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不许你这样说他!

不许你这样说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那双大手温暖又有力量,稳稳当当地托住了沈翘往旁边倒的身子。

    周围似乎安静了一会儿,沈翘脸色苍白得可怕,眼前一点点的恢复明亮。

    笔直又紧实的双腿优先闯入她的视线,沈翘的目光渐渐往上,才瞧清楚了托住她的那人。

    男人的眼眸深邃,眉眼中藏着冰冷与锐利,一张如刀削般的薄唇紧紧抿着,周身散发着阴戾之气。尽管他坐在轮椅上面,可身上那股与生自来的气势还是强势地朝旁边的人撞去。

    众人被这股气势压得往后退了两步,面色诧然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他是谁?!

    沈翘没什么力气,被托住半天还坐在那里,抬头呆呆地望着夜莫深。

    “你……你没走?”

    她还以为,他觉得自己穿衣服太难看了,所以走掉了,谁知道他居然还在这里?

    “还不起来?”黑如点漆的眼眸攫紧她,夜莫深压低声音质问了一句。

    听言,沈翘才回过神来,想要顺着他的手势站起身,然而起身的时候发现裙子裂了一大声,裙子的下摆又是重工锈好的,蛮有重量的,站起来裙子就会顺着滑落。

    “不,不行。”

    夜莫深蹙起眉,眼眸不悦地盯着她。

    沈翘咬住下唇,难堪地开口:“裙,裙子会掉,会走光的。”

    夜莫深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打量着她。

    沈翘觉得自己真的没什么用,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这么丢脸?夜莫深会不会不管她了?直接离开?

    正思索着,一件外套盖到了她身上,惊得沈翘倏地抬起头,一双仓皇受惊的眼眸就这样无意识地撞进了夜莫深的眼底。

    “你……”

    “还不起来?”

    沈翘只好赶紧拉好身上的西装外套,然后借着夜莫深的手劲站起身。

    他的手宽厚而温暖,温度沿着掌心通过血液传递到了沈翘身上,强势地钻进她的心房,沈翘站起身以后,夜莫深便神色冷漠地收回了手,沈翘顿时就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

    身上的外套带着男性强烈的气息笼罩着她,原本还很紧张担心的沈翘,这在一刻却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了依靠。

    这么多年,第一次尝试到被保护的感觉。

    “谁把她推倒的?”

    夜莫深的声音,冷厉得就像深山里划过青石的水,清冷,薄凉。

    店员那边已经打完了电话,这会儿看到眼前的局势忽然扭转,有些后怕地瞪大了眼睛。先前她对沈翘态度还行是因为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看上去不好招惹,可是刚才出来以后她明明看过的,那个男人不见了,她还以为男人是觉得沈翘没救了,所以直接丢下她离开了。

    这会儿又出现了,是怎么一回事?

    店员眼珠子转了转,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不敢作声。

    “我再问一次,谁把她推倒的?”

    这一次,夜莫深声音里的森寒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扑面而来,吃瓜群众们一惊。

    这个男人明明就坐在轮椅上,怎么会有如此强的气势?让人不寒而颤。

    刚才指控过沈翘的某个吃瓜群众见状,生怕被殃及池鱼,赶紧指着店员开口道:“不关我们的事啊,是这位店员大声指控,所以我们过来围观而已。”

    “对啊对啊,这位店员说这位小姐故意弄坏了裙子,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店员,这会儿已经怂得不行了,根本不敢出来说话,被其他人推出来以后,她才慌乱地摆着手道:“不是的,这位先生,是这位小姐她自己不小心撞到,然后摔倒把衣服弄坏的,不关我的事。”

    沈翘听言垂下眼帘,的确是她自己不小心摔倒把裙子弄坏的,怪不得别人。

    “是吗?”夜莫深不屑地冷笑一声,声音提高了几分:“真的是她自己摔的?”

    店员被他身上的冷气压吓得直哆嗦,嘴唇动了动,不敢说话了。

    见局势扭转,施琴宝心里有些不服气,怎么就变成这样了?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是谁?一个瘸子而已,都在妄想什么?

    思及此,施琴宝忍不住出声道:“沈翘,你自己摔倒了把东西弄坏了,现在有人跑出来替你撑腰,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随便把责任推给别人了吗?怪不得林江不要你,原来你不仅虚荣心重,还这么没有责任心啊?”

    话落,夜莫深捕捉到了什么信息,眼神猛地一冽,扫向施琴宝这边。

    搂着施琴宝的林江感觉自己周身的气压冷了下来,抬头就对上了那个男人的眼睛。男人锐利的眼神和眼底的暗影让林江微微心惊,搂着施琴宝的手便紧了几分,小声道:“宝儿,要不我们先走了,别管他们了。”

    “不行啊。”施琴宝挽住他的胳膊,嘟起红唇撒娇道:“林江,要是我们直接走的话,不就没有人替那个店员声张正义了嘛?明明就不是她的错,是沈翘她自己把裙子弄坏的,那条裙子可是三十万块钱啊,沈翘和那个男人肯定是不想承担责任。”

    自从林江中了五百万彩票以后,施琴宝一直觉得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她们是有钱人!

    施琴宝眼界儿小,再加上她是孕妇,顶着个大肚子走到哪儿都有人让着她,她已经开始慢慢膨胀,再加上现在林江有钱了,又甩掉了原配将她扶上正室,施琴宝可以说是越发膨胀了。

    说到这里,施琴宝看向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轻哼一声:“看你坐在轮椅上,肯定连工作都没有吧?我告诉你,这条裙子可不是普通裙子,价值三十万。想替她出头,也得掂量一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说完,施琴宝叹了一口气:“这年头,是什么人都能到这个店里来的吗?真以为装一下自己就是有钱人了吗?也不看看自己的口袋,沈翘啊沈翘,我还以为你离了林江以后找到多好的男人呢,原来不过是坐在轮椅上的一个瘸子而已啊,你的眼光,未免也太差了吧?”

    夜莫深最讨厌别人说他是残废。

    这个话题在夜家就是禁忌,没有人敢说。

    可却被施琴宝这样堂而皇之地说出来了!

    夜莫深眸底汹涌,身后的萧肃知道他怒气发作了,刚想上前阻止……

    “不许你这样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