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官场红人 > 223 酒是万金油(一)

223 酒是万金油(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官场红人最新章节!

    叶桐说:“爸爸,别等方便的时候了,您头春节就去一趟锦安,翟书记巴不得您去呢,每次见到我都问您的情况,所以……”

    叶天扬看了女儿一眼,叶桐便不说话了。

    叶天扬说:“好好干吧,年轻人只有干才是最大的资本,干出成绩,这样谁都好为你说话,别怕吃苦。”

    彭长宜不住地点头称是。

    叶桐坐在彭长宜的对面,不时地偷眼打量彭长宜,彭长宜就有些不自在,可能靳老师看出了彭长宜的不自在,就说道:“长宜,咱们走啊?”

    叶天扬说:“这么远跑来,就多呆会吧。”

    靳老师说:“我估计长宜可能还没吃晚饭,正好我也没吃,我们去外面吃点饭。”

    叶天扬一听,就说叶桐:“咱家是不是……”

    叶桐面露难色,靳老师笑了:“你们家估计连小米粥都没剩下,好了,我今晚没吃饭,就是等他来蹭顿饭吃,如今,这老师要沾学生的光了。”

    彭长宜连忙站起,说道:“叶总编,那就不打扰您了,欢迎您抽时间到亢州去。”

    叶天扬和他握着手,说道:“会的,会的,咱们有缘啊。”

    彭长宜就随老师走出了叶家。

    叶桐送他们到楼下,彭长宜说:“快回去吧,外面太冷。”

    叶桐欲言又止,彭长宜知道她的心思,就说:“赶紧回吧。”说着就和老师上了车。

    叶桐在楼下目送着他们走远了才回去。

    彭长宜和靳老师在一家很地道的饺子馆里吃完饺子后,就将老师送回住处,自己回宾馆睡觉。

    第二天早上,彭长宜在宾馆餐厅吃完早饭,他就准备回去,刚出餐厅门口,就看见叶桐从楼梯那边走了过来。

    彭长宜笑了,说:“你怎么来了?”

    叶桐说:“我问了舅舅,才知道你住这里了,去你房间敲门,服务员说你可能去吃早点了。”

    “怎不打电话?”

    “打了,关机。”

    彭长宜这才想起手机在房间充电。

    进了房间,叶桐沉静地坐在床上,不说话。

    彭长宜感觉叶桐有什么心事,就问道:“怎么了?叶姑奶奶不是这么沉静的性格呀?”

    叶桐说:“昨晚妈妈回来,跟我说欧阳泽回来了。”

    “欧阳泽是谁?”彭长宜问道。

    “我的前男友。”

    “哦。”彭长宜不记得这个名字,只知道叶桐有个恋爱对象出国了。

    “我妈妈说,欧阳泽去了妈妈单位,想约我出来谈谈。”

    彭长宜没有表态,他不清楚叶桐和他说这话的意思,好在叶桐不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直接问道:“你说我跟他见面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怎么知道?我也不了解你们的情况。”说着,就给叶桐倒了一杯白水。

    就在彭长宜放下水杯,准备转身的时候,叶桐站了起来,从背后抱住了彭长宜,喃喃的说道:“抱抱我。”

    彭长宜没有动,也没有转过身抱她,而是就这样呆在原地。

    叶桐也没有像往常那样“欺负”他,也就任由他这样一动不动。

    半晌,彭长宜才转过身,把她抱在怀里,说道:“那个人不是在国外结婚了吗?”

    “离了。”

    彭长宜想了想说:“你、对他还有感情?”

    叶桐在他的怀里点了一下头,说道:“我们俩青梅竹马,从初中时就很要好了,尽管他背叛了我,但是如果让我完全忘记他,很难。”

    “我理解。”彭长宜第一次发现,叶桐安静的时候还是蛮可爱的,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跟他重修于好?”

    “不是,只是昨晚听妈妈说了后,有些怀念我们过去的时光而已,修好不可能。”叶桐坚定的说道。

    “他是你第一个男人?”这话说出后,彭长宜自己都怀疑自己的动机。

    叶桐脸红了,点点头,说道:“是的。”

    “所以你忘不了他?”彭长宜听说女人都很在乎她第一个男人。

    “也不因为这一点,主要是我们相爱了那么多年,我无法从心里把他抹去,不然我也早就恋爱结婚了。”叶桐伸手拢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坐在了椅子上。

    彭长宜感觉尽管叶桐说得轻巧,但是她的心里还有前男友的位置,可能这个位置别人代替不了,只有补充,无法取代。

    “那你想怎么办?”

    叶桐甩了一下头发,说道:“我就想难受一下,怀念一下而已,不想怎么着。有的时候,尽管经历过的爱情刻骨铭心,但是总会有淡的时候,何况是他负我,我不会为他守护什么的。”

    彭长宜知道,尽管她嘴硬,但是越是过于轻视的东西,越是在意。他过来坐在另一则的圈椅上,说道:“你可以试着和他开始,毕竟,你们有过曾经的美好。”不知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彭长宜居然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些酸。

    叶桐看着他,说道:“真心话?”

    彭长宜正色地说道:“真心话,因为目前他能给你的,恐怕别人给不了。”

    叶桐十分清楚彭长宜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她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狡黠地说道:“如果我偏想跟别人要呢?”

    “那就会山崩地裂,海水倒灌。”

    “如果我愿意山崩地裂海水倒灌呢?”叶桐的眼里有了挑衅的意味。

    “那是不可能的,没人愿意山崩地裂海水倒灌,毕竟是毁灭性的灾难。”

    叶桐的眼神黯淡下来,幽幽地说道:“你说的对,即便有人愿意,我也不会让人家那样做。”说着,站起来,拿起包就要走。

    彭长宜默默地看着她,没有拦她,也没有说什么,就一直眼睁睁地看着她走到了门口。

    叶桐犹豫了一下,没有回头,背着身子说道:“你今天就回去吗?”

    “是。”

    叶桐开开门就出去了。

    彭长宜一直坐在原地没有动,眼睁睁地看着叶桐走了出去,心里突然空空落落的……

    他低下头,掰弄着自己的手指,心想,自己也该回去了,亢州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呢,北城的,市里的,公家的,私人的,何必要在这里徒增伤感呢?想着,他刚要起身,门在这个时候又开了,他很奇怪叶桐走的时候居然没把门关死。

    叶桐又进来了,她满脸是泪,径直走到彭长宜的面前,手里的包滑落到地,将他拉起,便一下子抱住了他,哽咽说:“抱紧我,抱紧我。”

    彭长宜便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将她的头紧贴在自己的身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叶桐在她的怀里居然呜咽出声……

    尽管此时叶桐的眼泪,是为了另一个男人而流,但是仍然唤起了彭长宜的爱怜,他捧起她的脸,用指肚拭去她的泪水,两眼紧盯着她含泪的双眼,喉咙滚动了两下,便低下头,嘴唇就跟叶桐的挨在了一起……

    彭长宜的舌尖,在她的唇边舐动,目的显而易见,叶桐便也伸出颤抖的舌头,便和他缠在一起,她的饮泣,使得她楚楚可怜,她柔软甜腻的滋味,一下子将彭长宜迷醉了,是从来没有过的迷醉,原来,叶桐褪去强悍的外表,竟也是这样娇弱动人。

    他即刻挽起她的颈,深深地吻向了她,连同她脸上的泪,如饮醇醪,竟让彭长宜痴痴迷迷的欲罢不能。

    他一边吻着她,一边拥着她向床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