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约定的时间到了

约定的时间到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暂时还不敢回夜家,在韩雪幽这里磨蹭到晚上才回去。

    她来的路上还在想,她呆会就先洗澡,然后钻进被子里睡觉,电灯一关,夜莫深估计不会专门把她从被子里给拎出来吧。

    只是沈翘没想到夜莫深居然提前回来了。

    进门的时候,夜莫深刚洗漱完毕,萧肃站在他身后用干毛巾替他擦拭着头发,见沈翘回来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无视她很彻底。

    这样也很好,沈翘在心里想道,然后转身朝角落里走去,她找了换洗的衣服去了浴室。

    沈翘磨了很久都没有从浴室里出来,她怕出来就要面对夜莫深。

    叩叩——

    沈翘正思索着,外面传来夜莫深冰冷的声音。

    “洗手间是你的?还要在里面霸占多久?”

    听言,沈翘吓了一跳,差点摔倒,幸好她提前扶住了墙。

    “马上出来。”沈翘关掉淋湿,快速拧干毛巾擦身体,然后匆匆地穿上衣服。

    她想当缩头乌龟,可是夜莫深不让,所以出来的时候,沈翘的头发还是湿的,乱糟糟地纠成一团披在肩上,上面的水份直接渗透到衣服里,将她刚换上的衣服又打湿了。

    “你,你要用吗?我好了。”

    说完,沈翘小心翼翼地绕着他走开。

    啪!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却陡然间被夜莫深抓住了手腕。

    沈翘条件反射地瞪大美眸,垂下眼帘去盯着他的手,紧张到结巴:“干干嘛?”

    “呵。”夜莫深另一只手转动着轮椅,面向着她:“约定的时间到了,二婚女。”

    他声音平静,却带着冷厉。

    眸色深沉如夜,危险得如同蛰伏的野兽。

    沈翘不擅长说谎,所以根本不敢看对方的眼睛,她别开眼睛,小声地道:“我知道,我已经把孩子打掉了。”

    是的。

    她脑子笨。

    没想到什么好的计谋。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夜莫深接受这个孩子。

    因为这个孩子的来历,她自己都尚且不知,但她知道那是一条在她肚子里,跟她连成一体的生命孕育起来了。

    她如果轻易将他抛弃,那她岂不是杀人凶手吗?

    “是吗?”夜莫深冷笑一声,语调微扬。

    沈翘立即紧张得睫毛轻颤,声音更低了几分:“我我我我我真的打了……”

    说完,沈翘颤抖着双手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单子递给夜莫深:“这是流产证明,你看看。”

    夜莫深没有接。

    空气中流窜着不安的气息。

    沈翘的脑袋直线下垂,没擦过的头发还在滴滴答答地朝下滴着透明水珠。

    “是真的。”沈翘又追说了一句,可是语气听起来明显底气不足。

    夜莫深冷嗤一声,蓦然将她手中的单子拿过来,“谁胆子这么大,居然陪着你一起造假,一张假证明,也想骗过我夜莫深的眼睛?”

    流产证明被揉成团,扔到了沈翘的脚边。

    沈翘猛地抬起头来,纤瘦的身形颤了一下,她苍白的嘴唇哆嗦着,“你……”

    手腕上的力道陡然加重,沈翘感觉自己的手腕几乎要被他折断,她吃痛地皱起秀眉,却是紧紧地咬住下唇,没吭声。

    “呵,我早就猜到你这女人不老实。”夜莫深手上一个用力,将她拽进怀里,没有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将一个小透明的袋子放到她手里。

    沈翘低头,瞧见袋子里装着一枚白色药片。

    想到什么,她的脸色苍白起来,颤抖着双手想将药片给扔掉,却被夜莫深扣得更紧。

    “我夜莫深生平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女人,自私却还装无辜地破坏别人家庭,怀着别人的孩子嫁进来,打着不纯善的目的,还想安然无恙?”

    他亲手将袋子剥开,笑容突然变得邪魅嗜血。

    “不是想留在夜家吗?乖,把这颗药乖乖吞了,我就让你留在这里当少奶奶。”

    不用想,沈翘都知道那是什么药。她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惨白透明,娇小的身子他的禁锢之下颤抖得特别厉害。

    “不,我不要!夜莫深,你相信我吧,那张证明不是假的,孩子我真的打掉了,你信我,信我好吗?”

    夜莫深眼神冷得没有温度,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就捏住她的下鄂,迫使她张开嘴唇,另一只手就直接将药片无情地塞进她的嘴里。

    整个过程沈翘都是反抗的,可是男女力量相差太过悬殊,她在夜莫深的禁锢之下居然一动都不能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将药片塞进自己嘴里。

    药片特有的味道沾舌即化了一些,那苦闷的味道直击沈翘的心灵,胃又开始翻滚。

    “放放开……”

    “吞下去。”夜莫深无情地按着她,试图将她嘴里的药片给推进去,那眼神那表情,就像一个复活的尸体,没有任何感情地做着这件事。

    沈翘终于忍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呕吐的声音。

    夜莫深蹙起眉。

    见她真有吐的趋势,夜莫深松开手。

    下一秒,沈翘如离弦之箭,猛地冲了出去。

    夜莫深看到那抹娇小的身影冲进了浴室,趴在洗手台上吐着,俊脸隐隐泛青,眼中的戾气加重了几分。

    沈翘趴在洗手台上吐得昏天暗地,嘴里那股药片的苦味久久不散,不断地冲击着她的味蕾,让她吐了又吐。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药片也被她吐出来了,没有吃进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翘才恢复原状,但身体已经累到虚脱,她勉强将洗手间收拾干净,然后身体瘫软地坐在马桶上。

    刚明明洗过澡,可这会儿额头和脖颈处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

    肚子好痛……

    沈翘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小腹。

    她记得,药片是吐了出来的,可肚子怎么会痛?难道是不知不觉中吃了一些进去产生了影响?

    思及此,沈翘眼神慌乱起来。

    脸色白得跟鬼一样的她从马桶上站起来,跌跌撞撞捂着小腹往外走。

    夜莫深抿着薄唇,“去哪?”

    沈翘不答,倔强地往外走。

    “站住!”夜莫深喝了一声,倒还真把沈翘给喝住了,娇小的身影停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却突然直径往旁边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