去了,凤栖梧转过身子,用微凉的手捂着发烫的脸颊,小声嘀咕着:“不就是见了一个美男被他碰了一下么,怎么那么不争气啊!你的节操呢……”

    推开了门,李俊杰就坐在门旁的休息椅上,认真的低头看着病例。

    封欧反手关上了门,坐在李俊杰身边,问道:“怎么样了?”

    李俊杰眉头一挑,“你是指开枪的那个人的话,很遗憾,警方还没抓住。如果是指凤栖梧的话,也很遗憾,伤口愈合后不留疤的概率为0.1%,不过可以通过微整来去掉。”

    封欧眉头一拧,“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李俊杰摇了摇头,“虽然是擦伤,但那好歹也是颗子弹,光是与空气摩擦产生的热量就足以让皮肤毁容了,她的脸受伤程度还算轻的。”

    封欧神色冷了下来:“不管怎样,用尽一切办法,让她的脸不要留下任何疤痕。”

    “OK!”李俊杰比了一个手势,将手中病例盖上,站了起来:“我有一个朋友专攻皮肤科,我会尽快联系他,让他过来治疗凤小姐。”

    “嗯,还有一件事……”李俊杰犹豫了一会儿,看着他试探的问了下:“封欧,你不觉得,你对凤小姐太过关心了吗?”

    封欧抬起头看着他。

    李俊杰连连摆手:“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作为朋友的立场向你提个醒,我从来没见过你如此紧张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如果你确定罗小姐是你的爱人,那你对凤小姐——”

    话没继续说下去,但他相信封欧明白他的意思。

    封欧眉宇划过一抹疲惫,伸手捏了捏眉心:“俊杰,她救了我的命,对于一个救命恩人,我紧张是应该的,再说了——”

    他脸色沉了沉,“爷爷很喜欢凤栖梧,我不希望她受一丁点的伤害。”

    李俊杰若有所思,封欧能用这种语言骗过自己,却骗不过他,不希望凤栖梧受到伤害的人,到底是爷爷,还是……他?

    他轻轻摇头,决定不掺和下去,拍了拍封欧的肩膀,“我理解的,只是你和凤小姐是夫妻,爱人却是罗小姐,出于医生,我自然是希望你能和凤小姐在一起。”

    “但出于朋友,我不得不告诉你,你们三人现在的关系很复杂,纸是包不住火的,一直这样下去,终究不是什么办法。”

    封欧听他这么一说,心底有些不舒服,脸上神色一片淡漠:“我很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李俊杰点了点头,“那好,有什么事情打我电话,我先走了。”

    封欧在外面呆了一会儿,站了起来正要往推开病房,忽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他接起。

    “喂,封欧,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我打了几十个电话你都没听?”罗晓夏焦急的声音传来。

    封欧道:“我没出事,是别的方面出了一点事,晓夏,让你担心了。”

    罗晓夏沉默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问:“封欧,我之前听你接电话,听到了凤小姐三个字,是不是凤小姐出了什么事了?”

    封欧没有回答,无论是前面进了局子,还是后面为了救他而进了医院,都不是能够拿出来当谈资的。

    见封欧没说话,罗晓夏有些着急,“封欧,真的是凤小姐出事了?严重吗?我可以过去探望吗?我很担心她,我弟弟还被她超度了,她算是我的恩人,可千W不要有事啊!”

    封欧没有否认,只是说了一句:“晓夏,我有事要忙,等我忙完了再给你电话,先挂掉了。”

    “喂,封欧?封欧——滴滴滴!”

    罗晓夏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愤怒的将手上的手机往地上砸去,眼里闪过一抹狰狞。

    放好了手机,封欧刚推开门,医院的走廊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封欧转头一看,就见封磊匆忙的跑过来。

    “表哥,不好了,警局那边打电话给我,又死了一个人!”

    “什么?”一道清脆的女声陡然传来,凤栖梧眉头一皱,掀开了被子走了下来,“又?什么意思?”

    封磊摇头叹气,“之前那位中枪的保镖被射中了肺叶,送去急诊室里抢救了,可惜没有抢救过来,一个小时前就宣布了死亡。”

    “我处理完事情往医院赶的时候,忽然接到了警局的电话,说又有一个人中枪死亡了,问我认不认识这个男人。”

    封磊拿出手机,递给了凤栖梧。

    封欧眉头轻蹙,“如非得到你和死者有关联的消息,警局是不会打电话向你询问的。”

    封磊脸上一片苦笑,“对,但我偏偏和死者生前有接触啊,还跟他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

    封欧刚要说些什么,忽然瞄到了凤栖梧神色一片凝重,他眼眸微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凤栖梧眉头紧皱,喃喃开口:“这个男人,不该死的……”

    死去的男人,眉毛里有一颗痣,赫然就是她之前分析过的那个男人!

    她抬起头看向封欧:“早上我才看过这个男人的面向,他眉宇没有黑气环绕,反而是黄气萦绕,这是事业顺遂之相,不是将死之人。”

    封磊小声的说:“嫂子,你也跟我说了,人的面向会随着时间和空间不断变化的,早上的时候看着没事,没准晚上的时候就有事了呢?”

    凤栖梧摇了摇头,“会改变,但不会变的这么快,这个人,分明是横死的!他的命运,被人强行插手改变了!”

    “他是中枪死的,会不会本来没事,但不小心被误射了?”封磊问。

    “绝对不可能!”凤栖梧想也不想的说:“这种属于灾祸,如果今天他会遇到这一劫,早上就被我看出来了,我能分辨的出什么是被牵连之难,什么是生死之劫,他全都没有。”

    封欧沉吟了一会儿,“所以你的意思是——”

    凤栖梧深吸了一口气,“天道有轮回,我们修道之人是不会改变别人命运的,能够将生灵玩转在鼓掌之中的,只有这世间魑魅魍魉。”

    听她这么一说,封磊脸色一变,失声道:“不会是那个人偶吧?”

    凤栖梧脸色沉重:“很有可能。”

    她咬了咬唇,拳头微微攥着,有些懊恼:“我算错了,那个人偶的力量已经很弱小了,又没有肉身,按理来说它是不可能在为祸人间的,没想到它竟然……”

    看着凤栖梧蜷起来的手指头,封欧眉头一皱,伸出手来抓住了她的手,似是有强迫症似的,很认真的一根一根将她的手给抚平。

    “还没有去到警局,是不是人偶造成的祸事还不一定,你不需要自责。”封欧抬起头看着她道。

    凤栖梧眼神闪了闪,被他摸过的手一片滚烫,脸仿佛也跟着烧了起来。

    她有些不自在,立刻将手给收了回来,别过头去道:“嗯,我们赶紧去警局里看看。”

    封磊开车,一行人飞快的赶去警察局。

    警察局里,警方正在审问一个女人,女人皮肤白皙,眼睛水润明亮,有着一头海藻般的长发,看着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惹人怜爱。

    凤栖梧一踏进去,就眼睛微眯,冷冽的目光直射那个女子。

    封欧第一时间察觉出凤栖梧的不对劲,“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凤栖梧嘴角轻勾,碎金色的瞳孔泛起一抹凉薄,玩味的说:“一只狐狸精。”

    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封欧也看了那位女子,女子全身被一阵粉红色的气体围绕,看着很漂亮,刚好女子抬头看过来,身子瑟缩了一下,对他羞怯一笑。

    封欧心底莫名泛起了一抹厌恶。

    凤栖梧抬脚刚要走过去,封欧忽然拉住了她的手。

    她抬头看着他,眼里一片疑惑。

    封欧淡淡开口:“你中午没吃饭,受伤了又昏睡了一个下午,现在都晚上了,先去吃饭吧。”

    他抬头瞄了眼那个女子,又转头看着凤栖梧,肯定道:“人在那里,不会跑。”

    凤栖梧眉头一挑,“可是我肚子不饿。”

    封欧不退让,盯着她:“不饿也得吃。”

    凤栖梧刚想说那能吃什么,刚好警局的门被人推开了,“请问是谁点了外卖?”

    一直被两人的互动而虐成狗的封磊连忙挥手,“我点的我点的!”

    警局分不开人手找封磊谈话,先让他们坐在椅子上等着,于是三人便打开外卖吃了起来。

    封磊暗想,还好他见表哥也跟着去警察局的时候,临时加多了一份,不然现在可就可尴尬了。

    不过就算人手一份,封欧脸上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盯着眼前的外卖盒,他沉默了许久,抓起了一把纸巾先把盒子的外表擦干净,在来打开盒子,一缕油渍刚好从缝隙里渗出来,抹到了他的手掌。

    封欧再次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站起了身子,“我去一趟洗手间。”

    等他一走,封磊再也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凤栖梧抬头看了他一眼,奇怪的问:“你笑什么?”

    封磊左右看了看,小声道:“嫂子,你是不知道,我哥从来不吃外卖的。”

    凤栖梧怔愣了下,“不是吧,他过的比我还要原始人啊,我在道观上都会用E团点餐的。”

    封磊摇了摇头:“不,恰恰相反,他过得生活可能我们一辈子也过不到,不吃外卖,不过是根本没吃过这么低级的东西罢了。”

    见凤栖梧还有些疑惑,他解释道:“表哥从小到大出行都坐车,出差都用私人飞机,吃饭都有私人厨师为他烹制,每一分每一秒都被严格规划好该做什么,分毫不差,完全是按照精英中的精英来培养,要不是十八年前出了那件事——”

    封磊话语一顿,“算了,这件事不说也罢,就是出了一些事情之后,表哥才从严苛的生活中解脱出来,可是从小到大八年的生活作息,哪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所以,你明白了吧?”

    凤栖梧点了点头,对封欧的遭遇深表同情,原来封欧从小到大都过得这么……可怜。

    她在道观里从小野到大,要是把这一套放在她身上,凤栖梧浑身一抖,还不如杀了她吧……

    等封欧彻底洗干净了手,从卫生间里出来时,迎接他的便是凤栖梧和封磊一个同情一个感慨的目光。

    封欧刚开始没察觉出来,用手包着纸巾慢条斯理的打开了盒饭,拿起筷子正准备夹起一块菜,忽然,他动作一顿,抬头看向他们,淡漠的问:

    “你们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啊!啧,这警局里的条件也太差了吧,怎么那么多苍蝇啊,总是绕着我的菜飞……”封磊装傻的拿着筷子四处挥。

    封欧无视他,直勾勾的顶着凤栖梧。

    凤栖梧被他看的一阵心虚,她才不会说自己跟封磊打赌了,封磊赌封欧绝对不会吃盒饭,而她赌了封欧会吃,整整十W块啊!

    虽然是小钱,但能赚一点也是一点嘛……

    封欧等了一会儿,都没等到别人的回答,便低了低头看了眼盒饭,没有丝毫食欲,准备放下筷子。

    凤栖梧一直用余光瞄着封欧,见他这样,连忙道:“哎,别啊!”

    封欧抬头看向她。

    凤栖梧呵呵一笑,眼睛转了转,脑海灵光一闪,忽然将自己的盒饭推到了封欧面前。

    “你也守了我一个下午,要是不吃饭的话身体也会吃不消的,我看你放下筷子,是不是不喜欢你的盒饭啊?要不我跟你换换,我这里面还有韭菜饺子,煎的很香。”

    封欧看了看凤栖梧的盒饭,饺子乱七八糟的黏在一块,有的被凤栖梧吃的时候不小心扯下了一块皮,很糟糕的卖相,但出乎意料的不讨厌。

    封欧矜持的微微颔首,凤栖梧眼眸微弯:“好勒!我跟你换吧,你赶紧吃,赶紧吃哈!”

    看着她那微带着点谄媚讨好的眼神,封欧不知怎么觉得心情似乎变好了一点。

    封磊张大嘴巴,已经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了。

    他伸手指了指凤栖梧,“你、你……”

    凤栖梧转头瞪了他一眼,表情严肃眼却在笑:“食不言寝不语,还不快吃!是不是这个理,封欧?”

    她看向封欧,封欧“嗯”了一声。

    封磊:“……”表哥你如此见色忘弟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