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你猜他会来救你吗

你猜他会来救你吗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夜莫深眼神一冽,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敢!”

    陆寻常哼笑:“我现如今已经是个废人了,你觉得我还有什么不敢的?夜莫深,或许以前我还会让你三分,现在……你觉得我怕什么?”

    嘟嘟——

    话落,对方直接将电话挂断。

    夜莫深当机立断:“马上锁定这个手机号码的位置,迅速赶过去,通知他们派人过来救援。”

    “是!”

    萧肃不敢有任何的缓慢,迅速拿出手机拨打电话,一边推着夜莫深离开了宴会现场。

    而这边挂了电话的陆寻常盯着躺在床上的女人,她还处于昏迷的状态之中,旁边放了一大碗药。

    陆寻常的目光像淬了毒一样,“把药给她灌进去。”

    “是,陆少!”

    手下得了令,直接将沈翘的嘴巴扳开,粗鲁地给她灌着药。

    沈翘被呛醒,捂着自己的脖子用力地咳着,清醒过来见他们在灌着自己喝药,她下意识地抬手将药碗打翻。

    但药已经喝进去了大半碗。

    陆寻常笑容阴狠地睨着她。

    沈翘捂着嘴唇缩到角落里头,一双美眸瞪得老大。

    “夜莫深的小助理,呵~本来我还打算玩玩,可惜你那么不识抬举,那就等着欲火焚身至死吧?”

    听言,沈翘瞪大眼睛,“你,刚才给我喝的是……”

    “你猜夜莫深会来救你吗?”

    沈翘脸色苍白起来,猛地低头抠自己的喉咙,想将刚才喝进去的东西给吐出来。

    “没用的。”陆寻常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野兽龇牙咧嘴一般:“药效十分钟后就发作,而且这是药性最烈的,夜莫深就算来了……就他一个残废还不举,应该帮不了你吧?”

    几个手下闻言也跟着淫荡地笑着搓搓手掌:“陆少,夜少无能帮不了她,到时候可以让我们……”

    陆寻常冷哼一声,目光扫视四周,“把门窗锁死,把香点上,就等着夜莫深自投罗网了。”

    “他夜莫深自己无能,还想让别人哪他一样?那我就让他尝尝欲火焚身却不得发泄的滋味。”

    沈翘见他们把香都给点上了,再联合陆寻常刚才说的那些话,她一下子就能猜到那是什么,她脸色大变地想要起身,可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四肢全都软绵绵的。

    “你这个混蛋……”

    点完香以后,陆寻常直接将人带走了,然后将门窗锁死。

    房子里安静下来,只余下沈翘一个人躺在床上,她手指动了动,试图想要起身。

    好不容易挣扎着坐起来了,却一个不慎翻滚到床下,跌落到冰冷的地板上。

    好痛……

    沈翘摔得小脸上的五官皱起一团。

    陆寻常这个卑鄙无耻的人,他明明知道……夜莫深没有那方面的功能,他却偏偏给自己下药,还在这里点了迷情的香,等夜莫深一进来,就会中招了。

    可是……她怎么也动不了,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眼皮好重好重,沈翘的下唇几乎被她咬出血来,最后两眼一番昏了过去。

    *

    “夜少,查到了。”

    “人在哪儿?”

    “在丽豪大酒店。”

    “加速。”

    很快,夜莫深等人到了目的地,车子刚停下,萧肃绷着一张脸认真地道:“位置已经定好了,夜少,我们是现在就上去吗?”

    “嗯。”

    “可是……”萧肃顿了一下:“我觉得夜少还是不要贸然上去的好,可以让我们的人上去把沈助理解救下来。”

    听言,夜莫深蹙起眉,薄唇刚动了一下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陆寻常打来的,夜莫深动作冷静地按下通话键。

    “看来夜少还真的很重视这个小助理啊~”

    萧肃一听,脸色瞬间大变,立即警惕地盯着四周。

    夜莫深面无表情,没有回答陆寻常的话。

    陆寻常冷笑道:“你的小助理已经被灌了烈性很强的药,如果夜少不亲自去救她的话,让你的手下进去可能她就要被看光了,又或者她已经受不了药性驱使会扑上去也不一定。当然,我还要提醒你一句,我给她的药量是三倍,如果一个小时内她还没有得到舒缓的话,可能就要七孔流血至死咯~唉,多可怜的小助理。”

    萧肃咬紧牙关握起拳头:“陆寻常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夜莫深,很愉快能看到你欲火焚身却不得疏解的样子,我很期待。”

    话落,陆寻常那边又挂了电话。

    萧肃:“这就是陆寻常故意设下的圈套,他故意引夜少入套,夜少,您千万不能上他的当。”

    夜莫深目光冰冷地望着窗外:“推我上去。”

    萧肃:“……夜少!”

    “怎么?我夜莫深连自己的女人都需要别人来救吗?”

    萧:“但是!”

    “你马上打电话联系医院,另一组人迅速定位陆寻常的位置将他找到。”

    无奈之下,萧肃只能答应,一边推着夜莫深出了门,然后指挥着身后那几个:“你们几个听到夜少的吩咐了没有?赶紧去办!”

    “是·”

    分配完了任务以后,萧肃迅速带了几个人和夜莫深一块上楼。

    到达了房间以后,萧肃上前就直接将房间的门给踹开,还没等他看清房内的场景,夜莫深就冷声道:“闭眼!”

    萧肃迅速转过身,眼神凶恶地瞪着外面那几个:“都守在外面不许进去。”

    夜莫深滚动轮椅就要独自进去,萧肃脸色大变地拦住他:“夜少!”

    夜莫深闻到空气中一股特定的香味,他蹙起眉:“让大家捂住口鼻,屋子里有迷香。”

    萧肃立即点头,发给众人口罩戴上,亦给夜莫深戴上了一个,然后才让夜莫深独自进了房间。

    房内

    沈翘已经热得快要炸了,她衣衫不整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没什么力气的她最后却在药性的驱使下将衣服剥得只剩下贴身的里衣,地板传来的寒气从皮肤钻进体内能让她舒服一些。

    但根本没有解决根源。

    意识很模糊,小腹传来的异样让她觉得无比地羞耻!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别人下药,而她的身体根本没有一点抵抗的力气,那些最原始的……就这样直接被药物给激发起来。

    纠结,难受,痛苦,绝望……种种情绪充斥着沈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