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有点担心她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黑暗中,不知道过了多久,叮叮当当的声音,好像是钥匙串动碰撞发出的声响,在寂静的夜中特别响亮,之后,门打开。

    两道身影出现在黑暗的空间里。

    “沈助理?”萧肃看着黑暗的房间,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

    一瞬间,房间被照亮。

    然后夜莫深也看清了房间里情景,一个娇小的人影缩在角落里头,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埋着脑袋,整个人缩成了一小团。

    像一只蜷缩着的猫咪。

    束着长发的发带不知何时散了开来,导致她一头青丝散落,凌乱地垂在双肩,遮住了她的脸和耳朵。

    莫名的,夜莫深感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绝望与冰冷。

    那种从头到尾的,显露出来的。

    怎么回事?夜莫深蹙起眉,语气不悦。

    “她怎么了?”

    萧肃听到询问,这才迈步上前:“沈助理?”

    缩着的人没有反应,一点动静都没有,甚至动都不动一下地坐在那里。

    “沈助理?沈助理?”萧肃见她一点动静都没有,眼神一跳,赶紧又唤了两声。

    然而蜷缩在那里的人还是没有反应,就好似死了一般。

    萧肃回过头看了夜莫深一眼,只见他眼睛四周一圈阴霾,整个人散发着阴冷的气息。

    “夜,夜少……”

    夜莫深自己滚动着轮椅上前至沈翘身边停下,声音清冷:“抬起头。”

    没有反应。

    萧肃在一旁心不安地跳动着,这沈助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叮嘱那帮人的话难道没用?那帮人动她了?

    “我的耐心有限,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自己抬起头来。”夜莫深又接着说了一句。

    可是蜷缩在那里的人就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夜莫深眼神一跳,忽而想到什么,抓住沈翘的手腕,直接将她拽了起来。

    娇小的人儿就这样毫无抵抗之力地被他拉上前,一张惨白到毫无血色的脸也出现在了夜莫深的眼前。

    身后的萧肃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夜莫深眼神一冽,望着面前的沈翘。

    平日里白皙的脸颊在这会儿毫无血色,就连唇上的粉嫩也褪得干净,一双干净的眼睛里平静如水,一点生气都没有。

    夜莫深薄唇动了动,声音低沉:“告诉我,你怎么了?”

    沈翘坐着没动。

    眼神没有生气,夜莫深这才发现她眼神没有一点焦距,好似看不到他一样。

    该死的!

    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夜莫深突然就来了怒火,朝着身后的斥道:“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萧肃见夜莫深居然发这么大的火,再看沈助理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转身就去叫人。

    房间里剩下夜莫深跟沈翘,他薄唇抿了抿,语气冰冷:“二婚女,你到底怎么了?”

    沈翘保持着原有的动作,没动。

    该死的!

    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盯着眼前脸色发白,眼神没有焦距的女人。

    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对一个女人这么束手无策。

    碰不得骂不得凶不得。

    因为她此进的样子竟然让夜莫深产生了罪恶感,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她恐怕也不会变成这样。

    “二婚女,你是跟我装傻,还是真的看不见我?”良久,夜莫深又问道。

    事实证明,沈翘是真的没有反应,夜莫深第一次升起一股无奈,伸手将她拽进自己的怀里,沈翘倒是很乖巧,像个木偶娃娃一样任夜莫深拉进怀里,身子轻盈地趴在他的怀里。

    夜莫深感觉心尖一颤,有什么东西在悄悄地改动。

    那双冰冷的大手,终于还是忍不住悄悄地,缓缓地环住了沈翘细瘦的腰身,替她调整位置,让她以安稳的姿势趴在自己的怀里,然后另一双手缓缓地抚上她的后脑勺,声音低沉。

    “如果他们欺负你了,就告诉我,我替你讨回公道。”

    怀里的人没有反应。

    “女人,你最好清醒一点,上次你喝醉酒偷哭也就算了,现在这样闹腾,就能解决问题吗?”

    可是尽管他说再多,沈翘仍旧不给他反应。

    萧肃那边很快把人带过来了,一进门那人就哆嗦着问:“夜,夜少,发生什么了吗?”

    听言,夜莫深身上绽出强大的气场,他侧眸,目光如矩地凝着那人。

    “你们对她做什么了?”

    那人一阵哆嗦,脚都跟着打颤,“夜,夜少,我们……没做什么啊!”

    开玩笑,他们又不是没长眼睛,这个女的一看就跟夜莫深的关系非比寻常,他们怎么可能会对她做什么?

    夜莫深眼神一冽,一记眼刀势如破竹而去。

    那男的顿时吓坏了,腿软地跪倒在地板上,说话都不利索。

    “夜夜夜少……我们真的没对她做什么,萧助手当时跟我们说不能碰她,所以我们就把她带到这个房间里然后关起来了,想等夜少后面的吩咐。”

    看他也不像说谎的样子,只是关起来而已,那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夜莫深眯起眼睛:“中间发生过什么吗?”

    男人顿了顿,回忆了一番然后道:“倒是没发生过什么,她被我们关起来以后很安静,不吵不闹的。”

    不吵不闹?

    夜莫深目光顿时变得复杂起来。

    片刻后那男的突然惊呼道:“不过……因为她太安静了,所以我们就忘了关她的这回事,中午跟晚上……都忘记给她送……送饭了。”

    话落,那男的似乎已经能预料到自己的死期一样,身体瑟瑟发抖起来。

    “你说什么?”没等夜莫深开口,站在一旁听的萧肃先发作了,“我靠,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居然不给人家送饭,饿了人家一整天???”

    “对不起夜少,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她不说话,会不会是饿坏了?”

    一天没吃饭,又是个怀孕的女人,也许是真的饿坏了呢。

    这件事说来萧肃心里也有愧,只能开口道:“夜少,要不咱们先回去吧,沈助理饿了一天很难受的。”

    夜莫深目光如电,最终还是嗯了一声,然后由着萧肃推着他下楼。

    不知何时,趴在他身上的沈翘已经闭上了眼睛,昏睡在他的怀里。

    等到上床的时候,夜莫深才发现她晕了过去。

    夜莫深脸色一变:“直接去医院,打电话让陈妈做易消化的东西送到医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