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惹不起的赵律师 > 第091章 不管什么赵姓律师还是天成事务所,一概不准插手

第091章 不管什么赵姓律师还是天成事务所,一概不准插手

作者:爱吃土豆丝lucky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惹不起的赵律师最新章节!

    坐在路边的咖啡厅里,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施安弋手机里的那张汇款图片,越想越是觉得不可思议,苏诗诗居然私底下转给了保姆二十万的人民币,日期就在我她出事的前一天。

    即便我一早就推算出此次苏诗诗意外流产,很可能是她亲手设计的行为,可是当我看到这张汇款单的时候,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到底是多大的仇怨,居然让苏诗诗拿着自己孩子的一条命跟我搏斗,难道产下潘金花口中所说的大孙子,不是更有利于苏诗诗下半辈子的生活吗?毕竟林家最不缺的就是钱,而苏诗诗最喜欢的,也是钱。

    “这个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施安弋皱着眉头,说:“就算要故意陷害你们,她也没必要给自己吃米非司酮,剂量还那么大,摆明着是要孩子的命啊。”

    的确,如果单纯的想要陷害我们,何必要了孩子的命?就为了借林家的手,把我哥送到监狱?那失去孩子的苏诗诗,对潘金花而言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啊,这样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行为,苏诗诗应该是能想到的。

    “想不通的话就暂时别想了,等云飞找到了保姆,或许我们能从她的口中得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毕竟,一张汇款单,根本不能说明什么。”

    我点点头,看着施安弋,说:“你是怎么想到这个保姆有问题的?”

    施安弋咧嘴一笑,说:“能够证明大哥犯罪的不就是人证物证吗,物证是板上钉钉的了,当然要从人证下手了,不过我没想到这个苏诗诗居然这么笨,她难道不知道,银行汇款的话,是很容易查出来的吗?这种智商,碰到小爷我,只有吃亏的份。”

    我被施安弋这自吹自擂的样子给逗笑了,可是隐约间还是有些担忧,说:“你说,保姆会跟我们说实话吗?”

    “小姐姐,你还真是笨啊。”施安弋对我翻了个白眼,说:“她不说实话,我们可以想法子啊,是人都有弱点,开口只是早晚的事儿。”

    听着施安弋这轻松的语气,我也略微放了心,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又响了,他看了我一眼,说:“是云飞,估计是来好消息了。”

    施安弋给我打了招呼后,就按了接听,然而片刻之后,他的脸色就变了,我听到他说:“什么?人没找到?这么一个小人物,还能躲到哪里去?”

    难道说,保姆不见了?

    “好,云飞,你知道这个人对我而言的重要性,拜托你了。”

    电话挂断,施安弋无奈的看着我,说:“看来事情比我想象中略微复杂些,不过没关系,人,我一定会带到你面前。”

    虽说没有立即找到保姆的确让我有些失望,可是转念一想,这正好证明了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要想法子隐藏自己的行踪,无非是因为做了见不得人的勾搭。

    这样一来,只要抓到证据,就能洗清我哥的冤屈。

    那接下来,就是找个靠谱的律师,做个二手准备了。

    “哇,李子慢,我们真是越来越心有灵犀了。”施安弋听到我的说辞后,目光落在我的脸上,说:“连找律师这件事,我们都想到一块了。”

    “啊?你也……”

    “大哥现在只是取保候审,又没有真的定罪,我当然得先找个律师把他领出来了。”施安弋莞尔一笑,对我使了个眼色,说:“免得我家小姐姐茶饭不思的,是不是?”

    “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找到一个靠谱的律师了?”

    “那必须的。”

    听到施安弋这么一说,我确实觉得有点儿佩服这个看似顽劣的大男孩了,谁曾想到,这小子办起事情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

    大约是我的眼神让施安弋嗅出了此刻的情绪,他拖着下巴,直勾勾的看着我,说:“小姐姐,现在我的印象分是不是tututu的上去了?”

    我无奈的点点头,说:“是是是,现在印象分都要接近满分了。”

    “真的!”施安弋孩子气的看着我,眨了眨眼睛,说:“这么高的分,有奖赏吗?”

    看吧,稍微夸一句,马上就要开染坊了,于是我伸出手,拍了拍施安弋的脑袋,说:“不错不错,再接再厉。”

    原本只是一个再微小不过的动作罢了,可是面前的施安弋却忽然顿住了,下一刻,我居然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片红晕,所以他这是——脸红了?

    “施安弋,你……”

    “我去下洗手间。”

    没等我把话说完,施安弋便已经起身冲向了洗手间的位置,我看着他火急火燎的背影,顿时觉得莫名其妙。

    不会吧,就摸了一下头,至于这个反应吗?

    施安弋在卫生间足足待了十分钟,待到我都担心他真的是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他才出现在我的眼前,目光对视,我慌张的看着他,说:“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啊。”施安弋故作轻松,拿出手机扫了一眼,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警局吧。”

    “去警局?”

    “对,我请来的律师已经到了,正在处理大哥的事。”

    “你怎么不早说。”

    “现在也不迟。”

    到达警局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了,从摩托车上下来的时候,迎面就走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无论是气质还是外形,都非常符合精英人士的样子,片刻之后,我听到这个男人说:“安弋,你来的正好,事情已经办的差不多了。”

    难道这就是施安弋给我们找到律师?

    “李孜蔓,我介绍一下,这位是老头子的法律顾问,孟泽,哈佛大学高材生。孟泽,这位是李孜蔓。”

    “孟律师你好。”

    孟泽斯文的伸出手,目光落在我的脸上,说:“李小姐,久仰大名。”

    我惊愕的看着面前的孟律师,说:“孟律师见过我?”

    “经常听安弋提起。”

    我这才看向施安弋,听到他说:“你们两能待会在寒暄吗?孟泽,我大哥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呢?”

    “手续已经差不多了,等会就能见到人了。”

    “他们同意放人了?”

    “孟泽出马,还真没有办不成的案子。”施安弋笑着开口,说:“现在放心了吧?”

    被夸赞的孟泽并没有露出任何喜悦的神色,而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随即我听到他说:“安弋,早上我过来的时候,警局那边跟我说了一个情况。”

    “嗯?”

    “说是李小姐的这个案子,已经授权给了另外一个律师负责。”

    我和施安弋听到这话都是一惊,目光落在孟泽的脸上,听到他说:“是一名赵姓律师,说是来看过卷宗,不知道李小姐对此事是否知情?”

    赵姓律师,难道是……赵弘博?

    目光对视,施安弋的眼神告诉我,他也知道此人可能就是赵弘博,于是开口说:“这个案子就由你全权负责,我不管什么赵姓律师还是什么天成事务所,一概不准插手。”

    “李小姐的意思是?”

    听到孟泽的询问,我犹豫了片刻,说:“就按照施安弋说的办吧,有劳赵……孟律师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钟头里,我们就在警局等着领人,当我看到哥哥满脸倦容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时,眼泪不由自主的就往外涌,只是短短两天啊,他好像老了十几岁,苍老可见。

    嫂子闻讯赶来,看到大哥的时候就抱着他哭了,看着这样的场景,我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再也不能让家人被人这样任意蹂躏了。

    为了不让我妈察觉到酒店的状况,我们把大哥安排在了饭馆附近的宾馆,一切都办理妥当之后,已经是傍晚十分,而华云飞那边还没有保姆的消息,我琢磨着这可能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问题,于是便让施安弋回去等消息,他有些不放心我,执意把我送到楼下,这才放心离开。

    听着摩托车呼哧而去的声音,我这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个施安弋,明明比我小了几岁,偏偏还要像个哥哥一样照顾我,有时候,我还真的拿他没办法。

    就在我为此感慨的时候,一声刺耳的喇叭声在我耳旁响起,我疑惑的看了一眼,可我没想到的是,居然看到了那辆熟悉的卡宴。

    颜色,和赵弘博那辆一模一样。

    “这位先生,这里不是停车的地方,能麻烦你把车挪一挪吗?”

    一位电动车主敲着卡宴的车窗,脸上带着烦躁的神色,然而此刻车内毫无反应,电瓶车车主急了,伸车头就往车里瞅,瞅了两眼之后,忽然从身上的背包里拿出一个扳手出来,作势就要朝后视镜上砸去。

    “等等!”我慌张的开了口,小步走了过去,说:“这位大哥,别冲动啊,这附近有摄像头,万一车主报警了,你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hY看SY正●*版{.章"节$H上{Fs,

    电动车主看到我,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说:“这车主也是够缺德的,这儿又不是停车的地,还让我们怎么走啊!”

    “可能是临时停车呢,要不麻烦您从右边绕一下?”

    “你的车啊?”

    “不不不。”我尴尬的笑了笑,总不能说,我认识的一人,有辆一模一样的吧,只能笑笑说:“和谐社会,以和为贵啊。”

    “小姑娘还挺会说话的,罢了罢了,这人越有钱啊,就越没素质,我也懒得跟他们计较了!”

    电动车主说这话,就绕到了右侧的小路上,看着他骑车离开,我轻轻地叹了口气,目光落在车牌上,顿时吓了一跳,这这这,这不就是赵弘博的车吗?

    他,他怎么会把车停在我们小区?

    慌张的吸了口气,我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车窗,谁知下一秒,车窗忽然下移,四目相撞,我这才看清楚,坐在车里的,正是车主赵弘博。

    所以从刚才到现在,他就这样坐在车里,看着我跟电瓶车主尬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