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痛是要喊出来的

痛是要喊出来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是失魂落魄回到自己房间的,进去以后她拖掉了鞋子然后换上了室内拖鞋朝自己的床走过去,泄气地坐在自己的小床上,盯着手上那张银行卡发呆。

    怎么办?她要怎么跟韩雪幽说这件事情?

    头好痛。

    按理说夜家跟韩家联姻,在地上位之上倒是不分伯仲,可是夜家这样……

    正思索着,沈翘突然觉得周身的空气凉凉的,有点不对劲,抬眸就撞进了一双深邃冷漠的眼眸里。沈翘吓了一跳,手中的银行卡也跟着落了地,啪的一声掉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二人的目光同时看了过去,沈翘的脸色瞬间刹白,站起身:“你听我解释!”

    “二婚女,你还真出乎我的意料。”夜莫深冷笑一声,再抬起头时,他的眸底形成一片暗影。就像不明海域里的暗涌流动,令人发自内心的恐惧。

    沈翘粉色的唇瓣动了动:“我……”

    “这就是你嫁进夜家的目的?”夜莫深睨了那张银行卡一眼,“呵,老爷子出手倒挺大方的,只不过你值这些钱么?”

    沈翘握紧拳头,咬唇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可以听我解释吗?”

    “解释你是如何说服老头让他心甘情愿地掏钱给你吗?或许,你的确可以向我解释一下,或者……用身体的行动来向我解释也可以。”

    沈翘脸色一白,“你这话什么意思?”

    夜莫深冷眼瞟她:“技术应该不差吧?”

    沈翘:“……夜莫深你这个混蛋!”

    “呵,与其嫁给我,当初何不直接嫁给那个老头,更光明正大!”

    沈翘终于忍无可忍,垂下眼帘大吼一声:“够了!我受够你了!”

    夜莫深笑容冷冽:“终于受够了吗?”

    沈翘弯腰将掉落在地上的银行卡捡了起来,然后走到了夜莫深面前将银行卡用力地丢进夜莫深的怀里。

    “我早说过我不会要你一分钱,同理我也不会拿夜家一分钱,这是你爷爷的钱,我还给你!”

    银行卡落到夜莫深的怀里,夜莫深面无表情地抬手将银行卡夹在指尖。

    “女人,真的想好要给我了?这可是你不辞劳辛才挣到的,你确定吗?”

    “对,我确定!”沈翘咬牙切齿:“没错,我就是如你所想去陪老爷子了,他很满意,所以给了我钱,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吧?夜莫深,你就那么想被人戴绿帽子嘛?你等着,我会如你所愿的!”

    说完,沈翘转身就朝外面走。

    夜凛寒捏着那张卡的手狠狠一震,额头的青筋突突地跳动着,“去哪?”

    沈翘不回答她的话,在转身的时候她眼角已经积满了泪水,她实在忍不住夜莫深的恶言恶语,明明二人已经做好了交易,可他总是觉得她好像没心没肺不地伤心难过一样,每次都说那些话来羞辱她!

    她只想离开这个房间!远离夜莫深!

    “站住!!你敢给我戴绿帽子你就死定了!”夜莫深想到她临走前说的那句话,心突然慌乱起来。

    可沈翘现在就在气头上,哪里会听他的话,就算他的话再有震慑力也没用处,当夜莫深滚动轮子追出去的时候,沈翘索性直接跑了出去。

    “该死的女人,你再往前走一步你信不信……”后面的狠话还没说完,沈翘的身子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夜莫深:“……”

    大概是动静闹得太大,附近的佣人都听到了,忍不住出来偷看了几眼。

    当她们看到夜莫深脸上的表情时,又吓得缩了回去。

    “二少爷的脸色好可怕,二少奶奶到底怎么惹到他了啊?”

    “不知道啊,好像是夫妻两个人吵架了吧?”

    “二少奶奶也太强悍了吧,居然敢惹我们二少。”

    “其实二少爷对咱们二少奶奶很好的,上次买了一大堆漂亮衣服回来放到柜子里给二少奶奶穿,可人家二少奶奶根本一点情都不领,我都没有看到她穿二少爷给她买的衣服。”

    “为什么啊?二少爷对她这么好,她为什么不领情?”

    “可能是……因为二少爷是个残废吧?”

    “嘘,这种话不要乱说!”

    “可我说的是实话呀,虽然二少爷长得好看,可……他毕竟有腿疾啊,再加上那方面不行,有哪个女人会喜欢他啊?”

    几个女佣正躲在门里议论纷纷,完全没有注意到夜莫深已经滚动着轮子出现在她们的门前了。

    “当着我的面说我的坏话,你们当我夜莫深是死的吗?”

    像是地狱最深处传来的声音一般,几个女佣脸色瞬间惨白,转身看着不知何时到了门口的夜莫深。

    “二,二少爷……”

    几个人吓得身子都软了,直接对着夜莫深跪了下来,其中有个胆小的直接吓晕了。

    “出去找人,如果你们没完成任务,明天全部收拾东西滚出夜家。”

    *

    沈翘其实没有离开夜家,她往后面的花园的方向跑了。

    黑暗的花园处,她躲在一棵大树底下掉眼泪,一边在心里咒骂夜莫深那个混蛋!

    半年……

    她还要再忍受半年的时候,这半年……她要怎么过?沈翘忽然为未来的日子感到绝望,索性整个人靠在大树根上,闭起眼睛任眼泪肆意地流下。

    就最后再哭这一次吧,以后碰到事情都不能再哭了。

    她是当妈妈的人,不能总是因为这些话而生气。

    突然,一双温暖的大手抚上她的眼角,替她将眼泪尽管温柔地拭去,沈翘眼睫毛颤了一下。

    是……谁?

    一声无奈的叹息从头顶传来,沈翘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双忧郁的眸子担忧地望着她。

    夜凛寒?

    他……怎么会在这里?沈翘泪眼朦胧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跟白天见到的时候不同,这会儿夜凛寒眸子布满忧愁,似乎在心疼她一般。

    心疼她么?沈翘从来不知道,还有人会心疼自己。

    毕竟像她这样连父母都不爱的人,还会有谁会喜欢和心疼她呢?

    “傻瓜。”夜凛寒低声说了句,伸手再一次替她拭掉眼角的泪水:“这样偷偷地躲起来哭,别人不知道你的难受的。”

    沈翘没动,只是眼前的夜凛寒又朦胧了几分,泪意疯狂上涌,她心里忍受不住的委屈。

    夜凛寒微笑:“痛是要喊出来的,难受是要说出来的,你不喊不说,别人永远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