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那就取悦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撞进了一双深邃又冰冷的眼眸里。

    男人的眉眼间藏着锐利,幽深如狼一般的眼瞳下是高耸入云的鼻子,如刀削一般的薄唇紧抿着。虽然他是坐在轮椅上的,但还是自带一股低气压,自成一界,不容人靠近。

    “沈月?”

    沈翘只愣了两秒就迅速从床上坐了起来,不知所措地看着那个男人。

    沈翘紧张地点了点头。

    她本来就是代替沈月嫁到夜家来的,自然不敢暴露身份。

    “呵。”夜莫深眼角多了几分冷意,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扔在沈翘面前,沈翘小心翼翼地接起来打开看了一眼,才发现里面是她妹妹沈月的照片和资料。

    看来,他已经把他要结婚的人资料都查清楚了。

    只不过,他在婚礼上的时候怎么不吭声?

    沈翘捏着信封的手紧了几分,她咬住下唇,如黑玻璃般的眼眸看了夜莫深一眼,不动声色。

    “沈家以为,我夜莫深有腿疾,就能随便找一个人来搪塞我?”

    沈翘站起来,身上的长纱拽地,垂着眼帘低声道:“我也是沈家的女儿。”

    “刚离婚的女儿?沈家这是把夜家当成回收站了?”

    直白的话让沈翘几乎抬不起来,她用力地咬住下唇,二婚的女人的确是会被很多人嫌弃,可就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被父母要求嫁到夜家来。

    没等沈翘再次开口,男人冰冷的声音犹如一盆冷水砸了下来。

    “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自己出去解释清楚,滚出夜家。”

    什么?

    沈翘倏地抬眸,撞进他的眼睛里。

    “不行!”

    她不能走!如果她出去承认了,就说明沈家以后会得罪夜家,到时候沈家在北城要如何立足?

    沈翘定了定神,拎着婚纱的裙摆走到夜莫深面前,轻声解释道:“我妹有男朋友,她不会愿意嫁到夜家来的。”

    “所以,你就自作主张,代替你妹妹嫁过来了?”夜莫深的唇角含着嘲笑的笑,刺眼得厉害。

    沈翘鼓起勇气,抬眸对上他那双冰冷的眼眸。

    “我知道这是父母安排的联姻,对于你来说,娶谁都一样,要不然你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了。”

    沈翘也不知道这番话能不能说动他。

    “与其你再娶,不如让我留下来,我保证我们各不相干。”说到这里,沈翘举起双手保证,那双如黑玻璃珠般的眼睛里写满了坚定与勇气,白皙的小脸却是小心翼翼的表情,害怕他不接受一样。

    这副样子……

    夜莫深眯起眼,打量着她。

    未了,夜莫深薄唇冷哼一声:“我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要一个你这样的女人?”

    沈翘的脸顿时如刷了白泥一样惨白,她的嘴唇哆嗦着,没等她再次开口,夜莫深已经转身推动轮椅出去了。

    沈翘怔了几秒想追上去,却被他的手下拦住。

    “沈小姐,请您自重!”

    望着夜莫深冷漠无情的背影,沈翘急得不行,冲着夜莫深的背影大喊:“如果你不让我留下来,那我就告诉所有人你不行!”

    手榴弹已经扔出去了,沈翘也算是豁出去了。

    她的话,让夜莫深连带着轮椅都顿了一下,他身子没动,倒是脑袋微转了过来,眼角的余光透着冷寒,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你说谁不行?”

    夜莫深危险的眼眸如蛰服在黑夜中的野兽,似乎只要沈翘再说一句,他就会马上扑上来,把你咬死。

    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一个有腿疾的人,可身上的气息为什么会这么强势?

    沈翘,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她咬了咬牙,握紧拳头,倔强地跟夜莫深对视。

    “除非你让我留下来。”

    一旁的萧肃目瞪口呆,这个少奶奶没想到看起来人挺娇小的,胆子倒挺大的,连他们的夜二少都敢惹。

    夜莫深已经把轮椅的方向调整回来,朝她这边缓缓靠近,他目光如漆,眸子黑渗渗的。

    沈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

    坐着轮椅的夜莫深很快到了她面前,夜莫深的动作很快,抬手便扣住了她细白的手腕。

    沈翘跌坐到他的腿上。

    “你刚刚,说谁不行?”夜莫深冷然启唇,锐利的目光攫紧她。

    “你,你放开我……”

    陡然的靠近,让沈翘整个人慌乱起来,他身上炽热的男性气息将她重重包围。

    生猛,霸道,危险。

    这种感觉……

    让沈翘想起了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

    当时那个车里的男人,身上的气息也是如同眼前的人一般霸道。

    沈翘脸色白了几分,怎么又想起那个晚上了。

    那个晚上对于沈翘来说,就如同耻辱一般。

    “就这么不择手段地想当夜太太?”

    愣神之际,耳畔响起的男声把沈翘的神智拉了回来,沈翘瞪大眼睛,发现夜莫深某处正热辣辣地抵着她,她一个月前刚经历过,怎么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

    沈翘呼吸粗重了几分,白额头渗出薄汗:“你不也顺从了这场婚礼吗?你早知道我不是沈月,可你在婚礼上的时候没有拆穿我。”

    “所以呢?”

    “你先放开我。”沈翘推着他。

    “呵。”夜莫深冷笑:“一个二婚女也这么紧张?你是没干过这种事?”

    沈翘倔强地同他对视。

    “你不要欺人太甚!”

    “想留下来可以,衣服脱了,取悦我。”

    对于这种取代自己妹妹而嫁进夜家贪图荣华富贵的女人,夜莫深不是第一次见。

    沈翘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

    “做不到?”夜莫深目光沉郁,单手捏住她的下巴,薄唇缓缓吐出字来:“看来不是我不行,而是你倒胃口得让人提不起欲望。”

    话落,夜莫深将她推开。

    沈翘身子踉跄往后跌去,靠在门板上,狼狈地看着夜莫深。

    夜莫深吩咐自己的助理推他离开,沈翘望着二人的背影,轻咬住自己的下唇。

    她是成功了吗?

    她可以留下来了吗?

    沈翘伸手摸着自己被捏疼的下巴,回到了新房里。

    等了十分钟。

    没有动静。

    沈翘松了口气,看来她是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