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反正洗不干净,不如砍掉

反正洗不干净,不如砍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听言,沈翘倏地抬眸看了他一眼,咬住下唇解释道:“我会给你洗干净的。”

    “怎么洗?”夜莫深嘲讽地扫了她一眼:“手洗吗?”

    沈翘顿了顿,眨了眨眼睛,“当然不是,我会给你送去干洗店的。”

    她家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但常识她还是知道的,西装不能水洗,特别是这种值钱的。

    “呵,还不算太无知。”夜莫深冷笑了一声:“但你觉得洗完我会穿?”

    沈翘抿唇不说话。

    夜莫深继续满不在乎地扎她的心:“西装被你穿过了,我嫌恶心,就算洗干净我也不会穿。就跟一个内心爱慕虚荣的女人一样,表面装得再无辜,她也是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懂?”

    沈翘一开始还能不在意,听了这番话以后实在忍无可忍:“……不就一件西装吗?是我求你给我穿的吗?是你自己把西装披到我身上的,你觉得西装脏,那你刚才在会议室里摸我半天,你怎么不洗手?”

    夜莫深:“……”

    萧肃:卧槽,信息量太大了。

    摸了……半天??萧肃悄悄地打量了沈翘一眼,忍不住想竖起大拇指给她点赞!

    夜莫深没想到小猫的爆发力居然这么惊人,连这种话当着第三人的面她都说了出来,但一时也被噎住了,只能恶声恶气地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没洗?”

    沈翘顺着他的话往上爬:“洗了又如何?反正都洗不干净,不如砍掉!”

    夜莫深:“……”

    萧肃在心里作了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沈助理……实在太强大了!

    沈翘也是被他气坏了,想她是好心替他将西装拿回来的,都说要替他送去干洗了,他不穿就不穿,非得说那些话来讽刺她。怒气,直接怼了过去。

    电梯里的气氛嚣张跋扈,沈翘身上战斗的气势不减,夜莫深身上的戾气逐渐加重。

    他眼瞳深眯,一双墨色的眼眸带着慑人的光芒盯着沈翘。

    面对这种慑人威压的眼神,沈翘的后背发寒,但还是挺直了腰杆跟夜莫深对视,一副不服输的样子。

    片刻,夜莫深怒极冷笑,“还真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叮——

    沈翘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快步走出电梯。

    萧肃想了想,觉得这个沈翘的脾气还挺大的,再看看夜莫深的样子,他的情绪波动虽然很大,可明显被沈翘给噎得说不出话来了。

    忽然之间,萧肃有些暗爽是怎么回事?

    谁不知道夜家的二少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喜怒无常,而且嘴特别毒,别说对男人了,对女人都没有客气的时候,参加宴会的时候哪个只要有女的来跟夜莫深搭讪,最后肯定会被夜莫深的话说的眼睛红红的,不是哭着跑掉的,就是恼着跑掉的。

    沈翘平时都是一副软柿子好欺负的模样,没想到理论起来也是……挺知道抓重点的。

    那么问题来了……

    萧肃绕到他面前,表情贱兮兮地问:“夜少,需要我给您备刀吗?”

    ……

    “滚!”夜莫深一脚朝他踹了过去。

    沈翘离开公司以后,准备直接去公交车站,在等车的时候一辆银灰色的宾利停在她面前。

    车窗降下,露出夜凛寒温柔的眉眼。

    “弟妹。”

    “大哥?”沈翘顿了顿,“您怎么会在这里?”

    “回家吗?上车,大哥送你。”

    坐夜凛寒的车回夜家?那必定会跟夜莫深撞上,到时候夜莫深又要说她不三不四,朝秦暮楚了。思及此,沈翘便委婉地拒绝了夜凛寒的好意:“不用了大哥,我坐公交车坐习惯了。”

    夜凛寒不死心,笑着道:“公交车人多,坐大哥的车更方便。”

    沈翘:“真的不用,大哥,您先回去吧。”

    夜凛寒:“弟妹是怕坐我的车落人口舌吗?”

    沈翘:“对不起,大哥,我……”

    “还是弟妹在怪大哥早上没有替你隐瞒?”说到这里,夜凛寒的表情有些落寞,就连脸上温柔的笑意都淡了几分:“罢了,既然如此……”

    因为这是在公交站台前,所以沈翘和夜凛寒的对话都被其他人看到听到了,各种好奇的眼神打在沈翘的身上,令她有些尴尬,再加上夜凛寒这样的,沈翘无奈了。

    “大哥。”

    “快点上车吧。”

    无奈,沈翘只能绕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进去之后,沈翘就开始愁眉不展,这里离公司那么近,回去夜家的路上虽然有好几条路,但不知道夜莫深会不会经过这里,会不会看到这一幕?

    不过她现在不是应该担心这个,她应该担心回去以后的事情。

    想到这里,沈翘立即开口道:“大哥,呆会到家里那个路口的时候你就把我放下来吧。”

    听言,夜凛寒操作着方向盘的手一顿,片刻后笑着望向她:“弟妹,大哥有这么见不得人吗?”

    沈翘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是见不得人,是有人实在太恐怖了。

    早上她就穿了一套夜凛寒佣人准备的衣服,结果夜莫深居然就发脾气把她身上的衣服给撕了,虽然后面的确也有找衣服给她穿上。

    可是这种性格,她真的太害怕了。

    万一晚上再来撕一次……沈翘真不敢保证夜莫深会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好了,我知道你的难处,我呆会送你到路口就停车。”

    夜凛寒善解人意地道。

    沈翘这才稍稍放了心:“谢谢大哥。”

    “对了,你跟莫深……关系一直这样吗?”夜凛寒突然问道。

    听言,沈翘一顿,竟不知怎么回答。

    按理说,她跟夜莫深的关系是交易婚姻,半年以后就离婚的,但这是属于他们二人的秘密,没有理由告诉夜凛寒。

    “弟妹,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他对你的态度一直都这么差吗?”

    沈翘垂下眼帘,笑了笑:“无所谓差不差,他的脾气就是这样不是么?大哥不是让我谅解他的吗?”

    “是这样没错,不过大哥还是有点担心你。”夜凛寒轻叹了一口气:“或许,当初爷爷做的这个决定是一个错误,我还没有告诉过你吧?其实我跟莫深不是亲兄弟。”

    沈翘一时吃惊,“不,不是亲兄弟?”

    怪不得夜莫深对夜凛寒的态度总是那么差,而且他跟夜家的人相处模式也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