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等风来说我爱你 > 第二十九章 心疼你

第二十九章 心疼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等风来说我爱你最新章节!

    第二十九章心疼你

    池景芳今天的脸面已经丢尽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心里只想着将眼前的顾安然撞死,她也这样做了。

    可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仅拉截了香槟酒瓶子,更是轻而易举地将她丢给了保安。

    “池太太醉了,麻烦你们送她回去吧。”陆楠州轻飘飘地丢下这么一句话。

    他不再理会,向顾安然绅士地作了请的手势。

    “陆太太,我们回家吧。”

    顾安然的视线落在远处的角落,那里,刚才一秣白色的裙角一闪而过。

    “走吧。”

    她对在场的人抱以歉然的微笑,挽上陆楠州的手臂,后者怀里抱一个,手上牵一个的离开了宴会厅,留下了一群面面相觑的人。

    顾安然侧着脸,表情木然地盯着窗外的夜景,小远枕着她的大腿正睡得小呼噜作响。

    陆楠州抬眼看了眼反光镜中的女人,回想起刚才宴会里她说的话,心里一阵心疼。

    良久

    “对不起。”

    声音轻如羽毛。

    可是顾安然却听见到了,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浅得不着痕迹的惊诧。

    “你没有对不起我。”她平静的说。

    “我不知道你曾经过得……”陆楠州斟酌着字眼,带着小心翼翼:“这么,这么的悲惨。”

    顾安然凄凉一笑。

    悲惨么,更悲惨的她还没说出口呢。池景芳是什么样的女人她还不清楚么?趁人之危算什么,桃代李僵寄绝情书又算什么,要不是那天她在医院里醒得早看见池景芳离去的背影,她才发觉手背上的管子被拨,顶着每呼吸一下就犹如千斤坠一样从病床上滚下来,艰难地拖着沉重的身体爬到门口引起人的注意这才捡回一条命。

    知道池景芳想要她的命,她在顾家便过得如履薄冰,自此不爱说话,小心翼翼地将自己保护起来,直到遇见……

    “陆楠州。”

    “嗯?”

    “没什么,你专心开车吧。”

    “我们去医院看一下?你的样子看上去不太好。”

    陆楠州看她脸色不太好,有些担心。

    “我自己就是医生还能不清楚自己的身体?”

    顾安然好笑。

    最终陆楠州还是没有拗过顾安然,没有去医院而去将她直接送回了家。

    “安然,你看过几天能不能抽出一天时间来?”

    “嗯?”

    顾安然帮小远脱了小衣服擦了手脚放到床上,走到客厅时发现陆楠州还没走。

    “我想麻烦你和我一道去看望一下爷爷。”

    陆楠州等了许久也没见顾安然回答,他用眼角不安地瞄了眼她,见她沉着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爷爷他……”陆楠州欲言又止。

    “爷爷,他老人家身体还好么?”顾安然心上一跳,看男人犹豫的样子,不会有什么事吧?

    男人摇头:“挺好的,就是一直念叨你。”

    她松了口气:“哪天?”

    “什么?”陆楠州反应过来,“你答应了?”

    “不想我去?”顾安然瞅了他一眼,“那我不去了。”

    “想想想,要去的。”

    有了爷爷这一步,破镜重圆的几率才大。

    “那你定好时间再通知我吧,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

    “诶,我自己会走。”

    陆楠州被顾安然推出了家门,看着紧闭的大门,他好只摸着鼻子离开了。

    房间内——

    刚洗完澡的顾安然窝在沙发里,电视的声音怕吵到儿子已经是看默剧的程度,她盯着屏幕半天,思绪早就飞到了很多年前……

    “看了你好久了,一直看书不累吗?”

    顾家主厅人声鼎沸,杯盏交碰,被人遗忘的她躲在因宴客而被精心打理过的小花园里,捧着本书看得入神。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顾安然被吓了一跳,回头看见花丛中站着一个身穿白衬衫的少年,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嘴角挂着懒洋洋的笑容,小西装外套被他随意地搭在肩上,手上托着个托盘,上面放着几样点心。

    “要来点吗?”

    少年非常大方地交出点心盘。

    顾安然身体不自由得往后缩了缩,微红着脸摇头。

    “不吃吗,真是可惜,味道很好呢。”少年遗憾地摇摇头,见她一个人坐在草地上,旁边也没个大人在,不由好奇,“你怎么不过去玩?”

    不擅和人打交道的她只会一个劲地摇摇头,抱着膝盖,脚尖在地上比划着。

    头上一阵铃声响起,少年接了电话匆匆而去。

    “我叫陆楠州,下次再找你玩,别忘了我啊!”

    少年临走前的微笑是她这一辈子最大的温暖,像是清晨的阳光,暖而不烈,钳入四肢百骸,成为一辈子抹不开的印记。

    电视里的哑剧还在继续,顾安然从睡梦中惊醒,她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

    又做这个梦了。

    她靠着陆楠州的这个笑容在顾家渡过了最黑暗的时光,却也为她一辈子摆脱不掉的烙印。

    陆楠州……

    面对这个男人,她本意是打算拒绝到底,干脆地领完证两人就能一拍即散。可是她绝望地发现,最近自己要离开他的心意似乎越来越不坚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