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自乱阵脚

自乱阵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步子飞快地冲出房间,连鞋子都没穿,就找到了刚才那个女佣。“你好。”

    面对女佣,沈翘的态度始终有些怯怯的,因为她知道夜家的女佣都看不起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扣子要回来。

    本来就已经做好准备会被女佣损一顿的沈翘,却没想到女佣在看到她之后,脸色一变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尊敬地喊了她一声:“二少奶奶。”

    沈翘一愣,这是怎么回事?

    “二少奶奶,您找我?”

    沈翘顿了顿,然后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这情绪的转变是怎么回事,不过目前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提找回那枚扣子。

    思及此,沈翘便开口询问:“我刚才看你打扫房间,你有没有捡到一枚扣子?”

    听言,女佣一下子反应过来:“少奶奶是要找那枚金色的扣子?我还以为那是二少的呢。”

    “不是!”沈翘激烈地反应了一下:“那是我的,扣子呢?”

    “呃……”女佣微微色变,唇瓣张了张道:“二少奶奶对不起,扣子我以为是二少的,所以……我让小雨帮我去问问了。”

    沈翘一听,心脏差点吓得从喉咙口跳出来,她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夜莫深不是还没回来吗?你们去哪里问?”

    “是这样二少奶奶,因为我马上要下班了,晚上是小雨值班,所以我把扣子交到她手里,让她等晚上夜少回来的时候替我问问。二少奶奶,那个扣子要是您的,我去替您拿回来吧。”

    沈翘心里烦得要命,她是真的担心那个叫小雨的女佣会拿扣子去直接找夜莫深,所以还是决定自己去比较放心。

    “不用了,你告诉我小雨在哪里,我亲自去吧。”

    女佣见她脸色凝重,便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我带您过去吧少奶奶。”

    “好。”

    在女佣的带领下,沈翘得知小雨居然出去了。

    得知小雨出去的时候,沈翘的脸色更难看了,女佣吓得不行,哆哆嗦嗦地开口:“二,二少奶奶,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枚扣子是您的,我要是知道是您的,我肯定就还给您了,绝对不会交给小雨!”

    “你明明跟我擦肩而过,我是他的枕边人,你却没有把扣子交给我,反而交给……”沈翘的确是生气的,因为当时她明明就是跟自己擦肩而过,知道她住在那儿,直接将扣子给她不行吗?

    沈翘真的忍不住想发火。

    “二少奶奶,那是个男人衣服的扣子啊,而且……是在二少的床底下发现的,我就下意识地认为那是二少的。”

    听言,沈翘眼皮一跳,是啊,她差点忘记了,那是一颗男性的扣子,她这么紧张的话会让人给看出端倪来的。想到这里,沈翘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低声道:“那是我给父亲买的西装掉的扣子,对我而言真的很重要,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联系一下小雨,帮我要回来?”

    女佣点头:“二少奶奶,我知道了,我帮您联系一下。”

    之后她就去打电话了,剩下沈翘一个人站在原地。

    她虽然心里还是很着急,可是明面上却不敢再表现出来了。

    等了将近两分钟的时间,女佣打完电话回来:“小雨出去采购了,二少奶奶先回房间吧,她大概要一个小时以后才回来,我晚点让她给少奶奶送过去。”

    一个小时?这怎么可以?一个小时以后夜莫深也回来了,还让小雨送过去,那不是会让他发现吗?沈翘想了想,轻声问道:“那个……她扣子带在身上吗?”

    “嗯。”

    真是糟糕。

    “二少奶奶,我理解您的心情,我在这里亲自等吧,等小雨回来我把扣子拿回来,我到时候亲自给您送过去好吗?”

    没有办法,沈翘咬住下唇点头:“我一个小时以后来找你。”

    回到房间以后,沈翘忍不住给韩雪幽发了个信息,韩雪幽立即打了电话过来询问顾清歌始末,知道以后忍不住骂了她一句:“你真是蠢死了你,那两个女佣可是夜家的人,你表现得那么异常,她们肯定会起疑心的。”

    沈翘咬住下唇:“我刚开始也是有点慌了,所以镇定不下来!”

    “你慌什么?再怎么说你也是夜家的二少奶奶,斥责她们几句,真强硬起来她们也不敢拿你怎么样,你这样自乱阵脚,只会让人看出端倪。”

    韩雪幽在那边叹了一口气:“为了做最坏打算,我必须在那个女佣回来之前把扣子拿到,把你知道的消息都告诉我一下。”

    沈翘:“可能吗?我知道的信息并不多。”

    “你不要小看韩家,我哥的能力足够的,你等我消息。”

    挂断电话之后,沈翘捏着手机坐在床上发呆。

    等了一会儿,夜莫深回来了,萧肃推着他进来,沈翘大概是作贼心虚,一看到夜莫深就刷地站起身来,然后局促不安地看着他。

    沈翘是个喜形于色的人,什么都表现在脸上,藏不住心事。

    这一点相处的日子里夜莫深也发现了,见她起身紧张地盯着自己,还紧紧地捏着手机,眼神闪躲,一看就做了什么亏心事。

    夜莫深目光微动,“你先回去吧。”

    萧肃顿了顿,然后朝沈翘看过去,“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夜少再给我打电话。”

    沈翘最怕的就是跟夜莫深同处在一个屋檐下,面对夜莫深那森冷具有穿透性的目光,她总是不知该如何自处,手也不知道该放哪里。

    手机震动了一下,明显有信息进来了,可是沈翘却站在那里一动未动。

    夜莫深转动着轮椅,缓缓朝她靠近。

    沈翘捏紧了手机,下意识地瞪大眼睛。

    直到夜莫深靠近,沈翘往后退了两步,结果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心虚?做了什么亏心事?”

    “没,没有。”沈翘摇头:“你刚回来肯定累了吧?我去给你倒水。”

    说完沈翘起身就要从他身边经过,却被夜莫深叫住。

    “早上离开公司你到底干什么去了,现在说的话还来得及。”

    听言,沈翘的步子顿立在原地,垂下眼帘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

    原来他是在怀疑这件事情,所以没有怀疑到另一个点上去么?

    如果……她拿这件事情来做挡箭牌的话,那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