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不起的赵律师 > 第015章 以后见到我们绕远点,有多远滚多远

第015章 以后见到我们绕远点,有多远滚多远

作者:爱吃土豆丝lucky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惹不起的赵律师最新章节!

    哥嫂见我情绪激动,立即过来劝我,说:“小蔓啊,你冷静冷静,你现在去找林豪,说不定他还会倒打一耙,咱们干脆就认这个栽,大不了……大不了我跟你嫂子把店给卖了,咱们不做这生意还不成吗?”

    “你说的倒是轻巧,不做这生意,洋洋的学费怎么办?以后这一家人,喝西北风去。”

    想到我那还在上高中的侄子,我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就往外涌,这才哽咽的说:“哥,嫂子,是我对不起你,可是今天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林家就是仗势欺人,我们越是服软,他们就越欺负我们,这件事就交给我,我来办。”

    “你怎么办?”嫂子郁闷的看着我,说:“林家这是铁了心要跟我们过不去。”

    “我想想,你们先别着急。”

    丢下这句话之后我便拎着包出门了,趁着哥嫂没注意,我便上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赶往林豪的住处。

    小区的保安认识我,见我过来,问也没问就给我开了门,上了电梯后,我便来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住处,毫不犹豫的按了门铃。

    片刻之后门开了,给我开门的是今天在商场给苏诗诗提东西的阿姨,见到我,立马要关门,我迅速的阻止了她,扯着嗓子说:“林豪呢,让林豪出来!”

    这一声怒吼下去,林豪立即出现在玄关处,他身上只穿了件睡衣,看着我,说:“李孜蔓,你大晚上的发什么神经?”

    “我有话跟你说。”

    “我们两有什么可说的?”林豪烦躁的看着我,说:“滚!”

    “不行,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是不会走的。”

    “哟,你还长脸了是吧……”

    “林豪,别生气……”苏诗诗在林豪比划着拳头的时候出现了,她看着我,说:“要不,就让小蔓姐进来说话吧。”

    呵,虚情假意。

    林豪并没说话,不过苏诗诗已经给阿姨使了个眼色,我看着面前的两人,这才进了屋。

    进门之后我才发现,先前这里的家具已经全变了样,沙发和茶几都换成了豪华的欧式风格,即便跟室内的装修有些格格不入。

    不用猜,这肯定是苏诗诗的意思。

    “小蔓姐,你说你大晚上的跑到这里,对着我家大吼大叫的,邻居怎么看?”先开口说话的是苏诗诗,“你就是要过来,也得先打个电话不是?”

    “我是来找林豪的,”我没兴致跟苏诗诗搭话,目光落在林豪的脸上,说:“你什么意思?当初签离婚协议的时候,我们说好各过各的,可你呢?居然搅了我哥嫂的生意,是不是太过小人了?”

    林豪大腿翘二腿的坐在我对面,面无表情的说:“李孜蔓,我看你是脑袋出毛病了,你说当初我们两在一起的时候,那些朋友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去照顾你哥的生意,现在咱两掰了,他们怎么可能还去那吃饭呢?”

    “是这个道理没错,但是不可能连一桩生意都没有。”我盯着林豪,说:“林豪,兔子急了还咬人,我劝你不要逼我。”

    “哟,吓唬人啊?我逼你怎么了?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他妈当我好欺负?”林豪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狠厉,说:“当初你跟那姓赵的律师一起算计我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

    我看着林豪,忍不住笑了笑,他看我笑了,恼怒的说:“你笑什么?”

    “我笑你小肚鸡肠,跟个娘们似的,”我语调冷漠,说:“一个大男人,想法子跟我这个女人过不去,你是不是觉得很有成就感?”

    林豪被我说的面露阴狠,苏诗诗又在这个时候插话了,说:“小蔓姐,其实做生意最重要的就是人脉,你切了林豪的这条人脉,就应该想到这样的后果,这一点,你不能怪林豪。”

    “如果只是这么简单的话,我们李家也输得起,”我咬着牙,说:“可是如果被我抓到某些人故意在背后使坏,那我也不客气了。”

    “你不客气?怎么不客气?”

    “当初我们为什么离婚,你比我清楚,证据,依然在,现在的媒体都八卦的很,我想,他们对林家的事情,一定也是万分好奇。”

    “你威胁我?”林豪站起了身,指着我,说:“李孜蔓,你信不信我……”

    “我信!”我打断了林豪的话,说:“以前我不知道原来你林豪是家财万贯,现在我知道了,我很清楚,你们林家如果想要欺负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但还是那句话,光脚我不怕穿鞋的,如果你一定要这么欺负我的家人,那我只能以命相拼了,大不了,鱼死网破!”

    r《$

    “小蔓姐……”

    “还有你苏诗诗,你要想明白了,你现在的一切不过是我手中抢过去的,如果我完蛋了,你觉得你还能继续这么逍遥快活吗?”

    我的一句反问让苏诗诗也愣住了,她愤恨的看了我一眼,扯了扯嘴角,说:“小蔓姐,何必呢。”

    “我也不想。”

    “既然你不想,那你就拿出你的诚意来。”林豪话锋一转,看着我,说:“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我当然听出了林豪的言外之意,如果我只是一个人,我找上去跟他拼命了,可我知道我不能,为了一家人的平安,我必须做出表示。

    “对不起。”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对不起。”我抬高了音调,说:“之前是我的不对,既然我们已经分道扬镳,还请你……放过我们。”

    林豪见我态度诚恳,甩了甩手,说:“行了,别在我面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恶心人,既然你都这么跟我说了,那我就放你们一马,不过李孜蔓你给我记住了,以后见到我们绕远点,有多远滚多远!”

    离开林家已是深夜,生怕哥嫂担心,我立即给他们去了电话,安抚之后,这才赶回住处。

    躺在温暖的床上,我的内心才获得片刻的宁静,然而也只是片刻而已,因为下一秒,我的耳旁忽然出现了“滴答滴答”的声音,循声看去,这才发现,卫生间的顶上居然渗水了,地砖上还有积水,显然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

    我急忙拿出面盆接水,套上外套便去找楼上的邻居,邻居见到我,立即露出惊讶的神色,说:“我们已经给赵律师打过电话了,你是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