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 > 第417章 以安,救我

第417章 以安,救我

作者:半夜扇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小妻要逃:帝少的心宠娇儿最新章节!

    “芊芊,没关系的,为了你,我可以忍受任何事情。”

    哪怕是主动去找吴艳艳那个倒胃口的女人,他也在所不惜。

    林芊芊顿时感动的闪着泪光,她轻柔的握住了容意的手,表情感激万分。

    “容意哥哥,真的,真的谢谢你,可是,你真的没关系吗?我怕到时候那个女人缠上你了可怎么办?”

    提到吴艳艳,林芊芊就装作有些后怕的样子,看的容意眉头一动。

    “芊芊,你放心,我会让那个女人把知道的都吐出来的。”

    容意虽然笑着,但是眼神却是冷光四射。

    想要让一个人把自己知道的东西说出来,除了利诱之外,还有威逼这一条道路。

    对待吴艳艳,容意自然只会选择后者。

    得到了容意的答应,林芊芊心底松了一口气,一边欣喜若狂,另一边却又在暗暗地讥讽着容意的愚蠢。

    容意是可悲的,因为他爱上的女人,完全就是一个天使外壳的魔鬼。

    遥远的私宅,沐小染还不知道一场针对自己的大阴谋即将拉开序幕。

    脖子上的项圈她已然学会了无视,冷淡的目送着前来送饭的下人,看着房门无情的关闭,沐小染扫了一眼屋内的饭菜,毫无胃口。

    自从那日与容珏撕破脸之后,容珏就再也没有来过,私宅内也是每日都保持着万分的警惕,沐小染也因此是一个人也接触不到。

    从怀中掏出那个自己的小手机,沐小染眼神凄然而又决绝。

    她真的就只能这么猪狗不如的被困在这个华丽的牢笼里一辈子吗?

    看着桌上华丽的饭食,此刻在沐小染的眼里,与高级狗粮有什么区别?

    捏着手机的手越来越用力,直掐的手指关节泛起了白,沐小染这才长长的一声叹息。

    这些天,她考虑了很多很多,最终,她还是决定了,她必须要逃走。

    虽然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将以安晓薇他们拖下水,毕竟这件事情一成,他们与容珏之间的对立就注定了。

    可是,多日的嗟来之食以及不见人影已经让她绝望到悲哀了,这根本就不是人过的日子!

    容珏既然如此决绝,她也不会就此乖乖的服软!

    狠狠一咬牙,沐小染动作麻利的仿佛不想让自己退缩一样,拨通了一个号码。

    此时正好是正午时分,想来那个人应该不会与容珏在一起。

    陌生的号码显示在手机屏幕,令陆以安有些蹙眉疑惑,不过他还是碍于礼貌,接通了。

    “喂,你好,请问哪位?”

    听着久违了的温润的声音,沐小染的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还没等说出一句话,就隐隐抽噎了一下。

    陆以安本来是在吃饭,可是听着那突然传来的啜泣,手猛地一抖,立刻抓紧电话,神色立变。

    “喂?喂?是,是小染吗?小染,是你吗?”

    上一次的信息虽然被容珏发现之后直接删除了,但是陆以安却接收到了聊天软件上的沐小染的留言,可是事后无论他怎么回都没有音讯,他就知道,出事了。

    “以安,是我。”

    终于那带着几分哭腔的声音传来,陆以安的心先是一阵安稳,再就是又一次的揪起。

    “小染,你慢慢说,先别哭,到底发生什么了?那天你给我发了信息之后,为什么后来就没有音讯了?”

    沐小染一想到那天晚上容珏阴冷恐怖的样子,她就浑身一抖,眼神哀戚。

    “以安,容珏发现了,我给你发的那些,被容珏发现了,他现在把我软禁在房间里了!”

    一提到这些,沐小染的情绪一股脑的就全都上来了,她突然看着紧闭的房门,终归是保持着一份警惕,迅速动身跑到了浴室内。

    电话里,陆以安还没等说话,就听着那头哗啦哗啦的仿佛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眉头蹙的更紧。

    “小染?小染,你在干什么?那边怎么又金属的声音?”

    沐小染躲到浴室内,听着陆以安的疑惑,脸色顿时变得苦涩异常。

    在这几个少数的关心自己的人的面前,她真的做不到坚强。

    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沐小染呜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小染!你怎么了?你先别哭,我……”

    陆以安当下就慌了神,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看上去像是马上就要赶过去一样。

    “以安!以安,帮帮我吧,我真的不想再待在这里了!你知道吗?容珏现在完全就是把我当成了一条狗,为了防止我逃走,他居然用锁链把我拴在了屋子里!”

    沐小染悲愤的夹杂着哭音的声音让陆以安揪心,在听到那些话之后,整个人更是浑身颤抖起来。

    用锁链栓住小染?

    容少怎么可以这么做!

    “小染,你先别着急,你是孕妇,情绪不宜激动,我会帮你,我一定会帮你,小染,你先平复一下,我们从长计议。”

    陆以安虽然心火涌起,但是在他心中谁都没有沐小染重要,所以他压着怒火,轻声的安慰着沐小染。

    陆以安沉稳的声音有着一定安神的效果,沐小染抽噎了一阵之后,终于缓缓地恢复了平静。

    “小染,你先好好跟我说说,这段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容少他会这么对你?”

    陆以安理智的说着,他相信,容少不会无缘无故突然如此作为,可是就算是天大的错误,容少此次的举动当真是太过分了!

    一想到此时小染被铁链毫无尊严的拴在房间的样子,陆以安就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人狠狠地拧住了一样疼痛得要命。

    明明这段时间与容少的和谐相处已经令他渐渐减少了对容少某些行为的看法,可是如今听着沐小染悲愤的声音,陆以安只感觉自己被欺骗了。

    沐小染沉默着,她不知道林芊芊的病以及与自己的关系的这个事情到底该不该跟以安说,可是既然决定了要逃离这里,陆以安的助力是必须的。

    而且以安一向明事理,自然是不会在容珏面前露出破绽的。

    心一横,沐小染深吸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