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喝酒对身体不好

喝酒对身体不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你要是不信的话,那我写欠条也可以,以后我离开了再慢慢还给你!”沈翘见他打量着自己,一副明显不信任她的态度,便着急地上前。

    “站住。”

    沈翘步子停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退后。”

    沈翘不明所以,但谁让他是夜莫深呢,只能慢慢地转身。

    然后呢?

    “出去。”

    纳尼?事情不是还没解决吗?可是在公司他就是上司,沈翘只能听他的出了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沈翘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咖啡厅被打的陆寻常,后来夜莫深说要废了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希望不要。

    打开笔记本,沈翘准备认真工作,结果刚进入不到两分钟,就困得直打磕睡。

    不行!沈翘捧着自己的脑袋,她是助理,她要努力工作。强打起精神来,沈翘捧着资料看了半天,最后脑袋砰的一声磕到了硬邦邦的桌面上。

    砰!

    沈翘猛地惊醒过来,捂着自己撞红的额头。

    好痛……

    资料是看不下去了,沈翘只能放下然后起身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她泡完咖啡刚回来,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电梯里走出来。

    “弟妹。”

    是夜莫深的大哥,夜凛寒。

    “夜副总,您好。”沈翘赶紧向他问好,她深深记得自己的身份,所以跟着大家一起管夜凛寒叫副总。

    夜凛寒行至她面前,穿着雪白的衬衣,看起来温润如玉。

    “不用这么客套,都是一家人,莫深在吗?”

    沈翘点头:“他在办公室里。”

    “嗯。”夜凛寒离开前看了沈翘一眼,低声笑道:“弟妹下次别喝那么多酒了,对身体不好。”

    听言,沈翘微愕,“夜副总?”

    他怎么知道自己喝酒的?难道她到现在身上还有酒味?

    “昨晚你和莫深回来的时候我正好碰到。”夜凛寒倏地伸手覆在她的脑袋上面,轻轻地揉了揉,“真的,女生别喝太多酒,对胃对皮肤都不好。”

    夜凛寒说完就去办公室找夜莫深了,沈翘却愣在原地,许久才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发底……

    刚刚……夜凛寒揉了她的脑袋?

    不得不说,夜凛寒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男人,那藏在眉眼间的温润还有他的轻声细语,再加上夜凛寒是一个长相很英俊的……

    沈翘猛地伸手拍着自己的脑袋!

    她在想什么?

    怎么可以乱想这些?思及此,沈翘回过神来,然后坐下。

    夜凛寒进了办公室很久都没出来,不知道找夜莫深什么事,沈翘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十分钟后,电梯门再一次打开,这次从里面走出来好几个人,沈翘一看,才明白自己那股不详的预感究竟从何处来。

    来的不是别人,而是之前命令她去找陆寻常的夜老爷子。

    他身边跟着跟他差不多年纪的老头子,似乎想拉住怒气冲冲的老爷子。

    看到这一幕,沈翘想到什么,猛地转身朝办公室走去,这一次她没有敲门就直接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了,动作有些粗鲁,引起了办公室里两个男人的注意。

    一时之间,二人的视线都朝她看了过来。

    “弟妹?你怎么……”

    “那个……夜老爷子来了!”沈翘看着夜莫深,咬住下唇开口道。

    夜莫深面不改色,依旧是那副样子,倒是夜凛寒微蹙起了眉,无奈地叹气:“爷爷怎么那么快就上来了?莫深,不是大哥说你,你跟大哥下去见爷爷一趟,他也就用不着……”

    砰!

    话还没有说完,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夜老爷子在两个老头的簇拥下走进来。

    “真是好大的架子啊,非得让我一个老头子亲自来找你,夜莫深,你到底有没有为人子女的自觉?!”中气十足的喝声里带着满满的愤怒。

    沈翘脸色一变,赶紧退到一边。

    夜莫深冷眼空寡,声音没什么情绪。

    “爷爷,我跟你可是隔了一辈在中间,不是你的什么子女。”说完,他唇角跟着一歪,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

    这句话明显就是故意怼夜老爷子的。

    “你!”夜老爷子气得瞪圆了眼珠子:“你个臭小子,你还知道我是你爷爷?”

    “有事吗?”夜莫深又是一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就不送了。”

    “莫深,对待长辈还是要尊重的,你这像什么样?”

    “明老头?你不在你的工作岗位上工作,跑到我办公室来教我怎么对待长辈?”

    “你!”

    “夜莫深,怎么说我们三都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对我们我们可以不管,但你对老爷子也太没礼数了吧?”

    “礼数?”夜莫深冷笑出声:“从小到大,可没人教过我什么是礼数。”

    夜老爷子一顿,气愤:“你还在为这件事情怪我?”

    夜莫深不说话,沈翘目光在几个人面上流转,好似在从夜莫深的话里捕捉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他说从小就没有人教他什么是礼数,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

    沈翘正思索着,夜老爷子却突然哼了一声,然后踱步到沙发上坐下,“你没人教,没礼数,不懂礼貌我不怪你,可你也不该乱来,跟陆氏是怎么回事?”

    夜莫深不说话。

    沈翘悄悄地看了夜莫深一眼,发现他的眼帘微垂着,眼底一片漆黑,深邃得像深海一般,好像有什么情绪在涌动。

    “跟陆氏的合作是我之前就定好的,为什么突然改变?还有,改变就改变,为什么还打人?你知不知道这会给夜氏带来多少麻烦?”

    “爷爷。”夜莫深突然正经地喊了他一句。

    夜老爷子被叫住了,定定地望着他,似乎在等他的解释。

    夜莫深微微抬眸,笑容邪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夜氏集团总裁的职位是我吧?要不要合作,难道不是听取我的意见?”

    “就算是听你的意见,那你总得有个原因吧?不跟陆氏合作的原因呢?如果你说不出来个所以,那我就有权罢免你的职位!”

    “呵。”夜莫深冷笑出声:“那你倒是罢一个试试。”

    “你!”夜老爷子气得站起来,手指头哆嗦地指着夜莫深:“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

    一旁的沈翘见了,心底一惊,这件事本来就是她的错,可是夜莫深他……为什么一句都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