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是不是朝秦暮楚,检查一下就知道

是不是朝秦暮楚,检查一下就知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亏她还生怕夜莫深误会,就这样跑过来了。

    没想到,他居然直接对夜凛寒说如果他想要的话,可以找老爷子把她要过去。

    想到这里,沈翘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推门进去。

    “夜莫深,你把我当成什么?垃圾桶还是玩物?随手可扔吗?”

    陡然出现的女声让三个男人一愣,然后同时朝门口看去。

    沈翘推开门走进来,她身上穿的是一套淡蓝色的套装,临走前女佣拿出来给她换上的,沈翘觉得当时自己要来公司了,总不能穿着睡衣就走吧?

    所以就接受了,蓝色的套装跟她淡雅的气质很接近,将她白皙的皮肤衬托得更加剔透晶莹。

    因为脸色苍白缘故,却并没有特别难看,相反看起来还有一种病态的美。

    夜莫深没料到她会出现在这里,一时有些诧异,可是当目光触及到她身上那套蓝色的套装以后,目光陡然变得凌厉起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给她买了那么一大堆衣服放在衣柜里她从来都不去看一眼,甚至为此自己去买了新的衣服穿,可是现在……她居然穿了新的衣服来他面前晃?

    呵,夜凛寒给她买的?

    “弟妹,你怎么来了?”夜凛寒见她出现在这里,便快步走上前:“没事了吗?”

    她的眼眶因为之前哭过,所以还有些红红的,相比起夜莫深的冰冷,夜凛寒的态度可以说是雪中送炭,她朝他笑了笑,声音低下来。

    “谢谢大哥,我没事了。”

    这一幕落进了夜莫深的眼底更为嘲讽,他冷漠地勾起唇角:“你当我夜莫深死了吗?过来!”

    听言,沈翘一顿,朝夜莫深看了过去。

    可她没有动,夜凛寒微皱起眉:“弟妹?”

    “大哥,你先走吧,我没事的。”沈翘朝他点了点头,示意他离开,夜凛寒有些不放心,“我留在这里吧?还可以替你解释两句什么的。”

    “不用,越解释越麻烦。”

    “那好吧,那我先走了。”

    夜凛寒离开以后,沈翘才朝夜莫深看了过去。

    萧肃感觉到周围的温度低得吓人,便朝沈翘使了眼色,沈翘抿了抿唇,还是上前几步开口跟夜莫深解释道。

    “夜莫深,就算你不想娶我,但我们既然已经订好了交易,你就应该遵守承诺不是吗?”

    “遵守承诺?”夜莫深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她,薄唇翘起:“身为夜二少奶奶,你是不是觉得勾三搭四很正常?我之前是不是告诉过你,让你别招惹夜家的人?”

    萧肃的身子默默地往外移了移,见夜莫深没有什么异常,便飞快地逃离了现场。

    他走了,沈翘跟夜莫深就更好说话了。

    “是,你是说过,但我也遵守了。”

    夜莫深滚动轮椅,高大的身子朝她靠近,气压也随之欺了过来。

    “遵守了?”他大手探出,如电一般扣住了沈翘细白的手腕,沈翘一惊,瞪大眼睛被他拽进了怀里,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夜莫深的大手便挑起了她的衣摆:“身上这套衣服夜凛寒帮你买的?”

    沈翘脸色一变,咬住下唇。

    “我给你买的衣服你不穿?跑去穿别的男人买的?”

    夜莫深冷笑一声:“这就是你所谓的遵守?二婚女,离婚以后着急找接盘,找到了接盘还不满意,还想再多圈几个?是不是这样更好捞更多的钱?”

    沈翘脸色惨白:“我跟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

    “大哥?”夜莫深将她的衣摆拉得更高,语气越发嘲讽:“叫得好生亲密,在床上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叫他的吗?”

    听言,沈翘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衣领:“你不要含血喷人。”

    “究竟是我含血喷人,还是你朝秦暮楚,让我检查一下就知道了。”

    话落,那双温热的大手从她的衣摆下探了进去,一路往上覆在了某处起伏。

    “啊,放开!”沈翘脸色一热,耳朵也禁不住发红起来,刚才还揪着夜莫深的衣领这会儿改成去扒拉他的手,可她的劲哪里有夜莫深的大,他越是扒拉,夜莫深的动作便越是肆意。

    他手上的动作加大力度,沈翘疼得嘤咛出声,原本白皙的脸颊也因此暴红,让人看着就特别想欺负。

    于是夜莫深直接上口了,倾身狠狠地攫住了她粉嫩的嘴唇。

    “唔。”沈翘这边还在奋力地跟夜莫深作着斗争,没想到他这边又吻上来了,她的一只手禁锢着她的腰身,令她动弹不得。

    这个吻带着狠戾的味道,沈翘被他吻得嘴唇发麻,再加上他手上的动作,沈翘很快缴械投降,整个人好一瘫水软在他的怀里。

    夜莫深下手很重,他自己也能感觉到。

    可她就是愤怒,愤怒于这个女人在他吻她的时候,她居然上手擦。

    思及此,夜莫深退回自己的唇舌,语气低哑:“你不是嫌弃我么?我今天让你知道,嫌弃我的下场。”

    话落未等她反应过来,夜莫深再一次狠狠地攫住她的嘴唇,沈翘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半推半就地瘫软着身体。

    突然,大腿传来一阵凉意,被吻着的沈翘眼神往下瞟,发现裙摆居然被夜莫深撩了起来,她吓得差点失声尖叫。

    这个混蛋到底要干什么?

    可是一张口所有的呼吸都被夜莫深吞咽进去。

    他一点顾忌她感受的想法都没有,手上和唇上的动作很非常肆意,并且很粗暴。

    沈翘一边唔咽出声,仍旧没有放弃推他。

    她咬了夜莫深一口,夜莫深吃痛退开,二人的唇边拉出血丝,夜莫深的眼神阴狠了几分,将她的裙子直接撕裂。

    “我让你穿别人的衣服。”

    嘶啦!

    刚穿上的裙子就这样应声碎在他的手中,沈翘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之人。

    “他买的衣服比我好?”夜莫深就像一个疯子一般,撕扯完了裙子又扯她的上衣,总之是誓要把她身上这套夜凛寒买的衣服给撕烂为止。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行为,已经暴露了他心中所想所思。

    沈翘一开始还生他的气,后来见他为了一套衣服居然这么勃然大怒,一时之间竟然觉得……他好像是在吃夜凛寒的醋一般。

    一想到是这样,沈翘……

    忽然就,没有那么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