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醉酒(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男人的手刚被甩开,不死心地想要再贴上去的时候,就被人给揪住了衣领往后拖动。

    怎么回事?正思索间,男人感觉到周身的温度开始下降,如刀般凌厉的眼神落在他的身上,那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在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头,每个人都和这里融成一色,可是他却不同。

    仅仅只是坐在那里,眼神的流转之间无一不显露出他的矜贵,那幽深冷漠的眼眸和强大的气场自成一界,外界全都无法融入。

    “你想对她做什么呢?”萧肃揪着那男人的衣领质问了一句。

    “对不起!”男人反应过来之后立马道歉,尽管对方是坐在轮椅上,但身上的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而且身后这个男人揪住他的时候,他居然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这说明什么?

    出来混了这么久,他不是不识时务之人。

    “我不知道她有伴,对不起,请放我走。”

    夜莫深没说话,薄唇紧抿着,凌厉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

    “哪只手碰她了?”

    男人怔立在原地,额头冒出冷汗,夜莫深冷冽的目光就像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他的肩膀上,让他不自觉地卑躬屈膝起来,缓缓抬起了右手。

    “废掉。”

    平静的话语在这爆炸的音乐声中,仿佛一颗炸弹落了地。

    男人瞬间色变,牙齿哆嗦着:“我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碰她的,我不知道……这位先生,您高抬贵手!”

    话还没有说完,立马有几个穿着西装戴墨镜的男人上前来揪住他。

    男人何曾见过这样的场景,几乎吓得瘫软在地。

    然而这个时候,事情却发生了一点变化。

    刚才趴在吧台上没动的沈翘,这会儿突然站起身来,娇小的身形摇摇晃晃地往夜莫深的方向走。

    “你!”

    她走到了夜莫深的面前,伸出食指指着他。

    夜莫深表情不变,面色淡定地望着她。

    白皙的脸颊一片驼红,一双冷眸带着醉态,略显柔媚,红润的唇上还泛着酒泽,满头的青丝散下来柔软地披在双肩上,几乎要遮去大半张脸。这样的景象仿佛替素面朝天的她给上了妆一般,可又比上妆要自然舒服。

    夜莫深有些失神,几乎要被她那双娇媚的眸子给吸进去。

    “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沈翘指着夜莫深怒道。

    可是喝了酒的她,身体略瘫软,说话中气不足,反而带着女子撒娇的媚态。

    一旁的手下们看到这样的景象都惊得下巴快要掉了。

    这个女人居然敢当着夜莫深的面指着他的鼻子,质问他凭什么管她的事情?

    “说话啊!我在问你!”沈翘见他一直坐着不动,又往前走了一步,脚下却一个踉跄朝夜莫深的身上摔去。

    “夜少!”萧肃瞪大眼睛,紧张地唤了一声。

    夜莫深看着朝自己跌来的女人,只要他的手一动,就可以躲开。

    但躲开的结果就是她摔到冰冷又坚硬的地板上,不躲开她就会扑进他的怀里,当着这么多手下的面……

    砰!

    其他手下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他们没有看错吧?夜少居然……

    夜莫深是动手了,不过他是动手扶了她一下,沈翘摔过来的时候姿势不对,脑袋差点撞到他轮椅的扶手上面。

    眼看着就要磕上了,夜莫深的手动了一下,抓住了她的另一只胳膊,将她准确无误地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萧肃吁了一口气,幸好没撞上啊。

    瞧见那些手下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模样,萧肃在心里撇嘴,他连夜少调戏人家的画面都听到了,所以这一点……已经不足以让他大惊小怪了。

    沈翘柔软的脸颊就这样撞到了夜莫深坚硬的胸膛上面,被夜莫深带进怀里以后,她就没动静了,过了好一会儿才闷哼出声:“好痛……”

    听言,夜莫深眉头跳了跳。

    这个该死的女人,她就这样撞了过来,如果不是他扶了她一把,她现在已经破相了,她不感激他也就算了,居然还喊痛?

    “你怎么……这么硬啊?”话音刚落,沈翘又气愤地埋怨了一句,然后两只小手握成拳头砸向他的胸膛,“混蛋混蛋,害我摔疼了!”

    夜莫深:“……”

    众手下:“……”

    萧肃忍不住想扶额,这沈翘是喝醉了吧?

    平日里,她哪里敢这样对夜莫深啊?

    只是没有想到,这喝醉的沈翘居然跟之前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萧肃倒是觉得,这样的沈翘,比较……可爱?

    “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呢!”沈翘还在锤打他的胸膛,一边问一边打着,虽然没有花什么力气,对于夜莫深来说也无痛关痒,可是很掉面子。

    夜莫深扣住她细白的手腕,冷声斥道:“女人,你最好给我适可而止!”

    “你凭什么管我的事?”沈翘好似听不懂他的话一般,突然抬起头大声地反问他,一瞬间,她仰头面向他,整张脸离夜莫深很近很近。

    气息缠绕~

    女人身上甜腻的气息夹着酒气,像是某种兴奋药物。

    夜莫深呼吸一窒,望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

    她平日里不化妆,皮肤的状态很好,白皙晶莹,吹弹可破,特别是……那张红润诱人的嘴唇,一张一合的,似乎在引导着他去做某种动作。

    夜莫深眸色深了几分,他将声音压低,大手落在沈翘的腰间,嗓音低沉:“你再靠近我试试?”

    夜莫深以为威胁会对她有用,然而他不了解一个醉酒的人到底是什么姿态。

    酒壮人胆,你越是怂恿她就越是来劲。

    如同沈翘,被夜莫深这么一说,便更来劲了,于是她又往前靠近了几分,两人几乎没有了空隙。

    “靠近了。”

    在靠近以后,沈翘还呆萌地说了一句。

    声音软软的,像刚从机子里卷出来的棉花糖一般,甜腻到了夜莫深的心底。

    夜莫深呼吸重了几分,咬牙切齿地瞪着她。

    “不要玩火!”

    这个该死的女人,没想到醉酒居然是这样一番媚态,几乎要把他给逼疯了!

    “火?在哪里?”沈翘呵呵笑道,突然伸手捏住夜莫深的下巴,低笑出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夜莫深,你不是讨厌我吗?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管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