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他无辜,你也无辜吗?

他无辜,你也无辜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萧肃的话很直白,令沈翘有些难堪地垂下了眼帘。

    “我知道……”

    见她情绪忽然低落,萧肃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重了些,“我知道我说的话是难听了点,但沈小姐自己也明白吧?总之今天的事情你不许再提,要不然我可救不了你。”

    说完,萧肃转身快速离开。

    如果沈翘是个明白人,她不会主动提起这件事。

    沈翘在角落里站了大概五分钟,她才去敲门。

    “进。”夜莫深的声音听起来冰冷又无情,隐约还带着怒气。

    沈翘犹豫了片刻,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夜莫深没有坐在办公室前,而是背对着她坐在落地窗前,俯瞰着下方。沈翘想起他声音里的冷意,默默地走进去。

    空气静了几秒,夜莫深意识到来人居然没说话,便蹙起眉自己转动着轮椅转身。

    谁知映入眼底的居然是沈翘那张略苍白病态的脸。

    夜莫深皱眉:“你来做什么?”

    沈翘抬头,撞进他的眼底,“我,我是你的助理啊。”

    他难道忘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了吗?

    听言,夜莫深不屑地勾唇冷笑了一声:“一个连咖啡都不会泡的助理?你觉得我需要么?”

    沈翘咬住下唇,握紧粉色的拳头。

    “我会努力的,不知你喜欢什么样口味的?给我一杯?”

    “给你,你就能按照我的口味调出来?”

    沈翘点头。

    夜莫深唇边的笑容极为嘲讽,“你还有这个能力?”

    不过他还是给了她机会,将手上的咖啡放置在桌面上:“按照这个口味,我只给你一次机会。”

    沈翘望着那杯咖啡半晌,伸手端起,然后转身出去。

    夜莫深自己转动轮椅到办公桌前,拿起一份文件浏览,大约过去十分钟,他才抬眸朝门口看去。

    毫无动静。

    那个女人还没回来。

    呵,是吓得打退堂鼓了?一杯咖啡要泡十分钟?

    又过了十分钟,门口依旧没有动静。

    夜莫深微蹙起眉,这个女人在搞什么鬼?真以为他夜莫深是好惹的?端走他的咖啡一声不吭就走了?

    啪!

    夜莫深愤怒地将文件合上,刚准备去看个究竟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脚步声。

    沈翘表情揣揣不安地端了一杯咖啡走进来,她不敢对夜莫深的目光。

    “你浪费了二十分钟的时间。”

    冰冷的声音响起,无情地抨击着她。

    沈翘咬住下唇,小声地接话:“可是你之前也没有给我限时啊。”

    “你!”夜莫深话语一噎,怒极冷笑:“看来你很有理?”

    算了,沈翘不跟他逞口舌之快,将泡好的咖啡推到他面前:“你试试……”

    咖啡推动,浓郁的香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萦绕在办公室里。

    闻到这股浓郁的香气,夜莫深眸色一动,眼睛眯成一条直线。

    “我知道我泡的可能不如你的好,但我真的尽力了。”沈翘见他坐着没动,便主动将咖啡端起来到他面前在。

    夜莫深本来不打算搭理她,见她眼神期待,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

    那副样子,就像一只被遗弃的宠物。

    莫名的,夜莫深伸手接过。

    抿了一口,夜莫深眼中泛起危险。

    沈翘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骤然改变,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眼神带怯地望着他。

    “躲什么?”夜莫深挑眉,不悦地盯着她:“怕我会把咖啡泼到你身上?”

    沈翘抿了抿唇。

    好像一不小心就被他猜中心思了。

    夜莫深又抿了一口咖啡,然后将杯子递给她,沈翘赶紧上前去接,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怎,怎么样?”

    夜莫深眼神别扭地望向别处,冷声道:“勉强过关。”

    听言,沈翘心中一喜,脸上也跟着露出笑意:“真的吗?那我可以留下来了?”

    这轻快的声音……

    夜莫深睨了她一眼,自从她到夜家的第一天开始,她脸上的表情就一直怯怯的,明显可以看得出来她很战战兢兢在夜家生活。今天却突然露出了笑容,漂亮白皙的脸蛋一旦挂上了笑意,使得那双冷眸也跟着明媚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慢慢潜入了夜莫深的内心,使他莫名烦躁起来。

    他拉了拉胸前的领带,冷哼道:“我有说你可以留下了?孩子的事情你怎么打算?”

    夜莫深主动提起孩子的事,沈翘脸色白了几分,手指无声地收紧。

    “不吭声?看来你是打算留下了?”

    沈翘倏地抬眸看向他:“你一定要这么残忍吗?他是无辜的!”

    “嗤~”夜莫深嗤笑出声,眸子里多了几分戾气:“他无辜,你也无辜吗?如果他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个心机深沉,擅长算计,并且还爱慕虚荣的女人,我看他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无情的话语直击沈翘心底,令她脸色发青。

    “你……”

    太过分了!

    “反正从我代替沈月嫁到夜家的那一天起,你就给我贴上了这样心机深沉,爱慕虚荣的标签,对吗?”

    “错,还差一个。”

    “什么?”沈翘瞪大眼睛。

    “不知羞耻,水性杨花。”

    沈翘几乎要把下唇咬破。

    “总之,他真的是无辜的,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沈翘感觉脑袋都抬不起来,她无法向面前这个男人说出真相,她只能凭一己之力去请求他!

    请求他放过自己肚子里这个孩子。

    夜莫深像看死人一样地看着她,薄唇动都懒得动。

    “两天后,如果孩子还在,那我会亲自动手。”

    ……

    一转眼,就到了两天后。

    沈翘没有去医院打掉孩子,因为韩雪幽找过她,让她先稳住夜莫深,她那边给自己找医生,看有没有办法不伤身体流产。

    可是在沈翘的心里,她根本就没想打掉这个孩子。

    她想留下他!

    韩雪幽听了她的想法以后,直接说她疯了。

    沈翘冷静得要命:“我没疯,我想留下他,这是我肚子孕育出来的生命!”

    “可是孩子生下来根本没有爸爸,你真的疯了吗?再说了,夜家会让你生这个孩子吗?夜家,可是名交门望族。”

    是啊,这的确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沈翘捂住小腹,眼神悠远而悲戚。

    “我自己会想办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