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让我救你,你可想好了?

让我救你,你可想好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天台

    “陆总,咱们这样做,到时候真的没事吗?”平常总跟着陆寻常的助理忍不住出声问道:“毕竟在北城,得罪了夜家咱们也捞不到好果子吃。”

    “哼,一个残废而已,拿着夜家的招牌装门面,我陆寻常白手起家混了这么多年,我会怕他一个富二代?”陆寻常不屑地冷笑出声。

    其实依照陆寻常在圈子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睡了圈子里无数的名媛,他倒是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在阴沟里翻了船,而且还是一个小小的助理。

    他不是那种不理智的人,以夜家在北城的声望,就算是再生气,他陆寻常也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的。

    可夜莫深在他的眼里就是一残废,一个不能人道的废人。

    一个白手起家的人当然是看不起这些富二代公子哥了,如果不是夜家的名声他夜莫深算个屁,所以这次她一定要修理夜莫深一顿。

    夜老爷子那里的风声他早就收到了,夜老爷子不想得罪他这号人物,而夜莫深总裁的位置也不过是夜老爷子给的,如果真的起了很大的冲突。

    夜老爷子应该可以顺势把夜凛寒扶上位。

    到时候这个残废,看他还有什么能力。

    “陆总,夜少虽然是坐在轮椅上,可是他该有的能力一点也不缺呀。”

    “啧,一个不能称之为男人的东西,你居然说他该有的能力一点都不缺?我告诉你,他夜莫深就是个太监!”

    而此时被骂为太监的夜莫深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强大的意志力还在维持着,不过直至今日,夜莫深才知女人的身体原来是可以软成这样的。

    像蛇一样,软绵绵地缠上你的身体,抱住你的脖颈。

    这种感觉——陌生却又刺激。

    隐隐,夜莫深总觉得沈翘身上的馨香似曾相识,好像在哪儿闻到过。

    他已经忍得大汗淋漓,然而现在却不能抱着沈翘出去。

    “萧肃!”

    夜莫深忍不住大吼一声,嗓子已经快嘶哑得快破音了。

    萧肃站在门外已经等了很久了,别看他是站在门外没有中药的,可他却还是浑身冒了冷汗,因为他可以听到夜莫深跟沈翘的对话,可以想角出里面是什么样的场景。

    而医生……迟迟还未到!

    这会儿听到夜莫深吼着他的名字,萧肃都忍不住抖了抖,不敢冲进去。

    “夜少,再忍忍,我再去催一催。”

    说完萧肃拿出手机再去催催,结果听对方说在路上遇到了点麻烦,刚解决完,马上往这边赶了。

    萧肃挂了电话以后冲里面喊:“夜少,您再坚持十分钟!最晚十分钟就到!”

    房间里的夜莫深额头青筋凸凸地跳了跳。

    他现在所经历的每一秒都如同架在火上烤着,十分钟的时间到都可以要了他的命了。

    而且……十分钟的时间。

    就算他夜莫深勉强撑得住,可是怀里的女人呢?

    她起初还能抱着他到处乱蹭乱摸,到了最后她大概是自己也没找到窍门,药性又发作到了一定的强度,现在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他了,只是趴在他的怀里喘着粗气。

    只不过沈翘呼出来的气都是滚烫的,正好喷吐在他的胸口。

    “二婚女?”

    夜莫深喊了她一句。

    沈翘没有反应。

    夜莫深蹙起眉,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沈翘?”

    这大概是夜莫深第一次喊沈翘的名字,可是沈翘根本应不了他,她身上白皙的皮肤已经灼烧得了粉红色,整张脸蛋红扑扑的像熟透的红苹果。

    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沈翘半闭着的眼皮动了动,眼神迷离地看了夜莫深一眼。

    夜莫深眉头微皱,“还好么?”

    沈翘小脸皱起一团,眼泪从眼角溢出来:“难受,好难受。”

    先前她是被烧得没力气了,这会儿她实在难受得不行了,可是眼前这个男人似乎根本解决不了她身体上的躁热,超初她觉得抱着蹭着还可以消除一些热度,渐渐也觉得不行。

    她需要冷水……

    对。

    想到这里,沈翘猛地回过神来,然后推开了夜莫深的手从他的腿上站起来,身子跌跌撞撞地朝浴室的方向走去。

    夜莫深眼神一凛,扣住她的手腕:“去哪儿?”

    “我要水……”沈翘呢喃着,语气里充满了委屈:“你不帮我就算了,我自己去找水……”

    夜莫深倒吸一口凉气,她想去找冷水?

    “开什么玩笑?会着凉的!”

    况且她现在还怀着孕!

    这才是最头疼的,沈翘痛苦地嘤咛一声,全身有些抽搐起来,小腹传来的躁热和心底升起的那种欲望让她整个人难受能耐,她痛苦得好像下一秒就快要死掉……

    下一秒,夜莫深将她收进怀里,火热的大掌扣住她的腰身。

    他眼神漆黑如墨,如大海一般深沉,声音已经哑得不成样子,他捧着她的后脑勺低声发问:“如果我救你,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听言,沈翘垂着的眼眸动了动,抬起来无辜地看着他。

    “救,救我……”

    从进这个房间开始,夜莫深就也中了迷香,呆在这里这么长的时间,他已经吸入了不少的量,身体早就有了反应。

    如果可以用这种方式来解决的话,他……也不会拒绝。

    只是……

    夜莫深单手捏住她的下巴,声音低缓:“让我救你,可想好了?”

    话落,他又倾身靠近她的耳畔低语:“做了我夜莫深的女人,我不管你以前跟过谁,你以后心心念念的就只能是我,想清楚了吗?”

    此时的沈翘哪里听得清楚他说的什么,但却是迷乱地点点头,像只小猫一样地揪着他的衣领:“我都答应……只要你救我。”

    “别后悔!”夜莫深警告了一句,然后回头又喊了萧肃一声。

    萧肃把她们的对话都听到了,听力太好也是一种毛病,这会儿听到夜莫深喊他的名字,他立即反应过来上前将门给关上。

    然后吩咐外面的人:“里面有什么声音你们都给我假装没听见,今天晚上就死守在这里,谁来都不能放进去,听到了没有?”

    几个手下心里素质很高,毕竟是训练出来的,里面的声音他们也能听到,但这会儿还能保持脸不红心不跳。

    “知道了!”

    屋里头,夜莫深抬手将自己的扣子一颗一颗地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