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我说放下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夜莫深并没有放在心上,还以为她是在装模作样,便冷笑一声。

    “装可怜这套我不吃。”

    倒在地上的娇小身影一动不动。

    夜莫深挑了挑眉。

    “戏演够了吧?”

    人依旧动都没动一下,夜莫深微微眯起猜长的眼眸,然后转动着轮椅上前。

    这才看到沈翘脸色苍白如纸,就连嘴唇也失去了血色。

    刹时,夜莫深的心好像被揪住。

    二十分钟后,医院的走廊上。

    夜莫深脸色阴沉地坐在轮椅上,眸光冰冷地望着萧肃忙前忙后,忙完才朝他走来。

    “她怎么了?”夜莫深语气不善。

    萧肃撇了撇嘴,“医生说气血虚,再加上生病,心力交瘁,所以动了点胎气,就这样。”

    听言,夜莫深挑了挑眉,片刻后不屑地冷笑了一声:“装可怜吗?随随便便就动胎气?”

    萧肃:“……夜少,沈小姐的脸色确实很不好,而且这是医院的诊断。”

    夜莫深眼神如凌厉的刀子落在萧肃脸上,萧肃立即轻咳一声:“有可能是诊断错误,那夜少打算怎么办?”

    夜莫深想起之前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喂她吃下的药片也被她全吐出来了,眸光渐渐冷漠下去:“联系医生,给她做人流手术。”

    听言,萧肃忍不住瞪大眼睛,“夜,夜少?”

    “她以为装病就可以留住那个野种了吗?”

    “呃,沈小姐还没有把孩子打掉?”

    萧肃摸了摸脑袋:“那确实挺过分的,她现在可是您的妻子,如果让这个孩子存在的话,那不就是给夜少您戴绿帽子吗?”

    说到这里,萧肃便开始幻想起夜莫深脸色铁青,头顶上却绿油油的样子,忍俊不禁。

    “想死吗?”森寒的声音如一盆冷水将萧肃泼醒,他猛地回过神来,点头:“那我去联系一下医生。”

    萧肃很快离开了,夜莫深转动着轮椅朝病房而去,轮子安静无声地滑进白色的病房。

    鼻间尽是消毒水的味道,那个女人娇小纤瘦的身影躺在病床上,双手规整地平放于胸前,漂亮的脸蛋上表情安详,除了那苍白的脸色和唇色以外,并看不出她生病了,更像是睡着了。

    明明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昏迷了居然是这副模样。

    轮子慢慢靠病床边靠近。

    夜莫深墨色的眼眸紧攫着她。

    是装的吧?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在这种时候就昏倒,以为这样就会让她留下这个野种么?

    夜莫深看得出神,沈翘的睫毛轻颤了颤,缓缓地睁开眼睛。

    初醒的眼眸带着薄雾,缓缓清晰,薄雾渐渐散去,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致。

    是一谭清冷又干净的泉水,这片泉水宁静,如同漫画家笔下那用色彩描绘出来的泉面。

    雅致,幽深,入心扉。

    夜莫深怔住。

    下一秒,似有石子投进了泉面,荡起一阵阵涟漪。

    看到夜莫深,沈翘害怕地坐起身来,娇小的身子往角落里缩去,看他的眼神布满了惶恐。

    夜莫深眯起眼睛,咬牙切齿:“我是魔鬼吗?”

    你比魔鬼还可怕。

    沈翘在心里默默地想,但她垂下眼帘,不敢跟他对视。

    “求你,让我留下他吧。”

    片刻后,沈翘小声地央求道。

    她的声线低低的,像是一只动物临死前发出的哀鸣,力量不大,但却是一下子就顺着血液进入了夜莫深心里。

    “一个野种就想劝服我?”

    沈翘不说话,只是咬紧下唇。

    “留在夜家和留住他,只能选一个。”

    沈翘抬头,眸子无措地望着他,明显她没有想到对策,很着急很无助。

    二人就这样对视着,走廊上传来脚步声,萧肃带着医院出现在病房里。

    “随医生,到了。”

    沈翘望着这突然出现的两人,黑白分明的眼眸闪过疑惑。

    这是要干什么?

    对上夜莫深冰冷的眼眸,沈翘一下子明白过来。

    “沈小姐是吗?做人流?”

    “不!”沈翘大声拒绝,娇小的身子缩到角落里,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得悲然起来,拒绝别人靠近。

    “沈小姐,顺从的话不会有痛苦,要不然……”萧肃话音刚落,外面就出来两三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明显就是做好了打算。

    她不顺从,就要强行抓她过去。

    可那又怎么样?她还是不会答应!

    “你们休想!”沈翘咬住下唇,恶狠狠地瞪着那几个男人:“别过来!”

    萧肃看她的样子,无奈地摇头:“把她抓起来。”

    “是!”

    几个人上前朝沈翘走去,沈翘早就做好了准备,在他们过来以后就对着他们拳打脚踢。

    沈翘像个疯女人一样,她忘了自己先前刚昏倒,这会儿一激动,眼前又是一阵阵漆黑袭来,很快失去意识,身子无力地倒在病床上。

    “夜少,她……好像又昏倒了。”

    夜莫深已经在旁边看了半天戏了,见此冷笑一声:“同样的伎俩用第二次就愚蠢了,把她带走吧。”

    萧肃点头,指挥那几个人把沈翘带走。

    沈翘娇柔的身子被人抬起来,没有任何反抗,一头柔顺的长发散乱下来,衣领也跟着歪了一边,露出白嫩润泽的小肩膀。

    只是一眼,夜莫深便觉得眼睛刺了一下,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声音已经先出去了。

    “放开她。”

    几个手下一震,刚才说话的人是夜少么?

    “耳聋了?”

    几个人反应过来,快速将沈翘放了回去。

    萧肃是没反应过来,只好问:“夜少,怎么了?”

    夜莫深转动着轮子过去,到她面前停下,伸手将她因挣扎而开了的纽扣扣好,片刻后才意识到他自己在做什么。

    众人一脸奇怪地看着他,似乎他在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

    夜莫深反应过来,将手缩了回去,笑容嗜血。

    “再怎么样她都是我夜莫深的女人,如果让我知道你们看到了不该看的和碰了不该碰的,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几个男人瞬间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我们知道了夜少。”

    话落,夜莫深感觉自己的衣领被人扯了一下,回眸便看到沈翘躺在那里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表情可怜兮兮的,像一只被抛弃的小动物。

    她声音弱弱的,央求着道:“夜莫深,留下他好不好?”

    说完,她又昏了过去,拽着他衣角的手也跟着垂落。

    病房里静悄悄的,夜莫深坐着没动,深邃的眸子落在那张俏白的脸蛋上面。

    良久,萧肃眼神不定地望着沈翘,舔了舔下唇:“夜少,要不……不做流产手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