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说了他就会信么?

说了他就会信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夜莫深的视线就如同凌厉的刀子一般落在她的身上,沈翘一时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解释。

    于是她只能咬住下唇看着夜莫深,不准备解释和说话。

    夜莫深微微眯起眼睛,指尖轻扣着轮椅的金属托手:“看样子是不打算解释了?”

    沈翘倔强地将下唇咬紧了几分。

    “沈助理,你是怎么跟过来的?”萧肃看到沈翘出现在这里很是惊奇,不过心里又挺欢喜的,沈助理不会是知道了夜少的事情,所以吃醋吧?

    想到这里,萧肃忍不住看了夜莫深一眼。

    见他紧紧地蹙着眉头,身上温度低得吓人,萧肃才收起乱想的心思。

    “既然不打算解释,那我就当作没看到,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说完,夜莫深滚动着轮椅转身,萧肃瞪大眼睛,“夜少……”

    可夜莫深就好似没听到一样,很快又重新进入了房间。

    沈翘看着他的背影,意识到什么,她想要开口叫住他,可是他冷冰冰的眼神划过脑海,于是沈翘到了唇边的话就这样阻止了。

    萧肃忍不住看了沈助理一眼,小声道:“你真的不打算解释一下?”

    莫名其妙跟到这里,肯定要说的啊。

    沈翘垂下眼帘,“我说了他就会信么?”

    反正他都一直看不起她,那还不如不要说,反正结果都一样。

    “你……”

    “萧助手,这个人……要怎么处理啊?”刚才的对话让几个手下明白过来,沈翘跟夜莫深认识的,而且萧肃对沈翘的态度还不一般。这说明沈翘跟他们夜少的关系还是不赖的,但至于是什么关系就不知道了。

    萧肃想了想,抿唇道:“夜少没有明确表态,但她身份不一般,你们……悠着点儿。”

    意思是,别虐待了她。

    手下们面面相觑,纷纷点了点头。

    沈翘很快被带了下去,房间里的问话还在继续。

    萧肃很快回来,站到夜莫深的身后。

    “继续吧!”

    女人看了外头一眼,疑惑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萧肃道:“没什么,一个小插曲而已,不会产生影响,你快点说吧。那天你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女人顿了一下,然后抬眸看向夜莫深,眼角微微上挑:“特别的事情,是指什么?”

    萧肃愣了一下,就要开口。夜莫深的薄唇轻启,声音清冷:“允许你发问了么?”

    女人被他身上强大的气场震慑了下,好些时间才回过神来,“我只是想知道你们说的特别的事是指什么,没有其他的意思。”

    萧肃也飞快反应过来,如果不是夜莫深在这里,他还差点中了这个女人的圈套了呢:“让人说事就说事,是不是特别的事你说出来我们就知道了!”

    女主咬住下唇没说话,低着头望着地面。

    “说啊?”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这些呢?”女人忽地一笑,然后轻声道:“那是我私人的事情,就算你们把我带到这里,可我也有权力选择沉默吧?”

    夜莫深微微眯起眼睛,盯着眼前的女人,突然转动轮子朝她靠过去,随着他的靠近,身上强大的气场笼罩住她,女人嘴唇颤抖着,心却激动起来,她下意识地起身想要靠近夜莫深。

    结果还没有靠近,身上那股刺鼻的香水味便让夜莫深退避了三尺。

    “把她带出去!”夜莫深突然冷声道。

    “夜少?”

    萧肃不明所以地回头看了夜莫深一眼,发生什么了?这不是还说自述吗?就直接让对方离开?那可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合适人选的人啊!

    “带出去!”夜莫深语气加重,声音里明显已经蕴含了怒气!

    萧肃不敢再犹豫,赶紧叫人把她弄出去!

    等人走了以后,萧肃往前转了转,才发现刚才那个女人呆的地方香水味居然特别浓郁,先前离得远,所以没有闻到。

    “夜少,是闻到香水味不舒服了么?”萧肃上前询问,顺便将他推到窗户面前,那儿通风,没有那么多奇怪的味道。

    夜莫深抿唇不语,眼帘垂下,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墨色的眼眸,令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那天晚上,女人身上没有什么多余的气息,特别干净。

    所以,被下了药的夜莫深才会一时控制不住自己要了她。

    整个过程中,女人的青涩和紧致都令他疯狂,而且她是属于那种小白兔型的女人,绝对不像刚才那样的人,眉眼之际都想勾引他。并且,她身上的香水味极为浓郁。

    夜莫深眯起眼睛,回忆起那个下着暴雨的夜晚。

    “先生,先生你没事吧?”

    后来他把她锁在怀里,她吓得身体一直颤抖,只想推开她,可他哪里放得开?她身上干净的气息缠人得要命,他像一只被解了封印的狼,彻底将她吃干抹净,连骨头都不胜。

    只是没想到醒来之后那女人就逃得彻底,一点信息都没留给他。

    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对方是个很怂的,碰到事就不敢直接面对,也或许……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所以才吓得逃走了。

    倏地,夜莫深抬起头,薄唇勾起一抹冷笑。

    只要她在这座城市,他就一定能找得到她。

    “对了夜少,咱们的人手都只遍布北城,您说的这个女人,会不会有可能是其他城市的呢?”

    萧肃的问题让夜莫深蹙起眉。

    是啊,那个女人……会不会是其他城市的?万一她不是这个城市的人呢?

    思及此,夜莫深眼眸陡然一厉,声音冰了几分。

    “那就多派人手,出去找!”

    萧肃点了点头,“喔,那我多派点人手吧。只是夜少……我还在想,咱们是不是也要把那些打胎的也顺便查一查啊?我觉得没有个哪个女生会把陌生人的孩子留下吧?这得是什么样的女人,才会这么奇葩啊?”

    说到这里,萧肃又联想到一件事:“还有一件事,咱们也不能只在医院查吧?毕竟那个女的还不一定会怀孕啊……”

    听到后面,夜莫深额头的青筋突突地跳,突然一拳朝萧肃砸了过来。

    “该死的,这些你早该想到不是么?还敢在我面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