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自作多情

自作多情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不行!

    前后两次夜莫深都是因为自己才会这样,她不能让夜莫深白白背这个锅。

    思及此,沈翘没有任何犹豫地迈步上前走到了夜老爷子的面前,出声道:“夜老爷子,这件事情不怪夜少,完全是我的错。”

    “你说什么?”夜老爷子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的沈翘,语气里带了一抹危险:“这件事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了?”

    “那天是我……”

    “是我不让她去找陆寻常,夜氏就是不想跟陆氏合作,如果你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可以在董事会上见。”夜莫深突然冷声打断了沈翘的话。

    沈翘愕然地站在原地,回过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夜莫深。

    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不让她在夜老爷子的面前说出真相,居然……还要替她隐瞒?

    “夜少?”

    “滚到一边去。”夜莫深目光微抬,骤然变得凌厉,“夜家人说话轮到你插嘴了?”

    “……”

    沈翘咬住下唇,脸色苍白地退到一边,然后垂在两边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下唇几乎要被她咬出血来。

    夜凛寒看见了,有些心疼。

    夜老爷子被夜莫深这句话气得不行,这个混蛋小子,他知道自己不会召开董事会议,因为董事会的那帮人都很支持夜莫深,现在也暂时还不是时候……

    不过夜老爷子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莫深,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

    夜莫深浑不在意,抬头直视夜老爷子:“公司在这里,爷爷……您随时都可以召开董事会,只要……他们都听你的。”

    说完,他勾起唇。

    那笑容嗜血,带着满满的自得与从容。

    明显,他很有把握。

    是啊,尽管夜莫深坐在轮椅上,尽管他行事风格很出乎意料,经常做一些令人吃惊的举动,可是后面发生的事情都会替他证实他所做的举动是对的。

    董事会的那帮老头们都知道,从夜莫深进公司的开始就被他们低看了。

    夜莫深进入夜氏不久,就打下了不少优秀漂亮的战绩,令董事会的人刮目相看,以及大家也清楚,夜莫深残的只有腿,并不是脑子。

    “陆家不是好惹的,莫深,你伤了陆总,也总得给对方一个交待。”

    另外来的两个老头见事态严重,担心会扩大,只好开口圆场。

    “是啊,不合作也就算了,为什么要突然伤人呢?”

    “留他一条狗命已经是仁慈。”夜莫深却毫不留情地道。

    这无情的话让在场的人脸色都变了变,夜老爷子的反应最为激烈,“你个逆子!你爸怎么会生出你这么个东西!”

    “爷爷!”夜凛寒见他真的动起真格来,上前按住他的手臂:“别动气了,莫深不跟陆氏合作肯定也有他的道理,他一向眼光独到,况且莫深始终是夜家的人,不会做出对夜氏不利的事情的,您就别担心了。”

    “是吗?那可还真不一定。”夜莫深目光冰冷地回了一句。

    沈翘在一旁听得头疼,总觉得夜莫深就是在故意气夜老爷子的,说的每一句话都有针对性,也怪不得……夜老爷子会那么生气了!

    “凛寒,你听听……你听听他说的什么话!这像话吗?”

    “爷爷,您先回去吧,我让司机送您。”夜凛寒多余的话没说,只是扶着夜老爷子往外走,另外两个见状也跟着离开。

    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寂静。

    沈翘站在原地不动,脸色依旧苍白,下唇有被她咬出的痕迹。

    “出去!”夜莫深突然下了逐令。

    沈翘却站在原地没动。

    “听不懂人话?”

    沈翘眨了眨眼睛,突然转向了夜莫深,“你为什么要帮我?”

    听言,夜莫深抬眸挑了挑眉。

    “明明这是我的问题,不是么?你为什么不让我在老爷子面前说清楚呢?这明明就是我的错啊!”

    “呵~”夜莫深突然冷笑,“你是不是有点自视过高了?”

    “什么?”沈翘没听明白,她只是迷茫,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滚出去。”

    沈翘却不想走,不仅没走,反而还往前走了一步,握紧拳头道:“夜莫深,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讨厌我吗?可你为什么总是帮我?刚刚那件事情,只要让我跟老爷子说清楚了,说明白了,你们俩根本不会吵架,那本来就是我的错。”

    第一次陆寻常调戏了她,夜莫深就拒绝与陆氏合作。

    第二次,也是因为她,夜莫深废了陆寻常。

    这两件事合在一起,怎么看都是他的问题。

    可是……他居然一字不提,还在她准备说的时候打断了她!

    “呵,女人,你还真的是容易自作多情啊。跟谁合作是我夜莫深的决定,至于你……我夜莫深从来不需要女人代替我出头,那是我跟老头子之间的事,轮不到外人插手,明白?”

    沈翘顿了一下。

    “要我把话说得更难听么?像你这种二手货色,你不会是以为我做这些是为了你吧?还是说,你脑子里在臆想着什么?赶紧把那些荒唐的想法给我去掉,滚出我的视线。”

    话音落了,沈翘脸上的血色消失干净。

    她没想到……他居然把话说的这么难听。

    垂在两侧的手无声地收紧,沈翘身子颤了颤,然后咬住下唇,“我,我知道了……”

    说完,她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遮住她眼底的情绪。

    “对不起,是我自己想太多了,以后绝对不会了。夜少,如果没有什么吩咐的话,那我先出去了。”

    夜莫深不说话,但身上的气息冰冷,明显就是让她赶紧滚。

    沈翘转身朝外面走去,昂首挺胸,每一步都走得沉重。

    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夜莫深目光复杂地看着她。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总是自以为是地揣测他的想法和内心,她还真把自己当他的妻子了?

    呵,真是不知死活。

    只不过……看到她垂着眼帘,有些失落的样子,夜莫深居然感觉自己的内心咯噔了一下,有些心疼起来……

    大概是错觉。

    像这种爱慕虚荣的女人,就是在无时无刻地想着如何诱导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