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她不过是一个外人

她不过是一个外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夜莫深笑容嗜血。

    “字面意思。”

    萧肃表情有些古怪,“夜少,真的要从源头解决?”

    “你以为我跟你开玩笑?”夜莫深目光凉凉地扫了他一眼,萧肃立即起了一背的鸡皮疙瘩:“我知道了。”

    然后将陆寻常给拖出去。

    “夜莫深!你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你敢动我老二,夜老爷子会废了你的!”

    萧肃只听夜莫深的命令,并不担心他搬出夜老爷子的名号,依旧目中无人地拖着他往外走。

    一旁的沈翘看得心惊肉跳的,忍不住朝夜莫深走近了两步:“那个……”

    “敢替他求情你就死定了!”

    沈翘到了唇边的话全部咽了回去。

    夜莫深的周身像是笼罩了一层黑色的烟雾,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暴戾不好惹,可是如果不说的话,那陆寻常可能真的会被那啥了。

    想到这里,沈翘上前推他的轮椅,小声地道:“他已经受到教训了,放过他吧。”

    夜莫深不说话,眸里的怒气像一个风暴圈,在慢慢地扩大。

    “如果真的废了他的话,那老爷子那边……不好交待,所以……”

    “笨女人,不是让你不要替他求情吗?”夜莫深扣住她细白的手腕,眼神冷冰冰地望着她。

    沈翘一顿,片刻后才动了动嘴唇:“我,不是在替他求情啊……我只是怕你跟老爷子的关系会因此恶化……”

    听言,夜莫深一顿,眯起眼眸。

    “担心我?”

    沈翘呆呆地点了点头。

    她的眼睛像冰谭一样,没有多余的情绪,更不是替陆寻常求情的模样。

    顿了片刻,夜莫深收回手,“推我回去。”

    “可是萧肃那边……”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沈翘还想再说什么,夜莫深却径自移动轮椅离开,明显沈翘再不跟上去他就懒得搭理她了。没有办法,沈翘就算再着急也不能放任夜莫深一个人离开,毕竟这是在外头,夜莫深没有跟在他的身边,他自己一个人不方便。

    想到这里,沈翘便快步跟上前去。

    她推着夜莫深的轮椅正准备要离开,服务员却颤抖着上前来:“这位小姐先生,请等一下。”

    沈翘只好停下:“怎么了?”

    “你们……损坏了店里的财物,得……得赔偿。”服务员见识到刚才的打战之后,这会儿对他们是理所应当的恐惧。

    夜莫深面不改色,冷声道:“店名记下,明天会有把新的送过来。”

    沈翘点头,迅速记下店的名字。

    服务员见夜莫深气场强大,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目送她们离开。

    沈翘推着夜莫深离开咖啡厅,在小石头路上走着,一边道:“夜少,您太乱来了,老爷子那边……”

    “左一句老爷子,右一句老爷子,怎么?他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念着他?”

    听言,沈翘的步子一顿,咬住下唇气愤道:“你少看不起人了!我是真的担心你们俩的关系会恶化。”

    “这是你该管的事吗?别忘了,这是夜家的家事,轮不到一个外人来管。”

    “……”

    沈翘面色变了几分,唇上的血色也慢慢褪去。

    是啊,她怎么忘记了?这是夜家的家务事,就算他们爷孙俩真的反目,那也不关她沈翘的事情啊。

    夜莫深要娶的女人叫沈月,而不是她沈翘。

    于夜家而言,她就是个外人,半年以后就要离开的。

    她操心这么多,实在是自作多情了。

    思及此,沈翘便没有再说话。

    一时之间,两人之间沉默下来。

    街道上行人路过的时候看到她们都会礼貌地让路,沈翘推着夜莫深走得很畅行。

    路过一家服务店的时候,夜莫深突然道:“停下。”

    沈翘只好停下,“怎么了?”

    夜莫深侧头望向里面,“买衣服。”

    听言,沈翘不由得拧起秀气的眉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要买衣服?”

    “推我进去。”

    沈翘气得不行,咬了咬牙还是推着夜莫深进了服装店里。

    扫了一眼四周,沈翘才发现这里是女性的服装店,他一个大男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买衣服送给自己的情人?

    沈翘猛地想起之前听说他在找什么人,依靠女人的第六感来说,那个人……应该是个女人。

    他要买女人的衣服,是找到那个人了吗?

    “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服务员快速上前打招呼。

    夜莫深抿着薄唇,脸色冷漠地道:“店里的衣服,适合她的都打包。”

    情绪低落的沈翘在听到这话以后猛地抬起头,愕然地望着夜莫深。

    “给我?”

    居然是给她买衣服,她还以为……

    夜莫深眼皮未曾抬一下,冷冽强大的气场令人退避三尺。

    服务员迟疑地看了沈翘一眼,见她身上的穿着,有些犹豫。可是看了看夜莫深的穿着以后,又决定还是听这个男人的,于是她迅速转身,然后去打包衣服。

    沈翘见那边真的忙活起来了,才知道慌:“等一下,不要……”她想追上去叫服务员不要打包的时候,却被夜莫深抓住了手腕,将她拉了回来。

    “干什么去?”

    “我不需要那么多衣服……”

    “又不花你的钱。”

    “我不要你替我花钱!”沈翘正色道,咬住下唇倔强地盯着夜莫深。

    本来他就已经很看不起她了,她要是再接受他给自己买的衣服,那她在他眼里不就更低贱了吗?想到这里,沈翘坚定地开口:“我沈翘虽然穷,可我也不需要别人替我花钱,衣服我自己会买,不需要你帮我!”

    “是吗?”夜莫深冷笑,目光落在她白皙的小脸上:“上班没几天就被扣光了一个月的工资,你拿什么买?”

    “我……”

    沈翘想了半天,无言以对,只能转过头握紧拳头:“反正我自己会想办法,不需要你帮我!”

    “不需要我帮你?呵,那陆寻常说我是个残废不能人道的时候,你为什么反应那么激烈?你是去找他道歉的不是吗?”

    沈翘瞬间挺直了腰杆。

    是啊,她的确是去找陆寻常道歉的,可是这变化也太大了,她没有想到陆寻常会说那样的话,她也一时气急就出手了。

    “当时没有想那么多,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