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亲自了结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萧肃下意识地伸手覆盖住自己的眼睛,试图把自己当成透明人!

    他什么都看不到。

    可是,踏马的他遮住了眼睛捂不住耳朵啊,沈翘唔咽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夜少……就不能再等等吗?马上就到房间了,非得在电梯里洒这一波?

    这一吻不长,因为沈翘没调整好呼吸,经不住夜莫深一吻,身体就瘫软在他怀中,然后没有力气了。

    她不是第一次不会呼吸了,所以夜莫深很快松开她,然后捏住她的下巴,哑声道:“你到底怎么招惹的夜凛寒,让他这么关心你?”

    还想亲自抱她?

    问过他夜莫深的意见了吗?

    沈翘眼睛里染上迷蒙之色,当着夜莫深的面眨巴了几下,然后干巴巴地问:“夜……凛寒,是谁?”

    夜莫深眉头一挑,眯起眼睛:“不知道?”

    “嗯!”仿佛小鸡啄米般,沈翘点了点头。

    夜莫深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她:“那我是谁?”

    一旁的萧肃:“……”

    有点可怕。

    沈翘盯着眼前的人,伸手捧住夜莫深的脸颊,美眸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勾起嘴角:“你是谁?”

    夜莫深脸色铁青,敢情这一路上她都不知道他是谁?思及此,夜莫深周身的气压低了几分,危险地盯着她:“我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好好想清楚我到底是谁!”

    “夜莫深!!”

    夜莫深的话音刚落,沈翘的声音就倏地响了起来,她的声音清亮,伴随着电梯打开的声音,萧肃站在原地,不知要不要在这个时候推着他们出去。

    “你刚才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要管我的闲事?”想起来眼前的人是夜莫深之后,沈翘便又回到了之前那个问题上面。

    夜莫深只觉得头疼,这个丫头还真是不依不饶了是吧?

    “回房间。”夜莫深冷声吩咐,萧肃点头推着他们出了电梯,开门进门,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的。

    好不容易将他们送回了房间,萧肃抹了一把汗:“夜少,那我……先走了?”

    “等等,叫两个女佣过来。”

    “是。”

    很快,萧肃便叫来了两个女佣,然后出去外面等消息。

    女佣们费了一番力气才将沈翘从夜莫深的身上扒拉下来,然后将她送到了床上,沈翘很不乖,期间一直各种闹腾,等终于把她安置好了,大家的额头都出了一层薄汗。

    “行了,出去吧。”

    人走了以后,夜莫深滚动着轮椅到了沈翘的床前,凝望着已经安静下来的她。

    刚才挣扎的过程中,她突然大叫了一声,好似在哭一般,把夜莫深给吓到了。

    现在到了她面前,仔细一看,发现这丫头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变化。

    “喝……再喝一杯!”

    突然,沈翘嘟嚷了一句,然后翻了个身。

    夜莫深目光冷了几分,还真是个好酒的女人。

    萧肃在门外等了一会儿,听到夜莫深的声音才重新推开门进去,进去之后也不敢到处张望。

    “夜少,这是刚才手下送来的,应该是沈小姐的东西。”

    夜莫深接过,打开一看才发现都是沈翘的东西,只不过那个包已经坏掉了,“把东西收拾好了,这个扔掉。”

    “好的。”

    “然后打盆水过来。”

    萧肃依言帮夜莫深打了盆水,没等他开口就主动将水盆放在了沈翘的床头柜上。

    夜莫深:“……你倒是知道我想做什么了?”

    萧肃嘿嘿一笑:“我跟了夜少这么久,要是这点小心思还摸不透的话,那我怎么给夜少当助手呢?”

    听言,夜莫深眼眸抬了抬,挑眉:“是吗?你怎么就没想到我是想将这盆水泼到她脸上,让她清醒?”

    萧肃身形一抖,“不会吧夜少?您真的要这么做?”

    “毛巾拧干给我。”

    萧肃松了一口气,幸好……夜少不是真的要这么做。

    萧肃将毛巾拧干递给他,夜莫深上前几分,将干净的毛巾凑到她的脸颊旁边轻轻地擦拭着,沈翘大抵是觉得不舒服,抬手将他的毛巾拂了拂,嘟嚷道:“别碰我……”

    夜莫深顿了一下,继续。

    沈翘嘤咛一声,抬手又要打开他,却被夜莫深斥了一句:“再动就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萧肃:又吓唬人!

    不过这招对喝醉的沈翘还真的挺有用的,被夜莫深斥了一句之后她就还真的不动了,乖乖地躺着任夜莫深替她擦拭额头。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夜莫深手上的动作却忽然一顿,蹙起眉看着床上的女人。

    怎么了?

    萧肃见夜莫深的表情有些古怪,便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

    只见刚才还乖乖躺着的沈翘,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地流起眼泪来。

    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速度还不慢,没一会儿就浸湿了枕头。

    这……尼玛怎么回事?

    “为什么?”哭着的人突然轻轻地说了一句,沈翘的眼泪止不住。

    “妈妈……我……呜……我也是你的女儿……”

    声音哽咽起来,沈翘难受得一双秀气的眉头都紧紧地蹙了起来。

    萧肃只觉得尴尬,看着这一幕然后不知所措地看向夜莫深,不知道他要怎么处理。

    夜莫深低垂着眼帘,眸光晦暗不明,令人看不透他在想什么。只不过他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片刻后他抬手将毛巾递给萧肃,“洗干净。”

    萧肃这才接过来将毛巾洗干净拧干然后重新递给夜莫深,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个……夜少,沈助理她是不是有什么难过的事啊?”

    夜莫深不答,手上的动作却忽然一顿,紧接着修长的指间落到她的眼睛上面,替她拭去了那眼角源源不断的泪水,“你先回去吧。”

    “可是夜少还没有……”

    “我的情况你不知道?自己来就可以。”

    听言,萧肃瞪大眼睛,“夜少,万万不可!万一您暴露了自己……”

    “这个房间里有什么可暴露的?”

    “沈小姐她……万一被她发现了……”

    “没关系。”夜莫深面色寡淡,“她知道也没事,如果她敢乱说的话,我就亲自了结她。”

    萧肃:“……”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是……

    亲自了结,那您……舍得下这个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