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久爱成疾 > 第1636章 我们要个孩子?

第1636章 我们要个孩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久爱成疾最新章节!

    严家出事以后,沉家兄妹两终于感觉到了害怕,意识到阿檀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小可怜,她嫁的那个男人不过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就扳倒了严家,快很准,恐怖如斯。

    此时别说到阿檀面前辱骂斥责了,沉芝沉岩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终于屈服了,想私底下和解,结果连阿檀的面都没见到,只见到了那个叫做祁牧的男人。

    沉家兄妹找到金律师,才搭线了祁牧。

    祁牧趁着阿檀午睡的时候,出来见了沉家兄妹,就在酒店自营的咖啡馆,因为只对酒店住客开放,午间,咖啡馆的人很少。

    沉家兄妹午饭都没吃,等了许久,才见祁牧下楼来,男人穿着最简单的针织衫和西裤,身材挺拔,眉骨的伤痕让男人看起来更加的冷厉。

    沉芝沉岩连忙起身,看了半天,见祁牧是一个人来的,顿时有些失望。

    “祁先生,阿檀呢?”沉芝在祁牧手上吃过亏,当初被祁牧那一甩,一屁股坐在地上,回家躺了三天,此时见了祁牧不自觉地就有些缩手缩脚。

    “阿檀在午睡,你们想和解的话,可以先跟我说。”祁牧淡淡地说道,示意两人坐下。

    沉芝沉岩对视了一眼,然后有些忐忑地坐下了,额头冒出细细的冷汗。

    他们来就是想向阿檀求情的,他们已经走投无路了。

    “祁先生,以前是我们对不起阿檀,我们财迷心窍,我们混账,求您看在我们是阿檀亲人的份上,给我们一条活路吧。”沉岩一脸愁容,有些小心翼翼地笑道。

    这半个月来,他们被限制出境,每天都要接受各种调查。

    阿檀起诉之后,金律师准备的资料厚的像本书,所有有争议的不动产就全都被冻结了,沉家兄妹在滨海举步维艰,以前沉父在的时候,他们靠着沉父的名声,在滨海算是横着走的,如今犹如丧家之犬一样,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阿檀要是不撤诉,他们就面临着坐牢的命运。

    祁牧扫过两人脸上尴尬的笑容,沉默了一下,服务员上来给祁牧送上热茶。

    祁牧摩挲着微烫的杯沿,冷淡地说道:“这就要看你们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了。”

    沉家兄妹一听,见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顿时大喜。

    “我们愿意将资产都给阿檀,只要阿檀放我们一条生路。”沉芝这半个月就像老了十岁,以前整日摆着阔太的款,如今跌至人生谷底,受到重重打击,腰杆都挺不直了,说话时,目光都躲躲闪闪。

    “据我说知,你们两手头上最值钱的也就是现在住的别墅了,两栋加起来也就一千多万,严桓给你们的三千万被你们挥霍的七七八八,这点钱赎回阿檀的房子都不够吧。”祁牧冷酷地指出两人的财务状况。

    这两兄妹就是蛀虫,挥霍成性,要不是别墅是自己要住,怕也早就卖了换钱去赌了。

    “我们手上还有一些值钱的珠宝,我们都可以变卖掉。”沉芝慌了神,丝毫不敢提自己在外面的负债。

    “对对对,我们年纪都这样大了,要是真进去了,就是有去无回啊。”沉岩也哀求道。监狱那种地方他们进去,怎么可能受得了,光想就要发疯。

    祁牧垂眼,严家的事情近期就会判,不出意外严家人不仅要坐牢,很多资产是要被没收的,阿檀的房子也会被拍卖掉,到时候以市值的价格买下来就行,滨海这边的价格,8,900万就能买下来,用不了3000万。

    只是沉父病逝以后,沉氏的资产有几十亿,沉家兄妹至少分了好几个亿,这两人也不是真心忏悔,只是走投无路服软而已,祁牧已经找人调查清楚了,沉父病逝一事上,沉家兄妹是没有动手脚的,所以他愿意跟沉家兄妹私底下和解。

    虽然阿檀嘴上没说,但是把自己的姑姑和二叔都逼进监狱坐牢哦,祁牧怕她心里有负担。

    “我会让金律师帮忙清点你们的资产,当年我岳父给了你们什么,我代阿檀全都要回来,只要你们在阿檀面前真心忏悔,并且愿意将所有的资产都捐给慈善机构,我会劝阿檀撤诉。”祁牧说出自己的条件。

    至于阿檀的房子,他有钱买下来。

    沉家兄妹目瞪口呆,又是狂喜又是震惊,险些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祁牧,这男人居然要他们把所有的资产都捐掉,一分钱不要,这是傻子啊?

    两人转念一想,后背都冒出了一层冷汗,祁牧这是根本就没将这几千万放在眼里。

    沉芝沉岩痛苦地挣扎了一下,想到自己要是入狱,怕是一年都熬不下去,房子也是给儿女住,钱也没地花,预期便宜那些不孝子不孝女,不如拿来换命。

    “好。我们需要一些时间准备一下。”沉芝肉痛地说道。

    祁牧点了点头。

    沉家兄妹两脸色发白地出了咖啡馆,脚步虚浮,来的时候一心想拿钱换命,不去坐牢,等真的答应把钱都送出去的时候,想到以后变成穷光蛋,又面如死灰。

    祁牧见两人走了,给金律师打了一个电话,说了情况,然后才回去。

    阿檀没有午睡,只是带了一本书,在酒店顶楼的露天花园看书,见祁牧离开这么久,也没有在意,反而很享受一个人的时间。

    祁牧这段时间对她看的太紧,她都没有自己的空间,此时巴不得男人出去忙,她一个人待会。

    书才看了十几章,阿檀就被人打扰了四五次,见她一个人试图上前来搭讪的男士一个接着一个。

    祁牧上来时,就见阿檀拿着一本书,冷淡且不失礼貌地拒绝一个三十多岁的西装男。

    祁牧顿时内心犹如日了狗一样,他才离开半个小时而已,现在的男人都找不到媳妇吗?

    “我老公来了。”阿檀的耐心消失,看见祁牧,连忙挥了挥手。

    西装男一听她有老公,顿时可惜了一声,再回头看到一脸戾气的祁牧,暗自摇头,哎,这么美的姑娘,看男人的眼光不行,这男人浑身上下就没一件值钱的东西,早晚得离婚。

    西装男正要再说什么,见祁牧目光闪过一丝的戾气,浑身一冷,犹如被什么野兽盯住了一样,落荒而逃。

    祁牧扫视了一眼,见这午后的露天花园居然有五六个穿的人模狗样的男人,顿时无语。

    “你去哪里了,嗯?”阿檀见他来了,自己不用再撵人,就继续埋头看书了。

    “去见了你姑姑和二叔,他们愿意放弃手上所有的资产,向你真心忏悔,只希望你能放他们一条生路。”祁牧坐在她身边的沙发上,低沉地说道。

    阿檀看书的动作一顿,沉默了一下,然后抬起莹白如玉的小脸,问道:“你觉得呢?”

    “你爸爸的死跟他们没有直接关系,若是他们愿意放弃一切,从此过普通人的生活,也不算是一件坏事。当然前提是,他们得保证以后不得以任何理由骚扰你。”祁牧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他们最看重的就是钱,失去钱基本是等于要了他们半条命,而你也不用纠葛要不要送他们去坐牢,以后也不会有心理负担,这样是最好的结果。”

    阿檀咬了咬唇,“嗯”了一声,继续埋头看书了。

    祁牧微微勾唇,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你别老是摸我的头,会长不高。”

    “医学上说,女子怀孕生产是有可能长个子的,要不我们要个孩子?”

    阿檀耳尖一红,将他推开,这是两人第一次提到孩子的事情,阿檀觉得自己还是个孩子,这完全是措手不及。

    不过以前不敢想的事情,没精力去想的事情,随着滨海事情尘埃渐定,算是可以想一想了。

    “我觉得我的个子已经够高了。”

    祁牧低沉一笑,宠溺地说道:“嗯,跟我身高正好匹配。”

    阿檀撤诉以后,沉家兄妹磨磨蹭蹭了一周的时间,偷偷地将债务都还了,反正这些钱以后也不是他们的,然后哭的撕心裂肺地将所有的资产都变成了资金,全都捐了出去。

    这事还引起了一个小小的轰动,一次性捐几千万,还是以前臭名昭著的沉芝沉岩,滨海圈内人都惊呆了。这是改邪归正了?

    变成穷光蛋的沉芝沉岩,受不了这个打击,都病倒了,一个住到了女婿家,一个跟着儿子在外面租房住,一蹶不振。

    这些就不是祁牧跟阿檀操心的事情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往后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了。

    严家的案子在经过取证庭审以后,很快就判了下来,严父判了二十年,严桓判了五年,严母病倒,严家的不法资产全都被没收,一夜败落,犹如当年的沉家。至于严家背后的利益集团的人员也被双规了,但是这事知道的人就少之又少了。

    经过这样的两桩大事件,最有名望的沉家、严家相继破产败落,整个滨海的发展也受到了打击,舒扬的岳父被调到了省里,上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招商引资,大力扶持滨海的建设,此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