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官场红人 > 031 冤家路窄

031 冤家路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官场红人最新章节!

    刘成听说彭长宜在这里就餐,表情立刻严肃警觉起来,他问服务员他们都有谁?

    服务员不理解老板为什么突然变了脸,按说领导来吃饭,应该感到高兴才是,说明饭菜做得好,这是无形的广告,她就小心地说道:“就他和他老婆两个人。”

    “他老婆?”

    刘成反问道。

    服务员说:“是的,很年轻、很漂亮的一个女人。”

    刘成继续问道:“你确定是他老婆?”

    “确定,是他自己说的。”

    “有多年轻?”

    服务员想了想说:“反正比他年轻多了。”

    刘成的助手不理解老板为什么对这些细节问题感兴趣,就不以为然地说:“当官的老婆有几个不年轻漂亮的?不年轻不漂亮的早就以各种手段给休了,换年轻漂亮的了……”

    女领班瞪了这个助手一眼,说道:“这话要是让徐姐听见,少说也要骂你几句!”

    “哈哈。”刘成的助手笑了,说道:“我说的是当官的,又没说咱们老板,是不是老板?”

    刘成没有跟他们说笑,早年地主家庭出身的他,到了这个家庭尤其是他为这个家庭的兴旺立下汗马功劳并出人头地后,更加沉默寡言、低头做人,尽管早就没有了当年家庭成份的阴影,但是他早就看透了世事变幻,无论在何种地方,何种场合,他都很少表现自己,永远都是躲在岳父后面的那个人,但永远都是最后帮助岳父做出某种决策的那个人。

    自从那天在阆诸宾馆见到彭长宜后,隐蔽在心里的怨结就时常出现在脑海里,他和彭长宜的过往,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当年他从亢州两手空空回来后,媳妇徐秀娟问他怎么没要回儿子,他只是说人家不给,不但不给,如果他坚持要孩子的话,就会被扣上强奸的罪名,所以,夫妻俩以后再也没有谈论这个儿子,但是刘成却从未忘记过自己这个孩子。

    刘成做了徐家的入赘女婿后,任劳任怨,孝敬老人,得到了徐家人上上下下的好评,媳妇徐秀娟原来有过一段婚姻,婚后一个月不到,男人就出车祸死了,这在农村是有讲究的,还在蜜月中男人就死了,认为她是克夫,所以再找人家就很难,这样就回了娘家,直到后来刘成给他家打工,被她父亲看上,才做了她家的上门女婿,不然徐家不会看上他这个穷小子的。

    徐秀娟解了他苦难的过去后,对他也很体贴,夫妻二人感情非常好,刘成将自己这段人生经历告诉过媳妇,媳妇徐秀娟不但接受了他的过去,还同意他要回孩子,因为自己已经不能再生育。刘成凭着他早年高中文化底子,成了岳父生意上的好帮手,徐家的兴旺,离不开他的功劳,但是固有性格决定,只要有岳父一天,刘成永远都不会独自做主拍板做任何事,所以岳父对他这个上门女婿非常器重,渐渐地将家族企业的大权交给了他,岳父说他没别的指项,企业亏赚都无所谓,只有他这辈子能对他女儿好就行了。

    这次就是刘成看到了阆诸新一届市委大搞城市建设的意图,给岳父建议,让岳父通过政界上的关系,攻下吴冠奇这一关,拿下三局联建供应商这块大蛋糕,然后逐步进入阆诸建设大潮中。因为在丰顺,像他们这样规模的建筑材料商还有几家,丰顺也要大搞城市形象建设,竞争非常激烈,但是如果他们能拿下三局联建这个工程,那么回头在跟本地的建筑材料商竞争,就易如反掌了。

    他给岳父算了一笔账,他说,与其攻本地官员的关,不如去攻上一级官员的关,成本不会高出多少,但收益却是巨大的,这个收益不单是商业利益层面上的意义,还有官方层面上的隐形利益。

    起初,岳父还有些为难,认为难度很大,哪知,刘成的一句话刺激了他,刘成说:“咱们家平时跟那些当官的一直没断过关系,别说逢年过节,就是平时也没少孝敬他们。但即便如此,事情到了关口,仍然要重新投入,这些官们贪得很,一码事说一码事,他不会因为你前码事给他送了,这码事就不跟你谈什么交易了,到时你仍然要出血。但是如果你攀升他们上一级的官,有的时候就是一句话的事,谁不怕比自己官大的人啊。”

    岳父深知他说得有道理,但他们的大本营毕竟在丰顺,没有在阆诸市里,要想跟市里那么多财大气粗的建筑材料公司竞争,难度相当大的。刘成说:“只有试了,才知道水有多深,如果连试都不试的话,那只有一个结果,就是看着别人发财。”

    就这样,岳父才找到县委书记李东生,因为岳父知道李东生跟阆诸市委副书记殷家实是干亲关系,巧合的是,正好这个时候市委决定彭长宜退出三局联建工作,由殷家实主抓,所以,在一番大力攻关后,刘成和他岳父成功地如愿以偿。

    在阆诸宾馆酒店的那天,刘成才知道吴冠奇跟彭长宜的关系,他料定彭长宜没有认出自己,所以在吴冠奇面前从不提自己过去的身份,甚至不提亢州二字,更不可能主动谈论彭长宜,何况,彭长宜也不是他该谈论的人。但是彭长宜对于他来说,什么时候想起,什么时间就如同扎在嗓子眼里的一根鱼刺那样别扭,咳也咳不出,咽也咽不下。

    有一天看阆诸电视节目,正在播送彭长宜头戴安全帽在新一区步行街工地视察的镜头,媳妇徐秀娟突然说道:“小丁和彭市长都曾经在亢州工作过,你认识他们不?”

    刘成摇摇头,说道:“我那么早就离开亢州了,我怎么认得他们?”

    徐秀娟想想也是,就再次跟他说起,她是如何如何认识的丁一,如何如何知道丁一是江帆夫人这件事,刘成已经听过好几遍了,但他还是装作像第一次听她说时那样的表情。

    彭长宜、陈乐,这两个人,刘成死也忘不了。

    所以,当听女领班说彭长宜带着夫人在他家饭店吃饭的时候,他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就连他请的客人到来时,他都提不起兴趣,他的注意力,全放在楼下雅间里的人身上了。

    他悄悄嘱咐女领班,彭长宜在这里吃饭,不要随意声张,别说是副市长,就是市长、书记到店里吃饭也是很正常的事,女领班连连点头。

    倒是他的夫人徐秀娟很激动,不但要让出牡丹厅,在结账的时候,还要给彭长宜免单。

    彭长宜看着女领班把钱原封不动地退回来,就说道:“你们老板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我太太喜欢你们这里的酸汤鱼,以后还会来吃的,但如果这次你们免单的话,我们下次肯定不会来了,即便是有客人也不可能往这里带了,所以,为了能够长久吃到正宗的川菜,告诉老板,该怎么结账就怎么结账。”

    女领班感觉彭长宜说得有道理,就又将钱拿了回来,徐秀娟听了彭长宜说的话后,就给他们打了个折扣。

    彭长宜和舒晴出来的时候,特地到前台对老板徐秀娟表示感谢,徐秀娟给了他们一张饭店的贵宾卡,以后吃饭可以打折,并热情地送他们到门外,看着他们远去后才收回目光。

    她刚一转身,就碰到了一个人,吓了她一跳,抬眼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的丈夫刘成。

    她嗔怒地说道:“干什么你?不声不响的吓我一跳。”

    刘成比徐秀娟大好几岁,他的目光始终注视着那辆远去的车,但还是不动声色地问道:“你在送谁?”

    徐秀娟立刻兴高采烈地说道:“是彭市长,还有他太太,说太太想吃川菜了,特地领着太太来吃酸菜鱼,还一个劲夸咱们做得菜地道。”

    刘成冷冷地说:“还用他夸吗?咱们的川菜做得正不正宗你心里还没数吗?”

    徐秀娟不理解丈夫对市长为什么这么冷淡,就说:“心里有数是有数,但也要客人评判才是真的好呀?再说了,这个客人不是普通的客人。”

    刘成看着她,小声说道:“你们家没少跟当官的来往,你见了当官的至于这么高兴吗?”

    徐秀娟一听,不满地斜了丈夫一眼,说道:“我们家来的当官的没有一个是冲着我来的,只有今天这个当官的是冲着我来的。”

    “是冲着巴蜀人家这四个字来的。”刘成说完,狠狠地剜她一眼,转身走了回去。

    徐秀娟小声嘀咕道:“巴蜀人家就是我,我就是巴蜀人家。”

    几天过后,彭长宜说的果然应验,省委政研室老主任离休,新的主任正式走马上任。

    舒晴接到单位的电话通知后,她没有即刻回去上班,而是坚持休完了15天的假才回去。

    进入一年最后一个月,也是市委和市政府各个部门各个单位最忙碌的阶段。按照市长鲍志刚的提议,在这最后一个月,市委四大班子都有一个共同工作任务,那就是年初制定的工作计划中大事要事“回头看”。

    所谓的“回头看”,就是看工作落实情况、完成情况,根据各自不同的分工,要做出总结,为下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供详实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