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执行丈夫权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时间似乎安静了一瞬。

    沈翘跌坐在夜莫深的腿上,柔软细腻的胳膊碰到了他坚硬的胸膛。

    男性的气息无比霸道地入侵她的呼吸,瞬间就侵占了她所有感官。

    “放,放开!”呆愣了两秒,沈翘才反应过来,伸出小手抵挡在沈翘的胸前,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

    啪!

    夜莫深扣住她细白的手腕,眸色沉郁地拉着她的手向下,在皮带的卡扣上面停住,“你前夫,没告诉你怎么解吗?还是你在故意跟我装,希望我教你?”

    “什么?”

    “那么,如你所愿。”

    咔嚓——

    夜莫深抓着她的手按下卡扣,咔嚓一声。

    皮带松了……

    沈翘感觉大脑死机了一下,一双如冷泉的眸子在夜莫深的注视下渐渐瞪大。

    皮带被夜莫深带着她的手解开,取下来,扔在一边。

    沈翘的大脑是死机状态,所以身体也跟着没反应过来。

    “现在知道了?”

    夜莫深嘶哑着嗓音问道。

    沈翘坐在他的腿上,望着近在咫尺的夜莫深。

    他的面容俊美,一双眼眸深邃如谭,鼻子挺而翘,薄唇紧抿着如一条直线,不得不说,夜莫深真的是一个很俊美的男人。

    仅凭着这张脸,得让北城多少女人趋之若鹜。

    只不过,沈翘没能忘了,他对她的那一番羞辱。

    看着他渐渐朝自己靠近,沈翘下意识地别开脑袋。

    夜莫深眼神一厉,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恶声恶气地道:“躲什么躲?欲擒故纵?怎么,你以为我会对你这种二婚女有兴趣?”

    “没有!”沈翘不想再听他说那些羞辱的话,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如果你对我这种二婚女没兴趣的话,那就放开我。”

    “怎么?有没有兴趣,跟我放不放开你有什么关系?”

    听言,沈翘瞪大眼睛,“你……”

    “呵。”他猛地俯身,冰凉的薄唇重重地覆上她因紧张而微微颤抖的红唇。

    “唔……”沈翘大脑空白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使劲地伸手推着他的胸膛。

    不推还好,一推他,夜莫深就仿佛受了刺激一般,更加用力地摩擦着她柔嫩的双唇,力道大到沈翘根本承受不住。唇上传来的疼痛让她秀气的眉头皱在了一起,她唔咽着,推着他。

    夜莫深原本就是想羞辱她,看看一个二婚女的吻技到哪个地步了,谁知她的反应竟出乎他意料的很青涩,根本不知如何换气吸气,在他强势的攻势之下,她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任由他欺负着。

    该死!

    如果真想勾引他的话,难道不是应该在这个时候使出浑身解数来勾引他起反应么?

    倏地,夜莫深粗暴地将怀中的人拉开,离开她的双唇,“就这么笨?”

    沈翘被吻得脑袋昏乎乎的。

    除了一个月前的那个男人,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凶猛霸道的索吻,夜莫深太强势了,就像一只生猛的豹子,逮住你之后一直疯狂地进攻,完全不给你丝毫喘息的机会。

    无论你作什么,都逃不掉。

    嘴里全是男人陌生的气息,沈翘一开始很抗拒,可是渐渐地被吻得全身发软,这会儿被夜莫深拉开,思绪还飘远着,眼神迷离地望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盯着这双近在咫尺的眸子。

    这个女人的眼睛就像一股冷泉,平日里看着太冰太冷清,令人提不起任何欲望。这会儿眼神迷离,自带一股别样的风情,居然……神奇地吸引着他。

    莫名的,夜莫沈的脑袋里滋生出一个想法。

    这样的女人,在情动的时候拥有这样的风姿,到底是为什么被离婚的?

    难道?

    夜莫深眯眼,捏住她的下巴靠近她,哑声问道:“没接过吻?换气都不会?”

    听到接吻,沈翘似乎才回过神来,眼中的迷离慢慢消逝而去。

    然而男人的薄唇再度覆了上来,沈翘嘤咛一声被他扣住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夜莫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只是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想留住沈翘眼中的风景,所以……直接上嘴了。

    沈翘不知道自己沉沦了多久,脖颈处传来密密麻麻的啃噬之痛时,她才猛地清醒过来,看到夜莫深居然低头在她的脖颈上啃着,沈翘惊叫一声,用力地推着他。

    这一推直接把夜莫深推开,顺便把自己给摔了。

    原本她就是坐在夜莫深腿上的。

    情动浓时,夜莫深对她的禁固便没有那么紧了。

    沈翘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整个脑袋都是懵的,她捂着自己红肿的双唇,一双美眸控诉地望着他,“你干什么!”

    夜莫深被推开后,表情有些许的错愕,片刻后又恢复了冷漠。

    “执行丈夫权力,怎么,夜太太不习惯?”

    他的唇角带着嘲讽的笑容,明显就是故意羞辱她的。

    沈翘气愤地道:“你不是对我没兴趣吗?你干嘛亲我!”

    在她的意识里,亲吻应该是爱人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可他看她的眼神明显就是厌恶,为什么还能下得去嘴?

    “夜太太,我刚才没告诉你吗?对你有兴趣跟羞辱你,完全是两回事。”

    沈翘愣住。

    没想到他居然恶劣到这种地步,沈翘气得起身要走。

    “夜太太还没有帮我脱衣服呢。”

    “……”

    “还是说,你不想当夜太太了?”

    威胁!

    沈翘握紧粉拳,气得脸色煞白,未了又松开。

    算了,再忍忍吧。

    不就是脱衣服吗?

    沈翘转身重新走到他面前,夜莫深注意到,她那双美眸已经恢复了冰冷,又似一谭不会动的冷泉了。

    呵,真是扫兴。

    想留在夜家,却连怎么勾搭人都不会。

    沈翘弯下腰去帮他脱裤子,但因为姿势不对,怎么也脱不下来,她只能对他说:“你帮忙用下力。”

    夜莫深坐在那儿冷着脸:“夜太太不知道我是残疾?怎么用力?”

    沈翘:“……你不帮忙用力我根本没办法帮你。”

    “哦,看来你也没多大用处。”

    沈翘脸色一变,只好闭上嘴巴,自己拼命。

    过去两分钟……

    沈翘仍然没有成功……

    怎么办?沈翘急得快哭了,眼眶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