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抱我好不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热气不知从何处升起,已经遍布了全身,沈翘感觉自己的大脑都是热的,仿若充血一般她觉得耳朵和脸都跟着发烫。

    她不能再呆在这里,她要……离开这里。

    可是意识很模糊,沈翘只能咬破自己的下唇,痛楚让她的意识恢复了片刻,她立即起身朝外面爬。

    但药性太烈了,她被灌了半碗的药,那里面不知被下了多少。

    难道……她今天要死在这里吗?

    下唇不知被她咬成什么样子,沈翘只知道嘴里是满满的血腥味,然而那些痛楚就如蝼蚁撼大象一般,无论你使了多大的力气大象就是纹丝不动。

    就在沈翘想从洗手间方向爬的时候,一只冰凉的大手拽住了她。

    是谁?

    沈翘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甩开了对方的手,一边道:“滚开!!”

    夜莫深狠狠地蹙起眉,看着面前的沈翘。

    刚才触及的温度如火一般灼烫,可见那药性之烈,可她居然还能在这个时候保存意识甩开他的手,这巨大的意志力让夜莫深诧异,结果在沈翘抬起头的下一秒,尽管冷静如夜莫深,也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她的嘴角已经流出了鲜血,下唇被她咬得有些血肉模糊。

    鲜红的血顺着她的嘴角淌下,几乎刺红了夜莫深的眼眸。

    “你……”眼看着她又要咬自己,夜莫深眼神巨变,上前就将她拖拽起来,然后下意识地将手伸到她嘴里。

    她用力地咬下来,夜莫深发出一声闷哼。

    “该……死的!”夜莫深额头渗出冷汗,声音断断续续:“二婚女,你……要是敢把我手指……咬断我跟你没完。”

    沈翘迷乱之中好像听到了夜莫深的声音,起初她以为自己幻听了,可是当她发现自己咬的是别人的手指以后,沈翘抬头。

    眼前的幻影渐渐一个个重叠,然后清晰起来。

    是坐在轮椅上的夜莫深,他脸色铁青地盯着她,手指被她咬出血来。

    “是你……”沈翘神智恢复了些许,猛地伸手推他:“你出去,快出去!”

    “干什么?”夜莫深手指被她咬得鲜血淋漓的,正疼着呢,结果被她这么一疼,夜莫深瞬间疼得脸色都变了,不爽地质问了沈翘一句。

    这个该死的女人,他来救她,她却把他往外推!还把他咬成这样!

    沈翘费力地解释道:“他点了迷香!”

    “迷香?”夜莫深重复了一下她的话,脸上的表情却是不为所动,似乎早有预料一般。

    沈翘:“你出去啊,你再呆下去的话,你也会中药的。”

    他一个常年坐在轮椅上的残废,要是真中药了,到时候怎么办?

    听言,夜莫深危险地眯起眼睛看着怀里已经接近半,裸的沈翘。

    这个女人自己已经都这样了,她居然还有心思去关心别人会不会中药?

    “与其关心我会不会中药,不如担心一下你自己怎么解决!”夜莫深冷声提醒道。

    沈翘摇摇头:“不,不知道……”

    先前的痛楚能让她意识清醒一会,可是也仅仅只是那么一小会儿,这会儿她的意识又开始涣散,一双美眸开始变得迷离。

    夜莫深注意到了,大手猛地捏住她的下巴:“给我清醒过来!”

    沈翘涣散的眼神清醒过来,一秒两秒,又变得涣散。

    “快……走……”带血的嘴唇还在呢喃着这句话,像个复读机一般。

    夜莫深:“……”

    他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咬牙切齿:“你意志力就这么薄弱?再坚持一会儿,医生很快就要来了!”

    下一秒,夜莫深全身一僵。

    因为沈翘的手忽然像藤蔓一样缠上他的脖子,柔若无骨的手搭在他的颈间,然后她已经红得不成样子的脸蛋在他的面前慢慢放大,眼看着就要吻上他。

    夜莫深瞳孔微睁,在她吻上来之前别开了脸。

    可沈翘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没有吻到他的嘴唇,她便转移了阵地,吻向他的颈间。

    夜莫深小腹一阵收紧,掐在沈翘腰上稍稍用力,将她拽离自己。

    “该死的女人,赶紧给我清醒过来!”

    “热……我好热。”沈翘被他推开以后伸着双手朝他作出抱抱的手势,小脸一副欲求不满的姿势,看起来还真的让人没有办法拒绝。

    夜莫深应该将她推开的,可是……他眼前的沈翘眉眼不知为何变得柔和起来。

    酒店房间的灯光昏黄中带着暧昧,更是给两人助兴。

    “抱我……好不好?”沈翘的声音与平日的清冷不同,这一刻她的声音充满了女子应有的娇媚,那平静的眸子也像一谭盈动的秋水。

    夜莫深鬼使神差地倾身吻上去。

    “唔。”她的下唇破了,夜莫深吻上去的时候碰到她的伤口,大概是有些疼,所以沈翘嘤咛了一声。

    夜莫深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温度也变得跟沈翘一样滚烫,大概是心疼她唇上的伤,所以他的薄唇便换了个地方,轻轻地啃咬着她小巧如玉般的耳垂。

    吻着吻着,夜莫深突然意识到不对劲,先前闭着的眼眸这会儿倏地睁开。

    药性果然浓烈,他居然不知不觉中就中招了。

    怀里的女人在他的身上各种扒拉着,小手还在解他的扣子,可是根本毫无章法,解了半天硬是没解开。于是沈翘还急眼了,双手抓住他的衣领用力地想要撕开。

    结果……力气太小,没能如愿。

    沈翘气坏了,逮着他的衣领又是用力地扯了扯。

    夜莫深望着怀里小女人的所作所为,心中竟升起一股无奈。

    他抓住对方胡作非为的小手,低哑着声音开口:“别再闹了,医生很快来了。”

    可沈翘现在意识已然模糊,只是顺着自己最原始的欲望靠近夜莫深,哪里还能得到夜莫深在说什么?就算能听得见他说话,也犹风过耳。

    所以沈翘试图甩开夜莫深的手。

    夜莫深纹丝不动,眼神虽然幽深但却坚定,里面还有几分清明,额头的冷汗却是一点都不给沈翘的少。

    “放开,放开我呀。”沈翘甩了好几次都没能将他甩开眼,急眼了,趴上去对着夜莫深的脖子就是一顿啃。

    “……”夜莫深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那种肿胀感几乎让他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