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肥妃在上,爷在下! > 第72章 各方纠结。

第72章 各方纠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肥妃在上,爷在下!最新章节!

    骚乱了许久的七王府,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意老第二天就将学鼓的人带了,一并带来的,还有他手下那些乐手。

    尹如初让人通知了上官念,对于她的存在,大家已经默认了是整体的一部分。

    尤其是上次她再次为她作证,算是大大收买了人心。如今就连岑儿看见她,也没有敌意了。

    众人分别了几日再凑到一起,显得也很是兴奋。

    唯一差别就是这次负责唱的是另一个叫林英的小伙子。世间巧合的不多,已经有周董出现了,她也不指望这个能真的那么巧叫林俊杰。

    意老回去后已经将乐谱抄了几分发给大家,唯一没拿到的是上官念。不过她天资好,即便没拿到,听了一两遍倒也记住了。

    尹如初对于这次的准备比什么都用心,她在抢时间,圣上的寿辰马上就要到了,她务必赶上时机光明正大提和离。

    后院的练鼓房还在搭建,院中的空间实在有限。

    她想了想,看着天气也不错,干脆带着人去了莲花池畔。这里人少清净,环境也不错,倒是个好选择。

    只到偶尔休息时间,她这才回院子查看那三小只的练习情况。

    让人欣慰的是,他们三人都非常用功。而且还有岑儿帮她盯着,他们年轻好学,进步几乎是飞速的。倒是意老带来的那两个,从初学的反应来看,倒还比不上他们了。

    她纠正了几人的错误之处,这才又回了莲池边。

    意老见她这么奔波劳碌,脸上倒露出些许愧疚之色。

    尹如初见状倒是不好意思了,不过她没多解释,而是更加认真练习。

    大家本身就有默契了,这次排练起来,倒也顺利许多。

    不过两三天,就已经将《江南》练得炉火纯青了。

    与此同时,重阳汇演日,意老所演奏的三首曲子皆出自她的消息不胫而走,在这练曲的两三日时间内,尹如初摇身一变,变成了京城闻名的大才女。

    七王府的大门开始出现出入各家勾栏酒肆的人,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想重金求个新曲。

    就算没有新曲,将汇演那三首曲子教他们也成。

    只不过,他们统统扑了个空。

    尹如初没见她们,她没有时间去见这些个小虾小蟹的。但她也没有浪费机会,直接放出了风声说自己有新曲要展出,有意向的可以出价,价格者得,时间截止到三日之后。

    这对于京中娱乐界算是一个重磅消息了。

    新晋的乐曲鬼才有新曲展出,这里有多少的商机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

    然后她自己去学了一把黄牛,偷偷让尹家人在里头抬价。倒也不是为了在这里头赚钱,而是把价格炒高了,话题度当然也就上去了,跟着连身价也会一起涨。

    这是她在现代活了二十几年总结的经验之二、

    事实证明她的经验并没有问题,不过短短三天时间,她的新歌发布会出场价飙到了近三千两。而成功拍下的商铺,跟她也算是有缘了,是她和秦煜第一次吃饭未遂的如意楼。

    尹如初听到这个数字时并没有特别大的感想,倒是岑儿,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发了发了”,整个都快要神经质了。

    这边商铺一敲定,她立马就跟人家确认了演出时间。

    如果来得及,她倒是想马上就带人去如意楼登台,可惜,人家还得准备。所以将就时间定到了两日之后。

    她仔细算了算日子,当初秦风跟她下了最后通牒,说只可留那三小只十日,这么一算,倒也时日无多了。

    后院已经搭好,但这几日众人未再去莲池。三小只跟在她们身边耳濡目染的,不仅鼓技进步神速,连其他个乐器,也额外多了许多了解。

    尹如初停了和意老等人的练习,开始专心投入训练三个小乞儿,也希望他们到时候离去时能算有个一技之长。

    很快,如意楼的演出日终于到了。

    这一次演出,她没有请意老出场。主要也是因为对方还有宫廷乐曲师的身份,也不可随意抛头露面表面。

    也幸好队伍里还有上官念,意老来不来,也倒没有太大影响。

    演出当日,如意楼在楼里架了高台,专门用来表演。在他们上台之后,还有其他戏班子预热,倒也显得很是热闹。

    尹如初对戏曲没什么兴趣,在准备的包厢里头,听了一会便兴致缺缺。

    他们也算是压轴表演,想来前头的戏也不会结束的太快,所以她干脆悄悄从后门出去,在如意楼边上转了转。

    她没晃荡太久,原路返回时,却见一人低垂着头,一直在如意楼后门徘徊着,东张西望,满是她记忆里熟悉的样子。

    “做什么的!”她轻步走向前,然后突然出来声。

    那人惊得差点就跳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脸色刷白。

    直到看清是她之后,这才松口气,怯懦的眼神中有些委屈怨怼。

    “王妃,你,你,你这么可以随便吓唬别人!”

    尹如初见状一阵的笑,笑过之后又觉得生气。

    她走上前重重拍了他的肩,恶狠狠道:“结巴什么结巴,几天不见怎么还是这么不长进!不是让你挺起胸膛,不要畏首畏尾了吗?”

    苍澜闻言心虚低了低头,嘴角却带了丝丝笑意,一副欠虐相。

    她看见了又是抬脚踢了他一下,“笑什么笑!伤都好了吗?这几天都没事吧?”

    他点着头,连忙开口,“我知道您骂我也是为我好,我的伤已经好了,这几天也都没出什么事,谢谢您的关心了。”

    尹如初闻言严厉插着腰,回道:“既然知道我是为你好,你就要好好做到,别嬉皮笑脸的。”她告诫完,这才又问,“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别告诉我,你又哪里认识了锦苍人,需要你救济?”

    她说的是救济,没有说偷,已经非常体谅和客气。

    苍澜摆着手,然后忽然红了脸,“我,我听说……王妃今天有演出,所以想来给您捧个场的。但是如意楼门票价太高了,我没有银子……”

    说到底,还是太穷了。

    她闻言翻了个白眼,倒也没说什么太伤对方自尊的话,只是轻声骂了一句,“笨!没钱还捧什么场,非要给人家送钱吗!”

    苍澜被她骂的像个傻大个,在她面前挠了挠头,笑了。

    “我我,我想要亲自给您加油。”他说着,又是红了脸突然伸手抱了她一下,然后撒开手喊着“王妃你是最棒的”,边狂奔而去。

    途中,还因为太过紧张绊了一脚差点摔倒,一副做亏心事的倒霉模样。

    尹如初愣了愣,却是笑了进了如意楼。

    她没有太介意他突然抱了自己,只是觉得看他离去时那健康无虞的样子,便稍稍安了心。幸好他没有被秦风打出了个好歹,否则她得内疚一辈子。

    她回来的时间选的正正巧,台子上的戏临近尾声,酒楼的负责人在她的包厢门口一个劲转悠,见她终于回来了,立马着手安排准备上台。

    接下来的演出,是她意料中的顺利和成功。

    尽管大家有些失望意老没有亲自登台,但很快的,众人的心绪就被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的歌词带走了,然后无可自拔……

    自从如意楼公布今日会有尹如初的新曲发布之后,便闻名吸引而来很多年轻公子小姐。这里不是百花苑那种特殊的地方,来的千金小姐自然不少。

    她选的又是林俊杰的成名情歌,自然一下子俘获了大批年轻人的心。

    等演出结束她们准备回府时,如意楼的前后门几乎都被狂热的公子小姐给堵爆了。

    人群中,还有不知道谁喊的“七王妃!你真棒!七王妃!我爱你……!”

    乐手们双眼一阵发直,前些日子重阳汇演还没引起这么大骚动呢,怎么这次就这么大动静了。

    尹如初静静看着外头的疯狂和骚动,一颗心终于微微激动了起来。

    有了这批粉丝和名声,那么不久后的圣上寿辰,她就有了敲门砖。

    即便圣上没有慕名请她进去演出,她也可以走后门拜托意老帮她引荐。

    她们一行人被人堵在如意楼堵了近半个时辰,秦风安排的马车这才将他们带了出去。

    他这几天并没有太常出现,跟她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和平状态,尹如初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意老已经等在七王府,等着祝贺她们演出成功。秦风安排了一个小小的庆功宴,就设在她的后院,布置了佳肴美酒,倒算是贴心。

    他陪同着意老等着她们回来,然后站在她身边道了几句感谢词,并没有什么过分亲昵暧昧。

    他这是尽地主之谊,尹如初也没有太苛刻,顺其自然配合着。

    乐手们都很高兴,就连上官念,也是破天荒饮了一杯酒。

    这段时间,尹如初心里上对上官念是亲近了不少,可莫名的,对方却没有像之前那样主动靠近了。几天排练下来,对方虽然很认真参与,却没有再主动找她。

    对方好像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清冷淡漠,但仔细对比,又好似有那么一丝哪里不同。

    尹如初心中虽然有所疑惑,但近来确实太忙了,便就先随对方去了。

    她在疑惑的同时,却不知秦风正眸光深沉看着她,他走到一边待了一会,然后借口离去。

    这个庆功宴是沈朗的意思,目的在于竭尽所能满足对方,然后麻痹她的心神,方便她日后中计。

    就目前看来,她确实很享受其中。三小只也沾了光,过来大快朵颐了一顿,只不过年纪太小,她不让他们沾酒。所以很快的,他们又回去开始练习。

    庆功宴进行了一两个时辰,众人这才各自散去。

    接下来的两日,尹如初都集中了心思训练这三小只,因为和秦风的十日之约马上就到,三小只的出府之日已经迫在眼前。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好歹也算有了些感情,临近离别了,大家都有些感慨。

    或许是经历了太多悲惨,他们都特别的懂事早熟。其中年纪最大的邢奉隐忍着悲伤走上前,向着她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开了口,“王妃娘娘,感谢您的大恩大德,我们三人日后必定不会忘了您这段恩情。”

    她笑了笑,掩下伤感。“不用谢我,要谢就谢苍澜吧。帮你们我只是举手之劳,可他却不一样,他当初帮你们,是冒着很大的风险的。你们不要忘记了他的恩情才是。”

    邢奉坚毅点点头,这才又很是遗憾道,“其实我和两个弟弟很想一同感谢您和殿下的,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尹如初闻言着,没有马上开口,却又听他沉沉出了声,“我们初来京城时,一直都是殿下暗中施以援手,帮了我们很多次。可是我们真的太没有用了,一直没人肯雇佣我们。做乞儿时,又被别的乞丐头头孤立欺负,一直都是殿下出手相助。”

    “我们都知道殿下是好人,其实我们也知道殿下在这京城生活不易,可是我们实在太没用了,压根帮不上忙。前段时间弟弟生病,也是殿下给我们送来了银子治病,结果还被别的乞儿抢走了大部分。后来殿下告诉我们,有人愿意帮我们的时候,我们就暗暗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辜负了两位恩人的期待。待他日我们有能力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两位恩人。”

    邢奉还有些稚嫩的脸涨红,眼眶微红。

    她想,这些话不仅是他对自己许下的誓言,还是他不断鼓舞自己的动力。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尹如初拍了拍他的肩,语气真挚。

    另外两小只已经默默流泪,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悲伤遭遇。

    邢奉点了点头,又是有些失望,“就是不能亲自感谢二位恩人……”

    她看了看三人,心头一软,有些不忍心。

    他虽然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没用,但她其实很清楚,他们过得这么不济,全都是因为他们锦苍人的身份。

    三个才十岁出头的少年,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如今沦落到这般地步,着实让人心疼。

    她想着最近秦风的态度,便沉默了两秒,又开了口,“这样吧,这两天我找个机会约苍澜出来,到时候你们也过来。”

    三小只闻言愣了愣,这才满是惊喜叫出了声。

    她见状笑着摇了摇头,有些感慨。果然小孩子就是容易满足,这么简单一件事,就能让他们如此满足了。

    正感慨着,却见意老满脸春风进了院子。

    “恭喜王妃,贺喜王妃!”他笑眯眯的,一进门就开了口,“老朽这是来报喜的。”

    尹如初闻言心底一动,脸上染上喜色。意老来报喜,那会是什么?

    答案只有一个!

    三小只很识时务,立马回了后院。

    三个丫头立即前去准备茶点,将空间留给她和意老。

    尹如初替他倒了一杯茶,笑着试探道,“不知意老您说的喜事,是指何事呢?”

    意行歌摸了摸胡须,道:“您最近在京中声名鹊起,圣上今日已经通知老朽,让您参与寿宴演出!”

    她闻言一喜,眼见着离面圣更近一步,一张肥脸顿时露出了笑颜。

    意老也是一脸自豪,只不过他随即又是轻咳了一声,开了口,“只不过王妃,有一事……您别怪老夫多嘴。”

    见他如此开口,她立马正色请教,“如初愿闻其详。”

    意老捏了捏胡尖,出了声,“这圣上寿宴毕竟不比寻常,演出的曲目,自然要尊重些。不知王妃可有相对附和一些的?”

    他问的很是委婉,主要也是最近她拿出手的全是情情爱爱的。这些曲子偶尔唱唱,或者放在年轻人群里倒也还好。放在圣上寿宴上,就显得小家子气登不上台面了。

    尹如初闻言立马了然笑了,“您放心!这个我明白,不过还是多谢意先生您的提点。”

    意行歌见她信誓旦旦,立马便放心了,随即也染上了笑颜。

    “既然如此,那您就先好好考虑曲子,老朽改日前来记谱子。”

    他站起身,又是客套了两句,便离了府。

    这段日子,七王府的人对他的出现已经很是习以为常。而秦风,在确定对方确实没有再和其他府邸往来,也不似当初那般紧盯了。

    意老随手雇了马车,悠悠离去,最后,进了十三皇子府的后门。

    花厅内,意老一脸的恭敬汇报。“属下已经成功向圣上引荐王妃娘娘,也暗示过她到时候应该准备什么曲子。”

    秦煜轻轻应了声,并没有太大反应。

    这一切全都如他所料,并没有什么太值得高兴的。

    相反的,他关注的是另一点。“知一知二怎么说?那三人有什么动作吗?”

    意老闻言摇了摇头,“据知一知二汇报,那三个小乞丐在王妃院里,除了勤奋练鼓以外,并没有做其他事。除了王妃院里的几个侍女外,根本就没有接触别人。”

    秦煜无意识摇着手中的折扇,神色若有所思。

    “小乞儿?”他轻轻冷笑了笑,“能千里迢迢从大盛和锦苍边境流浪到京城的乞儿,怎么可能会混的这么落魄呢。”

    意老皱了皱眉,却也是点了头,承认对方说的确实是个问题。

    秦煜停了摇摆折扇的手,又是冷冷笑了笑,“半个月前得到的消息,锦苍那位老皇帝估计活不久。”

    意老闻言有些吃惊,“锦苍皇帝要不行了?怎么这消息之前都没听说。”

    秦煜从位置上站起身,俊秀到近乎妖孽的脸似笑非笑勾了勾唇,“怕是那老家伙,早就被下边的人掌控了吧。”

    但意老还是有些不明白,“可是少主,锦苍皇帝快要不行一事,和那三个乞儿又有什么关系呢?那说那个乞儿,又为什么要接近七王妃呢?”

    前段时间秦煜突然要他安排人手进去监视时,他就有些想不明白。如今一听,就更加糊涂了。

    秦煜的眸光有些冷,只是幽幽开了口,“如果那三个锦苍探子不进七王府倒也罢了,这一进去,倒是向我们说明了一件事。咱们京中那位质子殿下,怕是藏不住,想要回锦苍了。”

    意老怔愣了两秒,这才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您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那个绣花枕头安排的?”

    就那个没用的苍澜?

    秦煜看了他一眼,然后摇了摇头,“绣花枕头?那你大概不知道,他被送到我们大盛前,可是锦苍最聪慧也最受锦苍帝喜爱的皇子。”

    “可是……那他安插那个三个小孩去七王妃那是为了什么?知一知二不是也说了,他们在王府真的什么都没做,真的只是单纯的学鼓而已。”意老想不通,“他那么大费周章,到底是为了什么?”

    秦煜不明白的,也真是这一点。

    “你让人我们在七王府的人都盯着,近期七王妃要是有动静,务必第一时间想办法通知过来。锦苍帝现在情况紧急,苍澜如果真的在计划什么,肯定也是希望尽快进行。我们先等着,答案肯定很快就要揭晓了。”

    他面无表情说着,却又微微拧了眉,“我总觉得,苍澜既然将一切压在尹如初身上,那他安插在七王府的人就不可能只有那三个孩子。”

    意老没作声,他的脑子还装不下这些。

    秦煜也在当自己在自言自语,沉默了两秒后,又交代了他其他一些事,这才出了从十三皇子府后门离去。

    七王府内,沈朗一脸沉着站在秦风面前。

    “怎么样了?”秦风抬起眸,定定看向他,阴翳的眸中透着一股疯狂。

    沈朗点了头,“属下已经买通了那三个孩子,王妃已经答应这两天私下会见苍澜了。”

    秦风闻言蓦地一喜,不可遏制地狂喜笑出了声。

    “很好,你下去准备吧。尹如初啊尹如初,你这个贱人,这次,我要你彻底身败名裂!”

    沈朗退出了房,只是谁也没有看见,他低垂的脸上,扬着一抹深不可测的笑意。他转身离去,直到转角处,碰到一席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