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品女仵作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尸体异样(二)

第三百一十一章 尸体异样(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一品女仵作最新章节!

    她眸光微冷,一边检查一边说道:“按着死者前额的伤口,若那真是致命伤,且是被花公子拽住头发猛烈撞击造成的话,那死者帽状腱膜下极有可能会有出血情况。”

    “而现在,死者头围未曾增大,头皮没有挫伤跟裂口,皮下也没有出现淤血水肿现象。”

    说着,她就将尸体耳后的发丝剃掉,继续说道:“眼睑、耳后和颈部皮下都没有出现紫红色瘀斑,也可证明,帽状腱膜下没有出现严重出血情况。”

    许是担心萧清朗这门外汉还有所疑惑,她索性就用刀尖将帽状腱膜处的皮肉解剖开来,露出内里的腱膜,却见果真没有任何异样。自然,那骨膜之下,更不会有出血情况了。

    帽状腱膜,是额肌与枕肌之间的腱膜,对头颅起保护作用,更重要的是,可以防止头部皮肤及皮下炎症的扩散。而除此之外,最常见的会发生帽状腱下血肿的情况,就是头部受到外伤。

    而根据外伤严重程度,可以表现为头皮挫伤、裂伤、血肿跟撕脱皮几种情况。而剧烈拉扯头发,以至于能让死者被撞击而亡,可见当时花无病所用的力道,所以会造成因撕扯头发而引起的帽状腱膜损伤。

    “正常而言,受到暴力拉拽后,头皮必然会有所反应。就如同人受到击打后,会在身上留下淤青或是淤血一样。”

    “当然,头皮没有损伤并不能百分之百确认死者头发没有被反复拉拽过。只是,如果有人抓扯头发反复碰撞,就算不会造成帽状腱膜出血,也会因造成减速运动而导致对冲伤。”

    曹验官愣了一下,犹豫着问道:“敢问姑娘,何为对冲伤?”

    许楚被骤然发问,不由得懵了一瞬,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并非是在实验室中。而许多专业术语,在现在都是不被理解的。可看着众人看过来的目光,她还是努力措辞道:“所谓对冲伤,就是头部受外力作用时,于着力处的对侧部位的脑组发生损伤。简单来说,一般都是出现人的头颅撞击到外界物体的情形下。常见在减速运动中,就如同有人摔倒跌伤、磕碰损伤或是被人撕扯头发反复撞击造成的损伤。而与之相对的,则是受到为力击打造成的损伤。受到重物打击,接触面会出现损伤,而对侧无表皮损伤的部分不会出现相应的内部脑组织损伤。”

    “简而言之,就是在往某一物体上撞的时候,会造成动作延缓。而被人猛击的时候,对方的速度跟力道只会骤然加大。”

    “可现在诸位可见,死者伤下脑组织没有有损伤,同时受伤处对侧的脑组织也没有发现损伤跟偏移,加上头皮也没有受力,由此可推断,死者生前并未被人拉扯头发施暴......而她额头处的伤口是从何而来,也值得推敲......”

    “依你之见,她额头的伤口是何如形成的?”萧清朗忽而开口,带着几分凝重看向许楚。

    许楚目光扫过死者额头的伤口,一边帮她将自己切开之处缝合起来,一边说道:“钝物重击造成,因伤口已经被清理过了,所以并不能寻到旁的有用信息。不过,根据伤口,我倒是能推测出,那东西面平且宽......”

    萧清朗点点头,心中开始思索起自己看过的卷宗来。只是须臾之间,就略微推测出了几样可疑的凶器。

    “不过无论如何,都足以见得指控花公子的丫鬟所言有假。”

    在说话间,许楚已经将尸体再度平放。只是这一次,她却将目光全然放在了死者的腹部。片刻之后,她褪去手套用手在死者心下至肚脐处小心拍打起来,除了感到平滑之外,就感到了此处竟然有微微僵硬,以手按压却丝毫没有软下去。

    略作思索,她干脆起身取了绵札,往死者双腿之处而去。此时,她倒没有十分忌讳什么,只管将那绵札向死者私处内送去。

    一旁的萧清朗好不避讳,神情也没有一丝变化,岿然不动的看着许楚的动作。反倒是那四名本该无动于衷的验官,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将眸光瞥向旁出。

    其中一名验官还劝阻道:“姑娘还是谨慎些好,死者不同于常人,是和亲公主,身份尊贵,不可如此肆意。虽说验看女尸,需得以此证明女子是否清白,可身为和亲公主,必然不可能是残花败柳之身,此举实在是有些多余了......”

    许楚却未曾理会他的话,只凝声说道:“大人切莫先入为主。”

    待到她的话音落下,那绵札也自死者私处取出,却见其上并未有任何黯血,更不见丝毫痕迹。

    “怎么可能?”刚刚开口的验官,见到干净的绵札不由得瞋目结舌。

    余下验官听到他惊愕的声音,也赶忙回头探看。却听见许楚冷清平淡的声音再度响起,“死者,非处/女,且极有可能身怀有孕。”

    “这......”

    众所周知,虽然此女为和亲公主,可皇上还未行册封礼,也未曾赐她宫殿。如今,她也只是在一处偏殿暂居而已。按常理来说,除非皇上急不可耐,才会在此时/宠/信与她。

    可是,就算是她到大周第一天,皇上就/宠/信了她,那算着日子应该不至于会有了足够明显的身孕吧。

    况且,大周朝历来都有不成文的规定,外邦和亲而来的公主,无论是入后宫为妃,还是嫁给王爷宗亲,都不得有孕。因为,在她们名分定下来之时,就已经按祖制先服用了绝育的汤药。

    许是有人会觉得残忍,可是相比于蛮夷对待古往今来自中原而去的和亲女子,此举实在算得上仁慈了。要知道,宗帝年间,大周兰心公主到北疆和亲,不仅被人欺凌被视作牛马任蛮夷轻贱,最后还充作北疆皇廷的歌姬,随意被人取了享用......她也几次想要保全体面而自尽,可都为成功,最后得到的是更加残酷的折磨。

    而先帝时候,也曾派出和亲公主,在公主入了北疆皇廷之后,就彻底没了音信。因那女子只是官女子得封的,所以先帝也并未因此而寻北疆讨要说法。

    待到当今与北疆开战后,齐王带兵冲入皇廷之时,却在牛马棚中见到了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女子。那女子早已体无完肤,浑身都是被凌虐的伤痕,甚至脚踝都早已被人折断......

    当时,她听闻大周绞杀了北疆皇廷,使之溃逃漠北深处,当即仰天大笑,而后一头撞死在牛棚的粗木之上。

    也正是如此,离开外族和亲而来的公主,都不得大周帝王的/宠/幸。纵然是有,也绝不会让她诞下子嗣。

    想到这里,就见刚刚被萧清朗视线扫过的曹验官皱眉说道:“昨日因心中有些忌讳死者身份,所以我并未仔细查看其腹部,只是以常理推断未有承/宠/的和亲公主,应该是完璧之身。却没想到,竟然出了如此疏漏。”

    此时,他早已确定了许楚的确是不可多得的验尸高手。而但凡少有经验的仵作,都知道,凡是妇人的尸首,若是有孕,以手拍尸体心下至肚脐处,坚如铁石。若无身孕,此处当是柔软的。

    所以,他并不质疑许楚所得的结论。

    萧清朗取了验尸单到手,仔细填写一番。片刻后,问道:“是否能确定死因?”

    “要解剖之后,才能做结论。”许楚抬头,一双乌黑晶亮的眸子看向他,丝毫不曾隐藏眼底突然迸发的那抹坚定。

    倒不是她有什么癖好,而是本能的感到,这具尸体内,还隐藏着什么秘密。而那秘密,极有可能是同她的死亡或者说与凶手有关的。

    她的脸虽然被口罩遮住大半,可是那眉眼之间的认真跟跃跃欲试,却看的人心里发怵。在这满是尸体的地方,开口便是要解剖尸体,且看样子似是早已习以为常了,如此行径,任谁都不会联想到一个女子身上。

    萧清朗见她对尸体依旧是如此执着,心里刚刚因昨日验尸的曹验官而生的冷意也渐渐消散。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底噙了一分笑意说道:“皇上有言,只要能破案,许你便宜行事。”

    许楚闻言突然想起了拿着鸡毛当令箭这句话,不过瞧着萧清朗跟四名验官的模样,自己得的这鸡毛令还颇为有分量呢。

    她抿唇一笑,手指就在死者的腹部按压了几下,待到确定了心中所想后,她直接将刀刃向下划去。

    刀刃上的寒光一闪,就见死者的腹腔已经被打开。虽然并无血肉模糊的悚然模样,却也足够让四名验官目瞪口呆的。他们错愕的看着许楚,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之前他们见许楚解剖死者头颅时候,就已经心中惊骇不已。毕竟,将那头颅骨肉分离,并掀开头盖骨查看内里情形,根本就是常人做不到的事情。

    可看着她熟练的将那头颅解剖开,又原封不动的缝合好,甚至不曾多下一刀,也不曾多缝一针。他们心里的那点惊骇,也就被一种自惭形秽所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