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超品相师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替身人偶

第四百三十三章 替身人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都市之超品相师最新章节!

    丁玲完全被沈恪手里的惊雷剑吓到了,之前她就从同门哪里听说过惊雷剑的威力,但却自以为是这些输给沈恪的人夸大其词,故意说沈恪手里有一件厉害的法器,就能够掩盖他们的无能!

    所以一直以来,丁玲都觉得在他们所说得关于沈恪的那些事情里面,沈恪手里的短剑有如何厉害这件事情,应该算是其中最不靠谱的一件了。

    正因为之前她一直都没有将沈恪放在眼里,所以此刻看见沈恪手里的惊雷剑威力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之外,立刻就忍不住惊呼起来。

    沈恪诧异的看了眼丁玲,没想到之前北邙宗都已经有好几个人和自己打过照面,甚至交过手了,没想到北邙宗的人居然还是一点警惕都没有,甚至连他手里的惊雷剑威力究竟有多么强都不知道,然后就派遣一个人过来对付他,这也实在太可笑了一点。

    “你们北邙宗还真是够可以的,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就敢派人来对付我,实在是太可笑了,我倒是很想知道,倒地是谁给了你们北邙宗这样的勇气,觉得我好对付?”沈恪轻轻摇头,看了眼站在自己对面,脸上还是一副惊骇之色的丁玲。

    丁玲犹豫了一下,这才结结巴巴的道:“他们有说过你手里的短剑法器很厉害,不过我觉得那是他们夸大其词,没想到你找见法器,居然还真有名堂,好,很好,我倒是要看看你在我这夺命铃的铃声下能够支撑多长时间?”

    话音未落,丁玲就再度凝聚阴煞之气,融入到了她手里的夺命铃之中,紧接着又轻轻摇晃了一下这枚满是锈迹的铜铃。

    沉闷的铃声在树林里响起,让沈恪有一种胸口烦闷,只想将自己心口给劈开的可怕感觉。

    不过沈恪马上就反应过来,着一切都是铃声在作祟,所以他立刻就微微闭上眼睛,开始在体内运转内丹法。

    内丹法乃是当时最为正宗,最为中正平和的修炼法门,天然就能够抵挡类似摄魂,夺命铃这样的法器的攻击,哪怕是十成的攻击,只要沈恪修炼内丹法,最后落到他身上的最多也就两三成威力而已,根本成不来气候,也根本无法威胁到他。

    所以哪怕是丁玲释放出来夺命铃的第二声铃响,对沈恪也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丁玲诧异的看了眼沈恪,如果说之前沈恪使用惊雷剑,用这病蕴藏雷法的短剑驱散了她的第一声铃响还能够说得过去,但是这次,沈恪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甚至没有像之前那样将惊雷剑拔出一点点来抵挡夺命铃的冲击。

    “好小子,没想到这次我居然真的看走了眼!你的实力真的很强,铃响三声很可能对付不了你,但是你不要忘记了,我能够催动这件法器发出五声铃响,就算你挡得住前面的三声,你有这么去抵挡后面的那两声铃响呢?所以我奉劝你不要以为你实力很强,就到处得罪人,今天只要你赔礼道歉,并且赔偿我们北邙宗的损失,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丁玲想了想,沈恪如此年轻,就拥有这么强大的施礼,而且之前一直都没有露过面,一时之间,大家都在猜测究竟有没有老师,如果有的话,他的老师究竟是谁,那该是何等惊才绝艳,随便交出一个徒弟,都能在别的宗门,势力里面成为核心的弟子了。

    沈恪摇头轻笑,没想到说到这里,丁玲居然还是想他能够加入北邙宗,然后再想办法榨干沈恪,将沈恪的精气神,全都化成自己修炼的炉鼎,然后借助沈恪来突破现在的瓶颈,对于丁玲的这种想法,沈恪是在是太心知肚明了。

    他看了眼站在对面,正在凝聚阴煞之气,准备第三次摇晃夺命铃的丁玲,然后握紧了惊雷剑,缓缓将这柄短剑从剑鞘里抽出来,然后又顺手将剑鞘塞进了背包里,扬起短剑,指向丁玲,同时短剑上一道道银色雷光开始流淌,不断的闪烁,就好像这片树林里有一个正在漏电得输电站似的。

    丁玲看见沈恪将惊雷剑拿出来,顿时脸色微微一变,之前她就知道沈恪的惊雷剑威力极强,此刻短剑出鞘,她这才明白自己先前得判断完全是错的,因为这柄短剑的威力,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只看短剑上凝聚的一道道闪电,她就知道自己错得厉害,接下来沈恪的这一击,必定是雷霆万钧。

    就在丁玲第三次摇晃铃铛的时候,沈恪手中的惊雷剑也同时虚虚的朝丁玲劈落,只见短剑上雷霆不断的涌动,凝聚,最后化成了一条银色的闪电之龙,笔直扑向了丁玲。

    而且这条银色闪电之龙还将丁玲第三次摇晃铃铛时制造出的摄魂音波直接瓦解,甚至尚未落在丁玲的身上,就已经将她凝聚在身边的那些阴煞之气全都摧毁,瓦解。

    丁玲看着这条银色闪电之龙朝自己扑来,脸上立刻浮现出震惊之色,以前她知道沈恪很厉害,但是没想到沈恪的实力也厉害到这个地步,最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沈恪居然已经进阶了,如今的修为,和她相当,而且手上还有比她更厉害的法器,这让她怎么可能赢得了沈恪,所以她现在根本想都不想什么要废去沈恪修为,要抢走沈恪手上法器,要将沈恪当做炉鼎之类的事情,她现在唯一考虑的,就是准备挡住沈恪这雷霆万钧得一击,然后和沈恪握手言和,保持体面的从江城市离开,否则的话,这次她真有可能在阴沟里翻船,最后要是真的惨败给沈恪,再被沈恪收走一件法器的话,那损失可就太大了。

    想到这里,她立刻将手里的夺命铃收起来,然后双手摸进口袋里,左手捏着一张符篆,右手里却是一个木偶,这个木偶看起来十分古怪,上面画着眉目,隐隐与丁玲有几分相似,但却充满了一股邪恶的感觉。

    眼看着银色怒龙就要冲到自己的身前,丁玲先是将左后上的符篆抛了出去,这张符篆离开她的手心之后,立刻泛起了一团团的血色浪花,然后如同献血幻化成的巨浪,朝着银色闪电之龙拍了过去,似乎要将这道雷霆霹雳拍成粉碎。

    轰!

    霎那间,银色闪电幻化的怒龙与鲜血海浪在树林里狠狠撞在了一起,紧接着血色的雾气不断在树林里弥漫,然后消散,片刻之间,血色的浪涛就在银色闪电之龙的不断蒸腾下消散,完全没有留下哪怕一丝的痕迹。

    幸好现在大清早的,东湖这边人少,车也少,否则的话,现在沈恪和丁玲的斗法肯定会引起关注,到时候还得让人来扫尾,那样的话,麻烦就大了。

    所以沈恪看了眼四周之后,神色微微一变,马上树林旁边的那条路就要热闹起来了,如果不尽快解决丁玲的话,等会的麻烦就大了。

    所以想到这里,沈恪干脆利落的举起来左手,然后食指轻轻点出,开始在虚空中画符,随着他的食指不断移动,银色光芒不断的凝聚,犹如流水般涌动,最后幻化撑了一枚符篆,在沈恪的身前闪烁。

    “这,这是什么?”丁玲看见了沈恪身前悬浮着的银色符篆之后,脸上终于浮现出克制不住的惊骇之色,她完全想不出沈恪空手怎么就能够在半空中绘制拿出一道符篆来,如此神技,她根本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沈恪微微一笑,淡淡的道:“虚空画符,你们北邙宗这么大一个宗门,难道就没人认识这种手段吗?还真是让我有点失望啊!”

    “什么,虚空画符?”丁玲听到了沈恪的话之后,彻底愣住,她倒是听说过虚空画符这种手段,但是从没有见识过,所以看见沈恪施展出如此手段之后,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不过明白了沈恪施展的是虚空画符之后,更加坚定了丁玲要抽身而退的决心,她看了眼那条已经将所有血色海浪全都蒸发的银色闪电之龙,然后将手里的人偶朝银色怒龙抛了出去,紧接着转身就朝树林外面走去。

    “想走?可没那么容易!”沈恪看见丁玲想走,嘴角边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然后伸手在身前那枚银色符篆上轻轻一推,符篆立刻化成涟漪荡漾出去,将周围直径数十米的空间全部都笼罩起来,也让丁玲一时间根本无法冲出树林,因为只要她走到了外面的大陆上,就能够得到安全,沈恪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术法来杀她。

    轰!

    银色闪电之龙撞在了那个人偶上面,然后人偶瞬间化成粉碎,朝着四周荡漾出一团团黑色的雾气。

    沈恪诧异的看了眼丁玲,没想到她手里居然还有替身人偶这样的东西,如果不是替身人偶的话,刚才惊雷剑上轰出的霹雳就已经落在了丁玲的身上,这也让丁玲逃过了一劫,不过她想冲出沈恪画出的符篆,却不是段时间就能够做到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