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不对等的交易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那就要问大哥了,把妻子塞给我以后,又频繁出现示好是什么意图。”

    “这件事你真的误会了莫深,大哥是无意碰到她的。”

    “是吗?是无意还是事先约好的?”说到这里,夜莫深扫了沈翘一眼。

    沈翘随即将拳头握紧,然后无所畏惧地迎上夜莫深的眼神,嘴唇动了动。

    所有人都以为她会解释,可谁知道沈翘只是说:“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随你怎么想都好。反正你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别人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了,那我也没必要向你解释太多。”

    “弟妹!”夜凛寒微蹙起眉,不明白沈翘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还不服软,非要跟夜莫深死杠到底。

    “这不关你的事。”沈翘将夜凛寒推开,娇小的身子挡在前面,“你不就是觉得我朝秦暮楚么?那你就这样认为吧,你看到的都是真的,我就是那样的人,是我约大哥过来的。”

    夜莫深眼神倏地冷下来,危险地盯着她。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沈翘是真的受够了夜莫深,这些日子以后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像针一样扎在她的心口,每次一根,逐渐增加。或许是她要求留在夜家的,但算她无能吧?她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

    “弟妹,你忘记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了吗?你……”

    “大哥,这是我跟莫深的事情,您先回去好吗?”

    “弟妹……”

    沈翘眼神坚定地望着他,非要他离开不可。

    夜凛寒薄唇动了动,最终却是什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夜莫深,作出最后一句解释:“莫深,你的脾气真的该收敛一些了,弟妹和我真的没有作什么出格的事情,今晚也是无意遇见的,我也就只说这么多了,剩下你俩谈吧。”

    夜凛寒离开以后,萧肃瞬间就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了,他指着自己的鼻尖,“要不……我也先走了?”

    没有人理会他,萧肃便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他问得是不是有点多余啊?直接离开不就是了?于是萧肃也跟着离开了。

    幽深的花园中,便只剩下夜莫深和沈翘两个人。

    其他人都走了,沈翘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对视着,因为这气氛的变化,月光似乎也不再柔和,打在夜莫深的周和,看着冷冷清清的。

    僵持了不知道多久,夜莫深优先开了口:“过来。”

    沈翘站在原地站着不动,她垂下眼帘,“有些话我想跟你好好谈谈。”

    听言,夜莫深勾起唇,冷笑:“说。”

    沈翘眼睛望着地面,“一开始我们就是做了一场交易,我呆在夜家只是让夜家暂时成为我的庇护,而我的存在也是让你可以不用再被夜老爷子逼婚。本来我们合作就是对等的,不是吗?”

    “谁告诉你是对等?”夜莫深冷漠的语气让沈翘倏地抬起了头,错避的眼神望着他:“不……不是?”

    夜莫深慢慢地滚动轮椅朝沈翘靠近,因为他的动作很缓慢,所以沈翘并没有注意到,他一边前进一边冷声道:“老爷子想给我塞什么人与我无关,我全都可以照单全收,但这婚事如果夹带了阴谋,或者被有心人设计了就不行。沈翘,你可别忘了,就算是交易婚姻,这场婚姻里跟我结婚的人是你的妹妹沈月才对。”

    沈翘指尖哆嗦。

    “沈翘,你是代嫁的,你还带着个拖油瓶,那天是你求我让你留下来的。”

    沈翘:“……”

    夜莫深:“现在,你还要说这场交易婚姻是对等的吗?”

    沈翘咬住下唇,眼底有了丝丝血气:“好,就算是我求你让我留下来的,但我们只是交易婚姻不是吗?你为什么非要把我的尊严踩在脚底?为什么?”

    夜莫深淡淡一笑:“好玩啊。”

    听言,沈翘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好玩?”

    把别人的尊严踩在脚底下,误会别人,纯粹是因为好玩?

    夜莫深的笑容近乎嗜血,语气如冰一样寒冷:“你以为我夜莫深的妻子是那么好做的?沈翘,这是你们沈家联合起来欺骗我的代价!”

    代价么?

    沈翘苍白着脸站在树下,月光将她的脸衬得更白,她又披散着头发,像个女鬼一样。

    原来,是因为这一方面。沈翘忽然就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

    “所以,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个有心利用这场婚姻,不择手段嫁进夜家的人,对么?”

    夜莫深挑眉:“难道你不是?”

    沈翘能说什么?她垂下眼帘。

    他以为自己想嫁?这场婚姻,她也是受害者。

    不过跟他说他也不会懂的,沈翘自嘲地笑了笑:“是啊,我就是这种人。”

    夜莫深拧起眉,这个女人怎么回事?突然又不辩驳了。

    “你要跟我谈的说这些?”

    沈翘重新抬起头,眸子已经恢复了平静,她目光淡淡地望着他。

    “就这些,没有了,我回去了。”

    说完,沈翘转身准备离开。夜莫深眉头深深地蹙了起来,咬牙切齿地道:“回来。”

    沈翘的步子顿住,笑了笑:“有什么吩咐吗夜少?”

    从今以后,她会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无论他说什么她就当作是一场交易,不会再有其他的想法。

    她今天的确是过于矫情了。

    夜莫深说的对呀,本来就是一场不对等的交易,使用手段就是要付出代价的。

    而她沈翘,就是那个必须承受的人。

    “你喊我什么?”

    沈翘站定了一会儿,忽然转过身来,在月光下她的容颜清冷,笑容也没有温度。

    “夜少,有什么吩咐?”

    夜莫深:“……”

    该死的!

    突然之间这种转变让夜莫深很不习惯,而且她的眼神平静得让他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渐渐失去一样。

    这样的感觉令他很不爽!!

    “谁允许你这样叫我?”

    沈翘淡淡一笑:“夜少不是说了吗?让我跟大家一样这样称呼您。”

    夜莫深:“那是在外面和公司,在家也这样,你想让老爷子知道什么?”

    “哦,那夜少希望我怎么称呼您?您说,我改就是了。”

    非常意外的,沈翘变得格外乖巧温顺,似乎自己是一个很好的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