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夹在中间难做人

夹在中间难做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我真的只是有点事出去了而已。”到紧要关头,沈翘才告诉自己不能说!那是夜老爷子的吩咐,如果她说了就等于把夜老爷子卖了,这会让他们爷孙俩的关系变得更加糟糕。

    思及此,沈翘抿了抿唇,否认。

    “呵。”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盯着她:“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

    他的声音冰冷无情,带着巨大的震慑,沈翘咬紧下唇:“真的只是出去买了点东西而已,再说了,一个月的工资已经被扣完了,我也没有任何异议,夜少就没有必要知道我去做什么了吧?”

    夜莫深一顿,狭长的眼睛危险地盯着她:“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次。”

    沈翘抓着手机往外边退,一边退一边道:“我不要!”

    夜莫深蹙起眉:“去哪儿?”

    “离你远点!”

    说完,沈翘转身就往外跑。

    她迅速跑出了房间,准备去找先前那个女佣,一边走一边回头,见夜莫深没有追上来,沈翘才松了口气,然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韩雪幽发来的信息。

    韩雪幽:已经出发了么么哒,等我好消息。

    看来雪幽应该是势在必得的,沈翘觉得应该不用那么担心了。

    她在外头呆了好一会儿,一直在等韩雪幽的电话。

    等了许久,韩雪幽才给她打来电话,“搞定了,你可以安心啦。”

    沈翘有些激动,小声地问道:“东西已经拿到了吗?”

    “拿到了,在我手上,要拍个照片给你看吗?”

    “不用了,你拿到就行,不过……你们是怎么做的?会不会被发现?”

    “放心啦,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翘翘,你就安心去休息吧,对了,到时候别人问你的时候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就先这样了,我还有事先挂了么么哒!”

    说完,韩雪幽吧哒一声挂断了电话,沈翘站在原地还有些懵,雪幽做事一向稳妥,她觉得应该这件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吧?

    正思索着,之前那个打扫房间的女佣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二少奶奶。”

    看到她,沈翘将手机收起,面色镇定。

    “怎么了?”

    女佣的脸色慌得不行,咬住下唇:“二少奶奶,我……对不起!小雨她刚才告诉我,她不小心把您的扣子弄丢了。”

    听言,沈翘蹙起眉:“什么意思?扣子找不到了?”

    “她采购回来的路上不小心跟别人撞车了,东西都掉了,不过找回来了,就扣子没找到……”

    撞车……

    沈翘眼皮狠狠一跳,倏地上前了一步:“撞车了?那有没有受伤?”

    女佣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道:“没,没有,就是东西掉了而已,不严重。”

    听言,沈翘总算松了一口气。

    韩雪幽这个家伙真的是吓死她了,连撞车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真的够丧心病狂的!

    “二少奶奶,小雨没受伤,但是把您的扣子给弄丢了,怎么办呀……”女佣是没忘记之前那个离开的人,听说就是因为她把牛奶泼到二少奶奶的身上才会被解雇的,她临走时还说了沈翘一堆坏话,大家一猜就知道了。

    所以现在在女佣的眼里,这位新嫁进来的二少奶奶,已经很有威慑力了。

    “算了。”沈翘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才重新舒缓开来:“一个扣子而已,既然找不到,那就当我没见过它吧。”

    “可是……那颗扣子不是对您很重要吗?”

    “本来是挺重要的,可你们的安全也很重要,总不能为了一颗扣子就让你们怎么样吧?找不到就算了,只不过你们以后别再提这颗扣子,要不然……我可能又会想起来。”

    女佣听了连连点头,“放心吧二少奶奶,我肯定不会多提的,我也会跟小雨说的,二少奶奶您不跟我们计较真的太好了,谢谢!”

    “那我先走了。”

    第二天

    沈翘一大早就被叫去了夜老爷子的书房里。

    “昨天让你办的事情你办得怎么样了?”

    沈翘嘴唇动了动:“对方听到我是夜氏的人之后,就拒绝了谈话。”

    听言,夜老爷子皱起眉头:“搞什么鬼,陆寻常这个小鬼是不想跟夜氏合作了吗?”

    沈翘没答话,夜老爷子思索片刻:“一定是因为夜氏不想跟陆氏合作所以陆氏那边有意见了,沈月,你替我送礼给陆家那小鬼,告诉他,夜氏还没有完全轮到夜莫深做主。”

    听到这里,沈翘咬住下唇,没有说话。

    “听见了吗?”

    夜老爷子的声音陡然变厉,把沈翘吓了一大跳,猛地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知道了老爷子。”

    因为前车之鉴,所以今天沈翘不敢不请假就出去了,生怕再出去一次自己被扣多一个月的工资,到时候她就真的变成穷光蛋了。

    于是沈翘去办公室里找夜莫深批准。

    谁知道夜莫深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就冷声拒绝了她。

    “不行。”

    听言,沈翘有些不解:“不行?为什么?”

    夜莫深不理会,目光落在文件上,明显不打算回答她。

    沈翘咬住下唇往前走了两步:“夜少,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出去一会儿。”

    “我说了,不行。”

    “理由呢?”

    “出去!”

    “夜莫深!”

    砰!

    夜莫深怒了,放下手中的文件,手掌碰到桌面,碰撞出声响。

    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显得格外突兀。

    于是沈翘到了唇边的话就这样止住了,二人的视线在空间碰撞。

    最后,沈翘不得不妥协,转身出了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以后,沈翘气得不行,这爷孙俩真是要气死她了,夹在他们中间真是难做人。

    现在怎么办?沈翘苦恼得要命,听老爷子的送礼?可是她又没有多少积蓄了,人家又是陆氏的总裁,送的东西肯定拿不出手。

    不送,晚上回家又没法向老爷子交待。

    想到这里,沈翘头都要大了。

    想了又想,沈翘再一次起身去办公室。

    这次才刚敲门,里面就传来了夜莫深的怒吼。

    “滚!!”

    又一次失败告终!

    算了,没办法了,沈翘只好等下班以后再去陆氏集团碰碰运气了。

    打定主意之后,沈翘便没有再去打扰夜莫深。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沈翘收拾了东西迅速出了公司,然后坐公交车去陆氏集团,几乎是争分夺秒。

    “夜少,沈助理刚下班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