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眉来眼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她的声音刻意压得很低,防止前面的韩雪幽会听到。

    夜莫深薄唇弯起,薄唇轻启。

    “怕了?”

    沈翘看了前面的韩雪幽一眼。

    今天她穿了一件红色的裙子,裙形将她的身材很好地勾勒出来,雪幽的身材一直都很好,前凸后翘的。难道,夜莫深是看上了?

    想到这里,沈翘握紧拳头,咬唇道:“你明知道她是我朋友,你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们一起去吃早餐?你到底有什么居心?”

    “二婚女,你似乎没弄清楚情况。”夜莫深冷笑一声,语气带着嘲讽。“是你朋友邀请的我,就算是居心不良,也是你朋友对我居心不良才对。”

    沈翘:“……”

    说的好有道理,她居然无法反驳!

    不对!雪幽才不是这样的人!

    “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了,雪幽只是看你出来了客套地问你一句才对,谁知道你会真的答应?”无论如何,沈翘都坚决不会相信韩雪幽对夜莫深图谋不轨。

    的确,抛开他残疾的事,夜莫深确实是一个很优秀的男人,可他毕竟跟她有夫妻之名,雪幽不可能会对他有什么想法。

    她相信雪幽的品格!

    “呵,天真。”夜莫深发现这个女人死脑筋得很,懒得再与她争辩。

    沈翘虽然气愤,但还是不得不将夜莫深推进电梯里,不情不愿地按下关闭键。

    就在电梯门快要关上的时候,一只手探进了门中间,导致电梯的门再一次打开了。

    沈翘抬起头,意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夜凛寒笑容谦和有礼,温润的目光掠过她和夜莫深还有韩雪幽,“巧了,这么早就碰到你们。”

    “夜大哥?”韩雪幽看到夜凛寒,便赶紧侧过身子:“进来吧。”

    “谢谢。”

    夜凛寒朝她微微一笑,然后迈开笔直的双腿走进来,站到了夜莫深的身边,“弟妹,莫深,今天怎么这么早?”

    沈翘嘴唇动了动,刚想要解释,韩雪幽便开口邀请道:“我们正要出去吃早餐呢,夜大哥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一起吃早餐?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夜凛寒笑了笑,绅士地点头:“既然韩小姐邀请,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沈翘有些汗颜,不过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夜凛寒也一起去的话,夜莫深……应该就不会做什么了吧?

    “弟妹气色不太好,要多注意身体。”夜凛寒突然看着沈翘说了一句。

    沈翘脸色微微产生了些许变化,面对夜凛寒温柔的目光呆呆地点了点头,然后垂下眼帘。

    夜莫深的大哥对她好像有些过分关心了,尽管这只是一些体面的话语,可是他这样对沈翘来说是一种困扰。

    因为夜莫深会误会她的。

    “莫深,你最近腿怎么样?旧伤有没有复发?”夜凛寒关心完了沈翘,又开始询问起夜莫深的伤势来。

    夜莫深抿唇,身上的气息冷冰冰的。

    “没有。”

    相比起夜凛寒的温柔,夜莫深真的特别冷了,沈翘心里想。

    而在一旁的韩雪幽就不这样想了,她觉得夜凛寒是个很温柔似水的人,跟这样的男人谈恋爱肯定会很幸福,因为他会对女朋友无微不至,什么都照顾得特别周到。

    可是韩雪幽还是忍不住看了夜莫深一眼。

    总觉得,还是这样的男人让人有征服的欲望,虽然他身上的气息很冰很冷,英俊的脸上一副写着生人勿近的表情,可就是因为如此……韩雪幽才会觉得。

    这类男人,不爱你的时候就很冰很冷。

    可只要一旦他爱上你了,他就会变得热情似火,不是夜凛寒这种柔情可以比拟的。

    想到这里,韩雪幽眼中的锋芒更加坚定。

    四个人心思各异,很快就出了电梯,出了夜家以后,韩雪幽去开车,她的本意是让夜莫深会他的车,可却忽略了夜莫深坐在轮椅上的事情。

    夜莫深的轮椅要上她的车很不方便,幸好这个时候萧肃来了,于是夜莫深便回到了自己的车上,让沈翘推着他过去的。

    二人走了以后,韩雪幽望着夜莫深的背影,有一点点小失望。

    “韩小姐,不介意的话就坐我的车吧?”

    韩雪幽回过神来,看向身侧笑容温润的夜凛寒,勾了勾唇角,摇头:“不用了,我自己有开车来,咱们还是都自己开车吧,晚点上班的时候也方便。”

    夜凛寒想了想,点头:“嗯。”

    这边沈翘推着夜莫深上车以后,便自己寻了个位置坐下来,之后她看到韩雪幽和夜凛寒都开了车跟着离开,便多看了几眼。

    “想坐夜凛寒的车?”夜莫深突然冷声问道。

    听言,沈翘回过神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夜莫深抬眸,笑容讥讽地盯着她。

    “我猜错了?在电梯里跟他眉来眼去的人,不是你?”

    眉来眼去?她什么时候跟夜凛寒眉来眼去了?沈翘勃然大怒,“你不要乱冤枉人!”

    “呵,能让大哥对你这么嘘寒问暖,手段还算高明。”

    沈翘:“……”

    她咬紧牙关,平放在两侧的手无声地收紧,手指上的关节微微泛白。

    “一句问话而已,你一定要这么误会别人才开心吗?”沈翘死死地咬住下唇,无所畏惧地迎视夜莫深冷漠的眼睛。

    夜莫深目光邪肆地落在她的脸上,正欲说什么,沈翘却是倏地松开了手,扭过头。

    “你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你那样想,那就当是那样吧。”

    她不想再作辩解了,反正怎么说夜莫深对她的看法都不会有所改变。

    算了。

    想到这里,沈翘望着窗外不断刷过去的场景,心中有些戚戚然。

    嫁到夜家,或许本来就是一个悲哀吧。

    想到沈母那天晚上那样对自己,沈翘身上的气息一下子就低落了起来,充斥着整个车厢。

    这股低落的情绪特别明显,夜莫深很快感受到,修长的指间一顿,他眼神复杂地看着看向窗外的沈翘,说她两句就变得如此低落,难不成,真的是他误会她了么?

    可为何,夜凛寒会对一个女人这么过分关心?

    如果她不做什么,或者是给了一些反应暗示,夜凛寒会这样么?

    现在装这副样子,又给谁看?

    一个为了嫁进夜家连自己妹妹都能挤掉的女人,怎么也不可能好到哪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