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陪嫁丫鬟要种田 > 76.周海归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陪嫁丫鬟要种田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这大管事娘子可不是一般奴才, 能爬到大管事位置的,定是国公爷的心腹, 这样的人,在主子面前, 比一般的小姐少爷还要有颜面。冬晴这丫头,果然是好福气,平日里不声不响的, 看不出来竟有这样的本事。

    这样的丫头是万万不能抬成通房的。

    春夏秋冬四大丫鬟,如今看来, 秋拂跟春暖最合适做通房。

    柳氏赏了冬晴一碧玺镯子,也没厚此薄彼, 又赏了春暖,夏阳,秋拂三人, 一人一个银镯子。

    四人扣头谢恩, 方才退到院门口守着。

    “馨儿啊, 你这肚子可有消息了?”

    李安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小日子刚过去。”说到此处, 李安馨也有些焦急。说来她与尹智夫妻恩爱, 一个月也没空几天, 怎么就是没怀上呢?

    “这事也急不得,你且莫要担心。下次你寻个机会回娘家一趟, 娘给你找个大夫把把脉, 调养一下。”柳氏这心里担心的不行, 但面上不敢显露分毫。生孩子这事儿,越急越不来。

    李安馨点了点头,母女两人又说了会儿话,才去正屋张氏处用膳。

    待晚上回去的时候,尹智愣是体贴的送柳氏到李府门口才折回国公府。柳氏被女婿这般体贴对待,心里自然熨帖,也为自家女儿感到开心。

    倒是杜夫人的娘家嫂子张氏有些泛酸道,“侄儿果然长大了,如今这体贴劲,我看了都眼馋。日后思雨夫君有这一半,我半夜就得笑醒了。”

    这么好的女婿,原是她的。

    “这成了亲,的确是长大了。”杜夫人淡淡说道。她这心里也有些五味陈杂,当娘的见儿子讨好别的女人,这心里多少有些醋意,但真为了这样的小事生气倒也不至于。只是觉得老话很是有理,娶了媳妇忘了娘,生儿再多又如何,长大了,心就不在自己亲娘这儿了。

    春暖一直冷艳看着尹智的表现,不得不说,尹智待李安馨真是没话说。尹智待李安馨也是真爱了,若不是真爱,自然不会事事做的这般周到。

    尹智约莫戌时才回到自己院子,一回来就挥手让丫鬟们退下。自己凑到李安馨身边,先是在她侧脸亲了一口,而后将一根白玉嵌红珊瑚珠双结如意钗插进李安馨发髻,半搂着李安馨赞道,“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

    李安馨虽不大听的明白,但也知道这是夸人的话语,微红着脸道,“油嘴滑舌。”

    “娘子怎知为夫油嘴滑舌,可是品尝过了?”尹智故意搂着李安馨的腰使坏道。

    打老远都能听见这屋子里头的嬉戏声,四个丫鬟在隔壁厢房更是听的清清楚楚。夏阳跟秋拂二人脸色微红,一副艳羡的表情。春暖瞧了没意思,先行回屋洗漱睡觉。

    冬晴跟着春暖一道回了屋,路上道,“还未多谢妹妹之前的贺礼。”

    “姐姐当初不也送了我礼物。”当初被选为伴读丫鬟,冬晴也是送了礼的。

    “妹妹说的是,姐妹间原不该这般客套。”冬晴浅笑说道。见春暖不跟以往一样在自己身边打转,心道,姑娘大了,心思就是深了。

    “妹妹这些日子在外书房呆的如何?”冬晴看了眼春暖的后背,如今她走路都不愿意与自己并排了。莫不成她知道了些什么?对她如此防备。

    春暖的确与冬晴相处的最少,虽然按照原身的记忆,她与冬晴才是一派的。但春暖穿越过来后,总觉得冬晴这人看不透,这样的人,春暖不愿意得罪,但也不愿意走的太近。

    冬晴这人若没几把刷子,怎么能攀的上国公府大管事娘子。

    “若是二少爷好好温书,倒是无碍,若不然得被打板子。头开始的时候,那手肿的老高,连筷子都用不起来。好在如今少爷开了窍,我也能少遭些罪。”春暖实话说道。春暖是不管她们每个人的小心思的,她自己的心思本没放在府里头,她还寻思着早些出府呢,她们三人日后如何,春暖不愿意掺和进去。她旁的本事没有,但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不管是谁,她都斗不过。

    冬晴听了又笑着说了些话,但春暖的回答也中规中矩,都是大伙儿知道的,并没啥有用的信息。到了后罩房,两人就回了各自的屋子。

    等春暖梳洗过后,秋拂才回了屋子。

    “春暖,你可否帮我将此物转交给二少爷?”秋拂红着脸坐在春暖床边求道。

    “不成。”春暖看都未看,直接拒绝道。不用看,定是些私相传授之物,如今李安馨与尹智正是你侬我侬之际,她是傻子才会去给主子们添堵呢。

    秋拂没想到春暖拒绝的如此干脆,又道,“好春暖,你只是帮我转交一下,不会有事的。”

    “秋拂姐,只要跟二少爷有关的事情,我只听二少奶奶的。我的主子,也只有二少奶奶一个。”春暖一字一顿道。

    春暖其实并不是很喜欢李安馨强势的性子,但如今想想,她也不易,好不容易嫁个好男人,一堆人上赶着做小三。

    仔细想想,李安馨这些陪嫁丫鬟吃她的用她的,如今还要睡她的男人,放谁身上,都受不了。

    这年头,丫鬟难当,小姐也不易。

    秋拂听了春暖的话,脸上臊的通红,又羞又气道,“如今妹妹得了主子们的眼,倒是瞧不起我们来了。原不是什么大事,倒让你说的,仿佛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似的。”说完直接摔门走了出去。

    秋拂这样的性子能发这么大的火也是不易,看来春暖是彻底得罪她了。

    春暖靠在床上,不知为何,她就是不愿与秋拂周旋了。她去伺候二少爷读书本不是什么美差,如今她这日子刚好上一点,这一个个的就说起闲话来了。

    她明明说了很多遍,她对尹智没半点非分之想,偏这些人自己心思不正,还当世界所有人都与她们一样。话里话外不是提点,就是警告,更是十有八九打着看望自己的名义去跟尹智套近乎。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本不是姐妹,弄什么姐妹情深,大不了一拍两散。大家都是伺候人的奴才,谈不上谁比谁尊贵。如今她这卖身契还在李安馨手上,她纵然昏了头也不会背叛李安馨。

    柳夫人说的很对,李安馨好了,她们才好。

    她要么疯了才会觉得得了尹智的青眼就能与李安馨打擂台。

    推己及人,她若成婚,定然也不愿意别人觊觎她的男人。

    国公爷练完之后,随手一扔,只听钪铛一声,那大刀就回归原位。

    “爹爹老当益壮,身手不减当年,儿子佩服。”尹智拍手赞道。

    尹仲擦了擦额上的汗珠,问道,“你怎么有空过来了?”

    尹智挠了挠头,“爹爹,今个牛举人跟儿子说了很多,儿子似懂非懂,就想着过来请教爹爹。”

    尹仲让春暖跟书香退下,只见练武房大门一下子被关了起来,而后门口站了两位彪虎大汗,两人也生的威风凛凛,那胳膊比她大腿还粗。左边那位额上一道疤痕,眼神冷静严肃,轮廓有棱有角,嘴巴紧紧抿着,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再细细打量他身材,虎体狼腰,一身的腱子肉。若是抱她,估计半个手臂就能把她圈起来。

    见对面的小丫鬟这般打量他,周二狠狠瞪了过去。小姑娘家家的,眼神怎么跟要吃人似的。看的他浑身不自在。

    春暖被面前这人吓了一跳,羞红了脸。偏不知为何,就是不肯示弱,惦着脚尖狠狠瞪了过去。

    哼,他又不是国公爷,别想吓唬她。

    书香见春暖跟国公爷的护卫杠上了,连忙将春暖扯到旁边轻声说道,“你这丫头,真是胆大,你知道那是谁么?他是国公爷的贴身护卫,名周二。这人手上不晓得多少条人命,听说杀人不眨眼,是个在刀口上过日子的人。这样的人你也敢招惹,不要命啦。”

    春暖又打量那周二两眼,“我看他只是生的魁梧,哪有姐姐说的这般夸张。”

    书香摇了摇头,心道春暖到底是个孩子,傻乎乎的,也不会看人。周二这样的人,二少爷见着都不敢废话更别说瞪眼睛了。

    “快别看了,总归听我的没错。”书香轻声说道。

    春暖只是一下子碰着符合自己审美的人,花痴了那么一会会罢了。大概是从小缺乏安全感,春暖就喜欢那种有力量的人。不过春暖也不是那种轻易会被美色所勾引的人。欣赏归欣赏,过日子归过日子,她分的清清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