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 > 第286章 我要把小染带出来!

第286章 我要把小染带出来!

作者:半夜扇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最新章节!

    陆以安眼底深沉,心中不断地猜测,但是思来想去,从学生时代的记忆开始,他就没有发现沐小染的身世有哪一点不妥。

    容珏似嘲又似恨的挑起一边的唇角,声音冷寒不已。

    “她是杜妍的女儿,那个毁了我整个家庭,害死我父亲的女人的女儿。”

    一句话,令对面两个人皆是浑身一震,如遭雷击。

    什么?

    霍昭双眸猛地瞠大,对于杜妍这个名字,他曾经也听到母亲和姨母谈话的时候提到过,所以自然也是隐约知道一些相关的事情。

    不过,小染居然会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这,这也有点太戏剧化了?

    但是转念一想表哥和姨母对于杜妍的恨意,霍昭又是一个激灵。

    小染,小染现在的处境一定相当不好!

    陆以安虽然不知道杜妍是谁,但是听了容少刚才的话,自然也是有了最基本的认知,同样的,他也立刻联想到了沐小染此时的处境,心中担忧不已。

    “可是容少,这一切小染都是不知情的,她是无辜的……”

    “那个女人破坏我家庭的时候,可曾想过我是无辜的?”

    突然一声低喝从容珏的口中迸发出来,直接打断了陆以安的话,霍昭亦是被表哥此时外泄的滚滚怒气以及少有的失态所骇住,眼底一凝。

    陆以安牙齿微咬,现在容少的这种状态,他无论怎样想方设法为小染说情都是无济于事的,所以,还是需要从长计议的好。

    只不过,现在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小染这失联的一个月的生活处境。

    容少一向手腕狠厉毒辣,而且处事也干脆利落,他现在发现了小染这一身份,要怎么对待小染,他还真是摸不准。

    倒是霍昭稳了稳心神,没有陆以安思虑的那么多。

    “表哥,对于你们这些恩怨我不想过问什么,我只想知道小染现在情况怎么样。”

    容珏对上霍昭认真的双眸,读懂了那双瞳孔里面执拗和恳求,喉头一哽,一股烦躁猛然上涌。

    “还活得好好的。”

    冷冷的一句话之后,容珏便将椅子轻轻转动,背对着陆以安和霍昭,逐客意味颇浓。

    霍昭和陆以安对视一眼,而后便也不再继续纠缠,不过对于这个答案,显然都不太满意,反而心中的担心更多。

    可是他们知道,他们越是这样纠缠,容珏或许对于小染的怒气就回更高,所以当下,还是想办法联系上小染比较好。

    “多谢容少,我们就不打搅了。”

    一把扯住身边还想要说些什么的霍昭,陆以安摇摇头,而后冷静地说着,而后起身离开了这间充满了阴郁的办公室。

    出了门外,霍昭脸上不忿的表情更甚,眉宇间还充满了刚才没有表露出来的急躁。

    “什么叫活的好好的?缺胳膊少腿那也叫活着,真不知道表哥到底把小染怎么了!”

    顾盼看着刚从办公室出来就止不住抱怨的霍昭,眼底微微划过一丝讶异,视线移向了陆以安。

    “什么缺胳膊少腿?你们这是怎么了都跟刚参加完葬礼似的?”

    “我呸!会说人话不?老子要是参加葬礼,肯定是你的!”

    本来就心存担忧,霍昭这如今一听顾盼提到葬礼,不知道一下子联想到了什么,火气蹭蹭蹭的就上来了。

    顾盼被吼的一懵,看了一眼在一旁脸色也不是很好的陆以安,心底微微有了一点眉目。

    能让这两个人都如此在意的,也只有那个女人了。

    “我说,不会是沐小染又出什么事了吧?”

    以前每一次陆以安或者是霍昭进到总裁办公室,只要是气冲冲的出来,十有八九都会是因为沐小染,顾盼已经掌握了基本的规律。

    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不过,刚才听霍昭的话,怎么好像是这次的事件还涉及到生命安危了?

    眉头微蹙,顾盼神色也难得严肃了几分。

    霍昭闻言,眉头更是紧紧蹙起,脸色也不似以往那般阳光灿烂。

    “表哥把小染带回本宅了,我们根本联系不上,我怀疑表哥把小染给软禁了。”

    霍昭气恼的拨了拨头发,眼底满是急色以及隐隐的怒火。

    倒是顾盼听闻颇为吃惊,直接瞠大了眼睛。

    “不会吧?软禁?”

    虽然说他也很惊讶容少会把沐小染带回本宅这一举动,但是软禁?他感觉应该不至于吧?

    一直未语的陆以安看着满面焦躁的霍昭,又看了看一脸不可思议的顾盼,声音压低。

    “也不无可能,因为小染,好像是当初破坏容少家庭的那个女人的女儿。”

    顾盼跟随着容珏的时间很长,所以对于这件事情,他多少也是心中有些眉目的,故而在听到陆以安如此说,面色一下子也变得了然起来。

    容少对于自己的童年有多么介怀,他自然是了解的,不过如果真的是陆以安所说的那样,那么沐小染的确很有可能受到虐待啊。

    这也就难怪眼前这两个护花使者如此焦躁了。

    “这个事情,倒还真是戏剧化了,不过,我劝你们最好不要触这个霉头,容少对这个事情的在意不是一星半点的。”

    处于同僚情谊,顾盼还是很理智的给了二人建议,虽然用眼睛看都知道他们没有听见去,但是他该说的都说了,也算是尽了本分。

    霍昭回眸看着那紧紧关闭的办公室大门,一想到刚才容珏脸上那阴鸷以及眼底的冷酷无情,他就一阵心寒。

    上一代的恩怨如何他不管,但是沐小染为了表哥付出了那么多,如今居然只因为这一个可笑的身份就被抹杀了?

    还是说其实这就是表哥为了给他自己一个拜托一直以来两难境地的一个借口?

    沐小染,只是彻头彻尾的一个牺牲品!

    暗暗咬牙,霍昭不由得想起最后一通电话是沐小染的语气,那明明就是刚刚哭过的嗓子沙哑,自己居然还傻呵呵的相信了她骗他的嗓子疼!

    该死的!

    为什么他当时不能再细心一点?

    “不行,我现在就去本宅把小染带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