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有我在,没人敢动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助理,这条礼服可是我们夜少亲自挑的。”

    萧肃忍不住出声说了一句。

    “啊?”沈翘明显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所以地看了夜莫深一眼,夜莫深第一次避开她的眼神,冷笑道:“我挑的?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

    萧肃:“……对对对,是我挑的,说错了沈助理。”

    沈翘:“……”

    萧肃在心里腹诽:夜少,您可以再别扭点吗?

    萧肃不太明白夜莫深对待沈翘的态度,但作为手下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还不走?”夜莫深提醒了沈翘一句,沈翘这才上前推动着他的轮椅。

    三人一起进了电梯,之后上了车,很快就到了宴会所在之处。

    然而路上沈翘注意到了路上的景色,根本没有发出有夜莫深所说的湖,直到下车,沈翘才猛地反应过来。

    她被夜莫深给耍了!

    哪有什么湖,根本就是骗她的!

    想到这里,沈翘气愤地推着他上前:“你又骗我,我来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湖!”

    听言,夜莫深忍不住勾起唇角,“笨蛋。”

    由于他的声音太小了,所以沈翘根本听不清楚,下意识地往前倾身:“什么?”

    夜莫深回头看了一眼,恰好就看到了她倾身胸前露出的春光,他呼吸一窒,“抬头。”

    沈翘不明所以,但还是照他所说的抬起了头。

    “别给我低头。”这里人多眼杂,她一低头就走光了。

    他看见没关系,但一想到别人也能看见,夜莫深心里眼里都极不痛快。

    该死的,他就应该给她挑一件保守一点的裙子。

    沈翘觉得莫名其妙:“到底怎么了?”

    “你能良家妇女一点吗?”

    听言,沈翘瞪大眼睛:“我哪一点不良家妇女了?”

    沈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裙子,气笑了:“夜少,裙子是你挑的吧?现在你说我不良家妇女,不打脸么?”

    夜莫深:“……萧肃不是说了,裙子是他挑的么?”

    一旁的萧肃:“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挑包得严严实实的。”

    夜莫深警告地看了萧肃一眼,萧肃只能在心里叫苦连天。

    夜莫深的出场很轰动,尽管他是坐在轮椅上的,但夜家在北城是第一世家,夜莫深又是夜氏集团的总裁,他的出现自然是引来了无数人的目光。

    当灯光和目光都落在夜莫深身上的时候,他身边的沈翘自然也没有受到冷落,毕竟今日的沈翘穿上了一淡灰蓝色的礼服长裙,柔顺的头发妩媚地披在肩上,看起来有一股岁月静好的姿态。

    自然也吸引了在场不少男士和女士们的目光。

    夜莫深出席宴会的次数几根手指都能数得出来,但这中间隔着的时长却是久远,从他入驻夜氏集团到现在好些年头了,他出席宴会的次数大概只达到5-6次。

    但他受邀的机会却是每一次商业晚宴,又或者是有心人给自家女儿举办生日宴会想宴请他的,都请不动他。

    久而久之,夜莫深在上流圈子里就变得神圣起来。

    这个男人神秘不可测,办事却又雷厉风行,长相俊美,具有商业头脑。

    但,因为他从来不沾女色,所以外界渐渐流传出他无能不举的流言,久而久之,大家就已经把这个当成了事实。

    这会儿,就算有再多的人想跟夜家攀上亲戚,听到夜莫深是个无能之人之后,也会替自己的女儿考虑上几分。

    所以这次夜莫深带了个女人出席,而且还是在众人瞩目的情况下一起进来的,自然就引起了重视。

    “夜少身边那个女人是谁啊?长得还挺顺眼的,哪家集团的千金吗?”

    “应该不是吧?看她身上也就裙子值钱,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特色啊,就这样的女人,可能只是夜少的助理或者什么的。”

    “我是听他们公司人说的,夜少最近的确多了一个女助理,上次这个女助理就跟他出席过宴会了。只不过上次她穿的好像很普通,所以大家都没有把那个女助理放在眼里,跟这次的女人应该是同一个人。”

    “原来是这样啊,扫兴……我还以为这个女的能破夜少不举传闻了呢。”

    几个男人哈哈大笑起来,大家聊到一块去了,不入流的话便也跟着说出来了。

    “只是助理的话,那我们……呆会可以去约一下,长得还算可口,或许……床上功夫过人呢?”

    “这个主意不错,不过她是我先看上的,你们可不要跟我抢啊。”

    “谁跟你抢了,就不能轮流排队或者一起来啊?”

    “哈哈哈哈。”

    沈翘面对那些从四面八方传来的目光,有些紧张地垂下了眼帘,推着夜莫深手不自觉地收紧了几分,眼前出现了重重黑影。

    她的老毛病,好像又要犯了。

    沈翘有些口干舌躁,步子也有些趔趄。

    夜莫深发现了她的异常,眯起眼眸,“怎么了?”

    沈翘摇摇头:“没,没事。”

    只是她的声音已经在微微颤抖着了。

    夜莫深蹙起眉,陡然想起了上次在商场店里的时候,当时她面对那些指责的目光整个人都没有还口的余力,眼神逐渐变得涣散,后来就要倒下去。

    如果不是他及时托住她,可能她就要晕倒了。

    沈翘只觉得眼前越来越黑,但只能咬住下唇坚持着。

    手上一暖,夜莫深的大掌绕到后方覆在她的手掌上,声音低沉:“紧张什么?”

    暗哑的嗓音浑厚有力量,而且她冰凉的小手跟他的大掌对比,他的手掌心就像一团火,直接灼热了她的血液,直钻心房。

    沈翘刚才还紧张着,这会儿听到他的话一愣,眼皮微微动了一下看向夜莫深的后脑勺。

    他似乎知道她发生了什么,又加了一句:“有我在,没有人敢动你。”

    砰!

    这句话就像钟声一般,咚的一声敲进了沈翘的心里。

    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猛地加速跳动起来,面前的夜莫深忽而变得高大,那种被关怀的力量让她变得没有那么害怕,再一抬眸,眼前已经恢复明亮。

    沈翘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症状居然也能被治好,自从……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她就很惧于人多的场合,特别是那种所有人目光都看向她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