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的尊严值几个钱?

你的尊严值几个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嗤,幕天席地才更有情调,不过想必夜少也理解不了。”

    话落,陆寻常的目光落在夜莫深的腿上。

    萧肃眉毛挑了挑,刚想发火。

    夜莫深脸色如常,冷声答道:“的确无法理解,就算要玩,我也只会玩干净的女人。二手的,吃不下。”

    躲在树叶后面的沈翘:“……”

    尼玛,他是知道她在这里吗?所以故意说这些话来中伤她?

    陆寻常也没有被夜莫深的话激怒,反而勾起唇笑了笑:“其实我很想知道,夜少有吃的能力嘛?还论二手不二手?”

    萧肃咬牙切齿:“你想菊花不保吗?”

    陆寻常:“???”

    “问这种问题,我还以为你想菊花不保,要不然你怎么会对我们夜少提问?”

    纳尼?陆寻常一脸懵逼,他只是想嘲讽夜莫深残废,而且无能而已啊,什么时候想表示自己想被那啥了么?这个助理,真的讨厌!

    沈翘更是无语,没想到萧肃的思想居然如此之腐!

    “夜少助理这番话,实在是耐人寻味~”陆寻常怔了片刻后回过神来,开始反击。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

    这会儿轮到萧肃被噎了一下。

    陆寻常已经将目光移至夜莫深脸上了,“要是早知道夜少会来参加宴会,我应该先去拜访你的。”

    夜莫深目光沉静冷漠:“拜访倒是不必。”

    沈翘远远听着,此得漆黑,她今天晚上穿的又是裙子,刚才在这里站了一会儿已经吸引了不少蚊子,这会儿小腿被蚊子叮得发痒,没一会儿她就忍不住想伸手去抓。

    可是抓的话就得弯腰,弯腰就会发出声响。

    发出声响就会被人发现。

    经此一推敲,沈翘完全不敢弯腰动作,只能强行忍耐着。

    可是后来痒得实在受不了,她只能弯下腰身去抓一下,正好碰到了叶子,发出了声响。

    陆寻常唇边的笑意隐去,朝她的方向走了两步:“是谁在那?”

    沈翘吓得不敢动弹。

    夜莫深眼神旧冰冷:“风吹而已,陆总没必要如此大惊小怪吧?”

    听言,陆寻常的步子顿住:“究竟是风吹,还是夜少有心想护之人呢?”

    夜莫深不说话,但那双眸子沉静,身上多了一股戾气。

    “能让夜少相护之人,我陆寻常倒是真的挺感兴趣。”

    二人对峙着,终究是夜莫深,身上的气场压得陆寻常冷笑出声,片刻后陆寻常勾起唇:“早就听说夜少不简单,如今见了果真非同凡响,我还要去找小美人约会,就不奉陪了。”

    “自便。”

    陆寻常离开以后,沈翘保持原本那个姿势都快要爆炸了,陆寻常走了,接下来就等夜莫深离开了。

    可是沈翘等了好一会儿,夜莫深根本就没有要离开的趋势。

    又等了一会儿,沈翘快坚持不住的时候,终于听到夜莫深道。

    “还打算在那里装鸵鸟?”

    听言,沈翘心中一惊,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什么人?”萧肃瞪大眼睛,冲过来才看到了沈翘,“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翘动作已经僵得不行了,索性靠着树坐着,手中的杯子放在树叶上面,她轻揉着自己被蚊子咬得不成样子的小腿,无奈地看了萧肃一眼。

    萧肃恍然大悟:“原来刚才陆寻常说的人是你啊?”

    夜莫深推着轮椅过来,居高临下地盯着坐在地上的她,“起来。”

    沈翘难受死了,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站了起来。

    “我让你找陆总,你过来看限制级?”

    什么?沈翘瞪大眼睛,白皙的脸颊倏地一红,他居然知道,那岂不是代表他之前也在旁边看了半天?

    想到这里,沈翘下意识地就开口:“你……你也在旁边看了?”

    夜莫深眯起眼睛:“所以这是承认了?”

    听言,沈翘才回过神来,赶紧摆手:“没有没有,我不是故意要偷看的,只是我找到他的时候,正好就……我怕被他发现,所以我就在大树后面躲了一会儿,我根本就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

    大胆!

    在人来人往的宴会厅外面就那啥了。

    “是没想到还是根本故意的,你会不事先了解他的情况和为人?还是说……”夜莫深的眼神骤然变厉,声音冷峻:“觉得陆寻常是你瞄准的下一个目标了?”

    听到这里,沈翘总算是明白夜莫深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不就是说她水性杨花,看到男人就想勾引吗?而陆寻常无论是人还是家世哪方面都好,所以夜莫深认为他已经被沈翘锁定目标。

    想通的那一瞬间,沈翘的脸由红转白,嘴唇一下子无血色起来。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但你别这么侮辱人吧?我沈翘也是有尊严的!”

    “是吗?你的尊严,值几个钱?”

    夜莫深毫不留情地将她的尊严踩在脚底下。

    沈翘瞪大眼睛。

    实在难以置信,这个男人居然如此恶劣,在她的面前说尽了嘲讽奚落她的话,可是他又能在人前帮她遮风挡雨,给足她面子。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想到之前的事情,沈翘决定忍下去,咬住下唇没说话。

    “萧肃,我们走。”夜莫深冷声吩咐,萧肃点头上前推着夜莫深离开。

    沈翘见他们要走了,便也迈步跟上去。

    “别跟着我。”

    一句话,成功让沈翘停住了脚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夜莫深从自己的面前离开。

    片刻后,沈翘才追上去,正好看到夜莫深的车子扬长而去。

    好吧,她又被丢下了。

    沈翘有点想哭,但又有点想笑。

    想哭的是,她可能又要走回去了,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带钱包,手机里也没有多余的钱。

    一个人混到她这种地步,实在是太失败了吧?

    想到这里,沈翘咬住下唇,倔强地抬起头望着满片闪耀的星空,眼睛里湿湿的,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了!

    “沈翘,不许哭,不过是一件小事,以后你要面对的……更多!”

    哧。

    突然,一辆蓝色的宾利在她面前停下。

    车窗摇下,露出了陆寻常英俊的眉眼。

    “上车吗?我捎你一程?”

    看到陆寻常,沈翘便想起了之前在宴会大厅外撞见的那一幕,她眼神有些闪躲,“不,不用了。”

    陆寻常的眸中却出现了一抹玩味的笑意。

    “真的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