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动了胎气

动了胎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眼看着沈翘白皙的脸颊就要撞到前面,萧肃想要起身,可是有人比他快。

    夜莫深伸手手臂,揽住她瘦弱的肩膀箍紧了她的身子,手上一个用力便将她往自己的方向拉了过来。

    娇小的人影跌进他的怀中,前面的萧肃看到这一幕,到了唇边的话自然就消失了。

    “去医院。”

    后座的男人声音清冷地命令道。

    “是。”

    沈翘没昏过去,只是强撑得久了,她的意识已经有些涣散了,她以为自己会撞到,谁知道有一双大手揽住了她,然后她被圈进一个宽厚但却冰冷的怀抱里。

    沈翘抬头,看到了夜莫深坚毅的下巴和漂亮明显的喉结,他身上的气息虽冷冽但却给人一种很安稳的感觉。

    又来了……

    又帮她,他又不是又要在帮完她以后说一些中伤她的话?

    思及此,沈翘伸手推着夜莫深:“不要你管!”

    她力气本就小,再加上身体不舒服,更是使不上力气,这一推根本没能把夜莫深推动。

    “闹什么?”虽然这点推搡夜莫深不放在眼里,但她的动作和语气还是令他心生不悦。

    “我不要你管!”先前她疼得厉害,被扶上车都还有些浑浑噩噩,这会儿呆在夜莫深的怀中,他身上那种寒冽的气息却让她的意识清晰起来。

    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沈翘想到韩雪幽有可能已经到了,便开口:“我要下车!”

    听言,夜莫深好看的眉头蹙起,冰冷的目光攫紧她。

    “你说什么?”

    他目光有些凌厉,像刀子一样落在沈翘的脸上,沈翘愣了愣,还是倔强地咬住下唇:“于夜少而言,我不就是个外人么?既然我是个外人,那就请夜少让我下车,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坐在前面的萧肃和司机:“……”

    二少奶奶您这样真的好么?居然敢对夜少说这样的话,真的……太有勇气了。

    果然,车内的气温骤然降低。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试试?”

    沈翘咬住下唇,感觉到无数的威压包围着她,她根本无处可逃。

    再说一遍?沈翘抬眸,注意到夜莫深的眼底戾气很浓郁,似乎她只要再说一句,他会伸手毫不犹豫地掐上她的脖子,让她一命呜呼。

    想了想,最终沈翘没说刚才的话,只是反问:“说几遍难道有不同吗?我又不是复读机!总之,我要下车。”

    夜莫深不动。

    “我要下车!”沈翘坚定地又强调一遍。

    下一秒,夜莫深的手指捏上她的下巴,力道大到几乎要将她的骨头捏碎。

    “再吵信不信我直接把你丢下车?到时候,你跟孩子都别想活命。”

    听言,沈翘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难看了,她嘴唇哆嗦着,“夜莫深,你这个魔鬼!”

    夜莫深冷笑:“魔鬼?还真是后悔答应你留下那个野种啊,懦弱成那样的男人,你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的,还想替他保全孩子?”

    沈翘咬住下唇,孩子根本就不是林江的!

    可是她根本没有办法跟夜莫深解释,她自己也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一时心中气恼,冲着夜莫深道:“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夜莫深冷笑,没再搭理她。

    沈翘总算安静了,手机又响了起来,夜莫深目光顿了顿,什么人这么关心她?

    沈翘弯下腰身将手机重新捡起来,与此同时夜莫深也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喂?”

    “翘翘?我到你们公司门口了,你在哪儿呢?你怎么样了啊?不好意思啊,刚才来的时候有点堵车!”

    安静的车内,那头的女声里的担忧很清明。

    听到是个女人,夜莫深没再搭理。

    “我没事,我现在已经在去医院的路上了。”说完,沈翘虚虚地抹了一抹额头上的冷汗。

    夜莫深冷哼一声,疼成这样还说没事。

    “真的?你打的车?”

    “我晚点再跟你解释,让你……白跑一趟,不好意思。”

    “我们什么关系呢,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你晚点给我回个电话吧。”

    “嗯。”

    电话那头的人反复确认了好几遍才放心地挂了电话。

    沈翘收了手机以后,气息便不稳地往后倒去,瘫软在靠座上,她的手下意识地向下抚向自己的小腹。

    还是好疼好疼……

    孩子应该不会出事吧?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车子在医院面前停下。

    “夜少,沈助理,医院到了。”

    坐在座位上的女人一动不动。

    夜莫深蹙起眉,“速度下去。”

    沈翘没有任何反应,萧肃转头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开口:“夜少,她好像……昏过去了。”

    什么?夜莫深眉毛一跳,这个该死的女人,先前不是还挺能的,这会儿就昏过去了?

    几分钟后,沈翘被放上担架抬进了医院,然后送进了急救室。

    萧肃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到了急救室面前等待着,一边道:“沈助理,应该不会有事吧?”

    没有人回应他,萧肃也不觉得无聊,继续接话道:“我突然想起来了,沈助理刚才就一直捂肚子,她孩子不会是孩子有问题吧?对了,沈助理昨晚不是喝酒了吗?怀孕好像是不能喝酒的。”

    听言,夜莫深蹙起眉。

    不是好像,而是不能!

    “可是昨晚沈助理喝了好多……”说到这里,萧肃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唾沫,看向跟前的夜莫深。

    夜莫深挑眉,身上冰冷的气息释放出来。

    “你嘴巴很闲?”

    听言,萧肃下意识地捂住嘴巴,用力摇头。

    夜莫深闭上眼睛,“好了叫我。”

    “夜少,咱们要在这里等?不回去?”

    夜莫深额头的青筋跳了跳,“难道你想让医生出来以后找不到人?”

    想了想,萧肃点点头:“也是,那我们就在这里等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医生走出来摘下口罩:“谁是沈翘的病人家属?”

    萧肃立即举起,然后指着夜莫深。

    医生看夜莫深的目光顿时不悦起来:“你是她丈夫吧?你这个丈夫怎么当的?胎气那么不稳定还酒精过度,你们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了吗?”

    夜莫深蹙起眉,这关他什么事?

    “而且她肚子疼了这么久,为什么现在才送来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