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在吃醋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怕了?”见她眼神里带着恐惧,夜莫深低笑一声,“胆子这么小,还敢代替你妹妹嫁进夜家?”

    他的笑容邪魅,虽然眼底是森森的冷意,一点普通人的温度都体验不到。

    沈翘咽了一口唾沫,感觉唇上还有他留下的气息,她缓缓挺直腰杆,眼睛定定地望着他:“不怕。”

    夜莫深眯起眼睛:“不怕?”

    “不怕!”沈翘坚定地道:“雪幽绝对不会对你图谋不轨,我把她带来只是单纯做客,我不允许你对她有任何想法。”

    后面那句话像是触动了夜莫深的心灵一般,他瞳孔顿了一下:“不允许?”

    “对!我不允许!”

    “女人,你是在吃醋么?”夜莫深突然低笑出声,笑声动人,沈翘感觉自己的耳朵差点怀孕了,眼前的人不仅长得好看,吻技也高超,声音还好吃……

    等等,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谁吃你的醋了?我只是不会给你伤害雪幽的机会!”

    听言,夜莫深眸光冷了几分,突然将她推开,沈翘始料未及,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她抬头眼神愤怒地瞪着夜莫深。

    “这么相信你朋友?真不知道该不该为你的愚蠢感到悲哀。”

    沈翘皱起秀眉,还想同他争论,他却转身转着轮椅离开了。

    沈翘气不过,但又不好再追上去说什么,但她心里肯定是选择相信韩雪幽的,两个认识那么久了,感情好得不得了。

    再说了,韩雪幽怎么可能会喜欢夜莫深?他就是故意激她!

    沈翘愤愤地去寻了换洗的衣物,收拾好了人也跟着犯困了,于是便躺到床上准备休息。

    睡到不知何时,沈翘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房间里有人在走动,她觉得有点吵,大半夜的是谁?

    沈翘悄悄地睁开眼睛,一个颀长的身躺映入眼帘,有点眼熟……可是,只有一个背影。

    眼皮又重得不行,沈翘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耳朵,然后闭上眼睛,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

    第二天,沈翘还在睡梦中,女佣人就来敲门,告诉她韩小姐过来了。

    沈翘刚从被子里钻出来,听到这句话还没反应过来,呆萌呆萌地问:“韩小姐谁?”

    女佣眨了眨眼睛,轻声解释道:“二少奶奶,就是昨天您带回来的那位朋友呀,我们听说她姓韩。”

    听言,沈翘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雪幽来了。

    “我知道了。”

    话落,沈翘转身朝回走,走了两步却感觉不对劲。

    这么一大清早的,雪幽来做什么?

    不过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回过头道:“你让她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下来。”

    “好的二少奶奶。”

    女佣离开以后,沈翘飞速地回到自己的床前,打开柜子将角落里自己花钱买的衣服取了出来,准备进浴室去换的时候,冲到浴室门口才发现夜莫深在里面。

    沈翘有些为难,她不能直接将人给叫出来,又不好意思在外面换衣服,最后只能站在那里干等着。

    夜莫深瞥了她一眼,继续手上的动作。

    沈翘深吸一口气,尽量耐心地等着。

    她看了一眼时间。

    过了一会儿,沈翘又看了一眼时间,再看了一眼夜莫深,他还没有洗漱完。

    又过了一会儿,沈翘又抬头确认了一眼时间,终于有些忍无可忍地开口询问道:“那个……你什么时候好?能不能……稍微快一点?”

    雪幽,在楼下等她呢。

    夜莫深就好似没有听到她似的,旁若无人地继续慢慢洗漱。

    沈翘咬住自己的下唇,“夜莫深……”

    “不知道我是残疾人?你想我多快?”夜莫深陡然出声回了一句。

    沈翘顿时无话可说了,她想怼他一句残疾人了不起啊,洗漱一下至于花十分钟吗?可是看了看他那双不能动的腿一眼,沈翘还是将到了唇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算了,她何必跟一个残疾人计较?

    本来他自己残疾心理上就有创伤了,作为他的妻子,她要是再攻击他的痛处,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想到这里,沈翘压住火气,低声问:“那你还要多久?”

    夜莫深冷笑:“催我?”

    沈翘:“没有,我只是问一下时间而已!”

    夜莫深回眸冷睨着她:“别忘了你的身份。”

    沈翘气得不行,看来她想用洗手间是没机会了,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之后,沈翘拿着衣服回到了自己的床边坐下。

    平时没见他在浴室里面呆那么久,怎么今天就非得在里面呆那么长时间,总感觉他就像是故意这么做的一样。

    想到这里,沈翘忽然想起了昨晚夜莫深跟她说的那番话,她脸色微微一变,来不及去多想,直接在床边就换衣服了,反正房间关了也没人进来,夜莫深要浴室就让他呆个够吧。

    沈翘的速度很快,三两下就换好了衣服,转身的时候却看到夜莫深坐在轮椅上盯着他,而他不知是何时出来的。

    沈翘不自觉地瞪大眼睛:“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夜莫深目光微冷:“不是你一直催我?”

    “……”沈翘顿时无话可说,她催他的时候他不出来,她不催了他又出来了。

    这才一眨眼的功夫?

    “你都看见了?”想了想,沈翘还是很介意,问了一句。

    虽然说她刚才是背过身去的,可是……毕竟也脱光了啊,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看见。

    想着想着,沈翘的脸就热了起来。

    夜莫深笑容嘲讽地盯着她:“看见了又如何?”

    听言,沈翘瞪大眼睛,下意识地将双手绞在一起。

    看见了又如何……

    他怎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

    “夜莫深,你真无耻!”

    “无耻?”夜莫深转动着轮椅到了她面前,眉毛微挑,突然扣住她的手腕将她过来,沈翘提前拒绝了,结果双手按在了他的大腿上,娇小的身子呈弓形靠近了夜莫深。

    他炽热的大手捏在她的腰间,“要不要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更无耻?”

    沈翘脸色微变,抬手想要推开他,一时忘了自己的手是撑在他腿上,这会儿将另一只手抽掉以后,按着他腿的那只手力量自然变得薄弱了些,再加上她的动作挣扎,于是手上一滑,居然滑向了他的两腿……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