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不信可以打赌

不信可以打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翘翘,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韩雪幽唇角的笑容有些僵硬,“我真的没有其他的意思啊,你是不是怀疑我?”

    “不是这样!”沈翘摇头,“我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

    他只是担心韩雪幽离夜莫深太近,夜莫深会对她下手,毕竟她总觉得……夜莫深那一番话应该不是说着玩的。

    况且,外界传言也不一定都属实。

    他残疾可能是真的,可是不能人道这一点——估计是谣传。

    毕竟她早上手上的触感,是真实的。

    “翘翘,你没有怀疑我,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呢?”韩雪幽表情变得难堪起来,她垂下眼帘低声道:“是不是因为刚才老板娘说的那番话让你误会了?可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她真的只是开玩笑的么?如果你不相信,我下次把李跃明带过来跟你说。”

    沈翘没说话,只是皱着秀眉看着她,想要解释,可又不知从何说起。

    韩雪幽以为她是不相信,便迅速从包里拿出手机。

    “我现在就给李跃明打电话!”

    沈翘按住她的手,韩雪幽抬起头看着她。

    “你别给他打电话,我没有不信任你,我只是……”她要怎么说,难道要说她是担心夜莫深对她下手吗?可这样说出来的话,总觉得是卖了夜莫深。

    “只是什么?”韩雪幽见她欲言又止,便询问道。

    沈翘心急无比地咬住下唇,“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可是雪幽,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就听我的吧?离他远一点!”

    韩雪幽表情沉下来,“翘翘,你喜欢上他了?”

    听言,沈翘呼吸一窒:“你说什么?”

    “如果你不是喜欢上他了,为什么会让我离他远一点?况且,我也没有靠近夜莫深啊?你这副样子,跟喜欢上一个人产生占有欲没有什么区别。”

    沈翘瞪大眼睛,她喜欢上夜莫深?那是不可能的事,他说话那么难听,而且她阻止雪幽只是因为怕夜莫深对雪幽下手,并不是其他的。

    “不是这样的!可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

    “不用解释了。”韩雪幽别过脑袋,没有再看她,只是明显情绪不佳:“翘翘,我以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信任这种东西应该是最基本的,我帮你也不少事情了,可你居然觉得我对夜莫深图谋不轨,是么?”

    沈翘脸色一白,去拉韩雪幽的手:“雪幽,我没有不信任你,也没有觉得你对夜莫深图谋不轨,只是……”

    韩雪幽突然叹了口气,反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让他出来跟我们一起吃早餐?我完全是为了你。”

    “为了……我?”

    “虽然半年以后你们要离婚,可是毕竟现在你还挂着他妻子的名号啊,你住在夜家,我是希望可以跟夜莫深打好关系,让你在夜家的日子好过些,翘翘,你到底明不明白我的用心良苦?”

    沈翘:“……”

    “我希望你这半年可以在夜家安然无恙地过好日子,咱们好姐妹一场,你难道不知道吗?”

    “雪幽……对不起。”其实沈翘没想到她居然是为了自己着想,她想的顶多是觉得韩雪幽是出于礼貌才邀请夜莫深和夜凛寒的,没想到她存的心思这么深,而自己居然还在那里小心之人心度君子之腹。

    觉得老板娘说的那番话刺耳。

    想到这里,沈翘心里难受起来,眼眶不自觉泛红:“雪幽,我真的没有误会你,我让你远离他……也是有苦衷的。”

    “好了,我知道你有苦衷,我不怪你,但是……不要阻止我帮你,好不好?”韩雪幽柔声地劝着她,沈翘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只能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回去吧,别让她们等太久了。”

    “嗯。”

    回去之后,沈翘和韩雪幽二人分开而坐。

    沈翘毕竟是夜莫深的妻子,自然是坐在他的身边,她的屁股刚沾到椅子,夜莫深冰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紧张到跟你朋友商量对策去了?”

    听言,沈翘的动作僵住,扭头看向夜莫深。

    夜莫深微侧过头,目光精准地攫住她的脸宠,薄唇扬起,“没用的。”

    沈翘脸色白了白,没有答夜莫深的话。

    “你朋友,明显就是想言秀惑我,信吗?”

    沈翘不搭理他,没想到夜莫深居然还来劲了,高大的身子微微前她的方向倾斜,薄唇凑到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呼出的热气还全数喷吐在她的脖颈上,痒痒的。

    沈翘娇小的身子颤了下,条件反射地想要避开他,却被夜莫深扣住手腕。

    “不信的话,我们可以打个赌。”

    打赌?沈翘轻轻眨了一下眼睛,咬唇道:“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也不用跟你打赌,无聊!”

    “呵~”夜莫深自顾地开口道:“如果你输了,就把野种打掉。”

    沈翘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藏在桌子下的手紧握成拳,她咬牙道:“这不可能!”

    “怎么?害怕了?”

    夜莫深的声音里多了一抹嘲讽与不屑,沈翘挺直自己的腰背,“这种赌约太无聊,我没有答应。”

    “那可由不得你,毕竟,野种和朋友只能选一个,你觉得……你会选谁?”

    沈翘:“……夜莫深,你不要太过分。”

    “你已经答应了我,让我留下孩子呆在夜家,而且我们已经签了合同,我只要在夜家呆半年我们就离婚的,这根本不关雪幽的事情,你为什么要把她牵扯进来?”

    沈翘气极了,韩雪幽那么为她着想,可是夜莫深居然让她在孩子和雪幽二人之中选一个。

    “游戏既然已经开始,那么游戏规则就由我定。从你代替你妹妹嫁进夜家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你的宿命,怎么?还没认清自己的地位?”

    沈翘咬紧牙关,无声收紧的手指甲几乎要陷入肉中。

    “说什么呢?”对面的夜凛寒见这二人靠的那么近说话,不由得笑了笑,打趣道:“莫深和弟妹感情真好。”

    听言,沈翘下意识地远离夜莫深,心想谁和这种变态的家伙感情好?

    胳膊被夜莫深抓住,他笑容邪肆地对上夜凛寒温柔的目光:“是啊,托大哥的福,我才能娶到这么好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