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图谋不轨!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这一顿饭吃得人心各异,韩雪幽最后离开的时候,沈翘却送她,却发现她整个人的情绪似乎很低落,便问:“怎么了?”

    听言,韩雪幽低着头在想什么,没有听到她的话。

    沈翘步子停下来,“雪幽?”

    韩雪幽这才回过神来,对上沈翘关切的目光之后她才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啊翘翘,我刚才在想事情,所以没听到,你跟我说什么了吗?”

    “你怎么了?”沈翘担忧地询问。

    韩雪幽牵强地朝她露出一抹笑容:“我没怎么啊,对了,你跟夜莫深很亲密吗?”

    沈翘觉得这个问题有点奇怪,拧起秀眉,韩雪幽赶紧解释道:“我只是问问,没有别的意思。”

    沈翘不说话了,安静地望着她。

    那沉静的目光让韩雪幽有些心慌,“那个……翘翘,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关心你而已,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好,那你开车小心点。”

    送走韩雪幽之后,沈翘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房间,手握上门把的时候想起韩雪幽刚才的样子,她心里叹了口气,雪幽好像真的为了她……操碎了一颗心。

    有这样的朋友,真的是她这辈子的幸运。

    想到这里,沈翘微微一笑,然后推开门进去。

    进了房间之后,沈翘意外撞直了夜莫深冷静深邃的眼眸,于是沈翘关门的动作顿了一下,才重新把门关好,因为有了在饭桌上的互动。

    所以沈翘感觉她和夜莫深的关系有了些许变化,见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她便咬住下唇朝他走过去,站到了他的身后替他推轮椅。

    “萧,萧肃呢?”

    夜莫深冷漠地坐在那儿,声音锐利。

    “女人,你究竟想得到什么?”

    听言,沈翘的动作愣住,不明所以地看着夜莫深的后脑勺。

    什么意思?

    “擅自把你朋友带到夜家来。”

    沈翘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她唇瓣张了张,解释道:“我只是带她来做客,你要是不喜欢,那我下次……”

    “下次?”夜莫深陡然冷笑出声,“你当夜家是想来就来的?”

    沈翘咬住下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今天是因为……”

    话音刚落,一直坐着未动的夜莫深突然抬手扣住她细瘦的手腕,沈翘瞪大眼眸,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夜莫深拽了过去,然后跌坐在他的腿上。

    夜莫深身形颀长,沈翘纤瘦,跌坐在他腿上以后,就感觉到夜莫深的大手圈了过来,将娇小的她禁锢在了怀中。

    沈翘瞳孔颤抖着。

    下巴被捏住,男人的气息猛地贴近,将她团团包围了起来。

    沈翘看着夜莫深的俊脸在自己的眼前渐渐放大,未等她反应过来,夜莫深的薄唇便覆了上来,贴着她的唇瓣。

    沈翘觉得大脑死机了一会儿,身子轻轻地颤抖起来。

    他……又吻她了。

    这算,吻吗?

    男人的嘴唇冰冷,又有些干躁,贴着她的唇瓣,慢慢地描绘形状,陡然伸出舌尖挑逗了一下,沈翘倏地瞪大眼睛,夜莫深的大掌却突然探过来扣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扣紧她的腰身,将她压向他。

    吻随着动作加深,他的舌尖霸道地撬开她的贝齿,强势地占领了区域,沈翘敏感得颤抖起来,手紧张到不知所措地抓住夜莫深的衣领,脑袋被迫仰起承受着这个火热的吻。

    “唔……”沈翘不自觉地嘤咛出声,眼睛缓缓闭上。

    从来没有承受过这样火热,气息又狂放的吻,沈翘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一个多月前的那个雨夜,那个看不清脸的男人的吻,亦是这般火热狂放。

    不对,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可她为什么总是在夜莫深吻她的时候,联想到了之前那个男人,难道是因为——以前林江没吻过她的缘故?

    意乱情迷之间——

    沈翘听到夜莫深用嘲讽的语气问她。

    “是不是觉得自己能力不足以诱我,要叫你朋友一起上?”

    听言,沈翘有些迷糊,他在说什么?

    夜莫深声音低沉暗哑,像珍藏了多年的美酒滑过喉间,甘醇醉人。

    片刻后,沈翘才猛地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眼中浮现被羞辱的神色,沈翘伸手想要推开他,却被夜莫深箍得更紧,气息狂放地抵着她。

    “怎么?不亲自试试,就让你朋友上,问过我的意见了?”

    “唔……放开!”沈翘气得伸手抵在他的胸前,被撩拨过她的美眸潋滟,带着醉人的光彩,嘴唇红肿却倔强地道:“你不要把人心想得太龌龊了,雪幽只是来做客而已,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么?”夜莫深低笑出声,目光紧紧攫着她的嘴唇不放。

    她的唇形小巧圆润,中间的唇珠被他吻得略红肿,因为红肿的关系,所以周围白皙的皮肤也带了一点淡淡的粉色,夜莫深不自觉地伸手抚上,用拇指摩擦着。

    “你确定她只是来做客,而不是对我图谋不轨的?”

    沈翘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近在咫尺,笑容恶劣的男人。

    “怎么可能?雪幽不可能会对你图谋不轨!”

    沈翘咬住下唇辩解道。

    “呵,你确定她真的没对我图谋不轨?还是说,你觉得老公都可以拱手让人?”

    沈翘:“……”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老公都可以拱手让人。

    没错,她的确和他是夫妻啊,可是……这门婚事不是不被承认的吗?他现在说这句话,到底是怎么想的?沈翘发现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又觉得夜莫深的眸子太过深邃,漆黑到令他看不清楚情绪,咬住下唇。

    “我没有那样想,但……我能保证,雪幽对你没有任何想法,她今天只是单纯来做客而已,我知道你可能会不喜欢,但是……”

    “呵,我怎么会不喜欢?”夜莫深捏住她下巴,气息低沉:“我妻子这么大方地把她的朋友送上门来,我该感谢你的,不是么?”

    沈翘愕然地瞪大眼睛,“这话什么意思?”

    “再来,我会好好招待她的。”

    沈翘:“……夜莫深?”

    “这样,就如你所愿了?”

    沈翘一张小脸渐渐发白,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俊美却笑得极为邪魅的男人。

    忽然觉得,夜莫深比她想象中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