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医女有毒:王爷请当心 > 第八百七十八章:交友不慎

第八百七十八章:交友不慎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医女有毒:王爷请当心最新章节!

    “你管他们见不见,是宁王府的围墙太高了你飞不过去,还是打不过那些守卫?”

    慕正雄冷冷扫了眼慕云昱,没好气的道:“那些小贼怎么骚扰咱们的,你就怎么去骚扰他们,一天十遍八遍二十遍都不嫌多,连那俩贱人同房都别给我放过,可着劲儿的折腾,一直骚扰得他俩乖乖把东西给拿出来为止。”

    “这倒是个好主意,咱们还能正大光明的去捣乱。”水老三露了兴味,“义父,咱们三兄弟能跟着老大去宁王府凑个热闹吗?”

    慕正雄重重点头,“去,都去,带队轻功好的给我上宁王府可劲儿的折腾,若是能让宁王府比咱昱王府还热闹,回来义爷再给你们发奖赏。”

    “得嘞,义父您就瞧好了,孩儿们几个保证给他宁王府闹得天翻地覆!”

    水老三连忙笑着应下来,摩拳擦掌的站起身,“那咱哥几个还等什么?现在就去挑人,今晚就先在宁王府闹腾他个通宵再说!”

    自打那夜在行宫里将那画临摹的似是而非的山水画交给慕云昱之后,宁王府就彻底安静下来,慕云深每日能安心处理政事,苏沄蓦也能静心研究医术,带带孩子。

    至于被那些绿林小贼搅得鸡飞狗跳的昱王府,苏沄蓦听过也就是付诸一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慕云昱既然先出损招,那就别怪她如数奉还回去。

    这会儿大家都用过晚膳了,正在引凤楼里闲聊,石头和丫丫已经有八个多月,嘴里开始发出单音节的字,不是爹便是娘,偶尔还能在地上歪扭两步,惹得众人捧腹大笑。

    这会儿俩娃娃都啊啊啊的叫着,要往地上跑,风凌都快哭了,满眼幽怨的盯着笑得正开心的慕云深和苏沄蓦,“这两个小磨人精,天天要往地上跑,老子的腰都快累断了!”

    “呀,风凌你这是想我给点弄点补腰子的药?”苏沄蓦眨眼调侃道:“你看看,也不早说,我那刚好有补肾固精的丹丸,回头就拿给你用用。”

    风凌被她的话臊了个大红脸,转脸看向笑眯眯的慕云深,羞恼道:“你看看你女人都说的些什么话?没皮没脸的,你也不知道管管!”

    “她个女人都没红脸,你个男人脸红什么?”慕云深啧啧摇头,星眸里的笑意愈深,“再说了你腰确实不好,也该好好补补了,否则回头娶了媳妇,还不得怨我们?”

    “你俩,你俩今天这是合起伙来调侃我是吧?”白净脸皮上的红晕更甚,风凌满脸悲愤的瞪着两人,他这简直就是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别气,别气啊,我们俩都是为了你以后的幸福生活考虑。”

    苏沄蓦又笑嘻嘻的补了句,眼看风凌气乎乎的瞪过来,忙把身前的丫丫往她怀里一送,明眸都笑弯成了月牙儿,“小心肝,快去哄哄你干爹,娘把他惹生气了。”

    才八个多月的丫丫到了风凌怀里,立时就高兴的手舞足蹈起来,长了几颗白生生小牙的嘴巴啊啊啊的叫着,不时用软乎乎的小手碰碰风凌的脸颊,可爱得让人心都跟着化了。

    风凌被丫丫这么一逗,再也绷不住脸,跟着扑哧笑了起来,没好气的嗔了眼那对无良夫妻,“每次只会打棒子,然后再叫丫丫来给甜枣,小心我以后把她拐走,不还给你们了。”

    “嘿,你拐到天涯海角,那还不得是我慕云深的女儿?”慕云深才不怕他,星眸扬起得意,只是多年后想起这幕,不由就有些捶胸顿足,谁知道这拐也是有许多种含义?

    苏沄蓦笑看着两人斗嘴,日子这般恬淡舒适,也是极为惬意,若风凌再娶个亲,生上两个胖娃娃,大家一起开开心心的生活下去,岂不是人生快事?

    厅里的欢声笑语不断,间或夹杂着孩子啊啊啊的欢叫声,朔风从院外急步走到厅门口,见厅里其乐融融,都有些不忍心进去打断如此美好的气氛,站在门口踌躇不前。

    苏沄蓦偏头就见他在那里转圈圈,不由好奇笑道:“怎么,这是又和卫杰吵架了?”

    “没有没有,属下从来都是让着他的,哪敢和他吵架?”

    提及卫杰,朔风忙就抬头分辩了句,待看清苏沄慕眸里的促狭笑意,顿时就闹了个大红脸,跺了下脚,垂头不依道:“娘娘,不带您这么给属下挖坑跳的!”

    “哈哈,你看他,害羞了哟?”苏沄蓦笑的明眸弯弯,自从某次朔风在暗地里牵着卫杰的手,被他们仨外带俩小娃娃看见之后,这就成了苏沄蓦的日常调侃之一。

    慕云深看她笑嘻嘻的娇俏模样,满眼宠溺的失笑摇头,朔风和卫杰担上这么个恶趣味,喜欢调侃人的女主子,就自求多福吧。

    “娘娘,您真是越来越坏了!”朔风都不敢抬头了,苏沄蓦笑着摇头,“好好好,你俩都害羞,我不说了成吗?等你们俩想好了,我和云深再私底下给你俩办酒,好不好?”

    “哎呀,您不是不说了吗,怎么又提?”朔风眼里有喜有羞,喜的是碰上了开明的好主子,并不介意断袖之情,羞的是从来没遇上过这事,他也不知道怎么反应才好。

    “好好好,真不提了,等你们自己找我来提。”苏沄蓦笑着连连摆手,看他情绪稍缓了些,才又问道:“你急匆匆而来,是有什么事?”

    “啊?哦!属下差点给忘了,是昱王爷气势汹汹的带了队人来府里,嚷着非要见你们不可。”朔风被调侃得差点就忘了正事,连忙将来意说了一遍。

    “他又来府里干什么?”慕云深微拢了剑眉,起身往外门走,“走,咱们去瞧瞧。”

    前厅里,李叔已经着下人给慕云昱等人奉上了茶,这会儿见两盏茶都快喝完了,还不见慕云深和苏沄蓦的人影,忍不住就怒摔了茶盏:“他俩谱真大,有这么晾着客人的吗?”

    苏沄蓦才至前厅,就见慕云昱摔了茶盏,明眸微沉,“我府里何时有你这样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