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 > 第1679章 难以承受的好(4)

第1679章 难以承受的好(4)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千金重生:心机总裁套路深最新章节!

    许星梨怔住,看着小心翼翼横在自己身前的手臂,“怎么了?”

    “没什么。”

    吻落在她的发间。

    牧景洛的嗓音低沉喑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心疼你,做什么都不够一样。”

    她已经不是十来岁的孩子,不会再去奢望谁的心疼,他却突然讲这样的话。

    许星梨勉强勾了勾唇,拍拍他的手,“好了,我们该走了。”

    “再让我抱会。”

    牧景洛不肯放手。

    许星梨只能站在那里由他抱着,抱足十几分钟,许星梨都站累了他才罢休,结果她还没活动几下,牧景洛又将她横抱起来,抱出病房。

    出院的过程简洁到她连双脚都没下过地,就坐上了车。

    “给你。”

    牧景洛匆匆返回了一趟,将插着鲜花的玻璃瓶递给许星梨,“你喜欢花的话,家里多的是,不用带走这个。”

    走的时候,许星梨要带上这瓶花。

    “我想带上。”

    许星梨淡淡地道,伸出一只手接过瓶子,只隔一夜,花还很鲜艳,颜色配得十分淡雅清新,一如白书雅这个人。

    牧景洛坐到她身旁关上门,见她这样不禁道,“我妈看到你这么珍惜这瓶花肯定很开心。”

    “……”

    她不是为了要哄白书雅开心才带上的。

    只是因为没拥有过。

    “许秘书。”前面的司机忽然转过头来,善意地看向她,双手递出一本硬壳的册子,“这是景礼、景成少爷给您的。”

    景礼、景成?

    许星梨有些不解地看向身旁的男人,牧景洛勾着唇接过她手中的玻璃瓶,道,“我两个双胞胎弟弟,过了年才十一岁,我老子不服老的杰作。”

    “……”

    牧羡光知道你在背后这么说他么?

    许星梨伸手接过那本册子,嘴上道,“我知道他们是谁,但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给我这个。”

    “看看就知道了。”

    牧景洛示意她去看。

    许星梨把册子放在腿上打开,第一页就是一副应家的整体图,上面跳跃着几个彩色字——

    【家中行走攻略】

    攻略?许星梨莫名,继续往后翻,只见里边是各种精致的图画,将应家属于每个人的领域都画了出来,以及每条路通往什么方向仔仔细细地标明,到后面居然还有人物画,牧家

    从上到下的人都被画了进去,并且写明每个人的性格,包括她若是有需要可以第一时间找谁……

    还真的是本攻略。

    许星梨无法克制自己心中的震憾,一直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一行彩虹字——

    【星梨姐姐,我们等着你!】

    下面是一大堆字迹不同的签名,许星梨看了下,连应寒年、林宜这般人物的签名都在上面。

    “……”

    这是一场幻觉吗?

    许星梨震惊地看着,好久才转头看向牧景洛,眼中全是震动和疑问。牧景洛紧靠着她而坐,一手搭在她的腰间,低笑一声,“长辈们觉得一起来医院看望你,担心打扰你休息,也担心你有心理负担,不做点什么,又担心你无法安心在家里居

    住,所以用这样的方式。”

    “我跟他们非亲非故……”

    有必要花时间给她这样的欢迎仪式吗?画这样厚厚的一本两个孩子不累吗?那些大人物的签名可以随便签么?

    她许星梨承受不起。

    牧景洛看着许星梨脸上一刹的苍白,目光不禁变得凝重起来。

    其实从他妈过来探望时,他就发现了,她是真的不喜欢承受别人的好,甚至是抵触抵抗的,面对这些在她意料之外的关心,她敏感而不安。

    他盯着她,胸口隐隐作痛。

    半晌,牧景洛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傻瓜,跟我结婚,你们不就是你亲人了?”

    “……”

    许星梨默,唇抿得很紧。

    见状,牧景洛只好道,“好了,你也别有压力,大家也不全是冲着你做的,主要是我妈对你感到亏欠,这几天也没有睡好,他们想替她分担,才想着为你做点什么。”

    “……”

    听着这话,许星梨的脸色微缓,低下头看着册子上面密密麻麻的签名看了许久,才慢慢将册子合上。

    车子缓缓往前行驶驶。

    崔曼梦的身影从车窗边晃过。

    “停车。”

    许星梨出声。

    车子停下来,牧景洛低眸凝重地看她一眼,倾身向前,替她将车窗按下。

    崔曼梦正焦急地站在那里,见眼前的车窗放下,看到许星梨在里边,顿时一喜,“星梨!你,你这是要出院了吗?”

    许星梨抬起眼,面无表情地看向她。

    “你气色怎么这么差,你伤得怎么样?我知道你失血厉害,我特意给你熬的猪肝粥。”崔曼梦提起手中的保温盒,说着就去拉车门。

    车门被锁着,没有拉动。

    崔曼梦神情一僵,受伤地看向她。

    牧景洛坐在那里,看着这一幕,选择沉默。

    “为什么来看我?天天守着不累么?”许星梨淡淡地问道。听到这话,崔曼梦的眼睛立刻湿了,哽咽着道,“说什么累不累的,自己女儿受了这么重的伤,我怎么能不来呢?我知道你心里怨我,不想见我,可我还是来了,我就想看

    看你恢复得怎么样。”看着车窗外一身柔弱的崔曼梦,许星梨淡漠开口,“让我想想,你在我住院第三天来,应该是白震吃了牧家的闭门羹,他慌神了,他怕牧家完全站在我这一边,所以他叫你

    过来,一是探听情况,二是和我打好关系,以便转圜。”

    “……”

    闻言,崔曼梦呆在那里,眼泪都僵在脸上,几秒后才道,“你胡说什么呀,你怎么总是喜欢这样猜测我,我是你妈妈,没人会比我更担心你。”

    牧景洛拧眉。

    许星梨听着这话,连目光都没变一下,“那你已经看到我恢复得如何了,再见。”

    说完,她伸手关上车窗,将崔曼梦的错愕和焦急都关在车外。

    车子重新启动。

    后视镜里,崔曼梦的身影越来越远。

    “你不想见她,刚才为什么让停车?”

    牧景洛问道,他以为,她还想和崔曼梦修复关系。许星梨低眸看一眼腿上的岫子,淡淡地道,“我就是想清醒一下,怕活在梦里忘了自己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