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记住这一刻

记住这一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倒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药性已经把她最后一抹意识给燃烧殆尽,连着力气一起消失。

    夜莫深摘扣子的动作很像,如陈旧的机械一般。

    沈翘半睁着眼睛就那么安静地看着。

    两人的呼吸都在发烫。

    摘完最后一颗扣子,夜莫深突然抱着沈翘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迷乱的沈翘根本没有去纠结一个残废为什么会突然从轮椅上站起来。

    她被抱着一步步走向卧室里的大床,整个人被放置在柔软的床上。

    后脑勺沾了柔软的枕头,身前压下了一具沉重又滚烫的身子,男人强势的气息包围着她,滚烫的大手像火一样烙在她的腰上。

    “我最后问你一遍,真的想好了?”

    沈翘:“……”

    “不后悔?”

    似乎在自说自话,可夜莫深就是想跟她较劲一般。

    他眯着眼睛靠近她,薄唇在她的上唇停留,一边低问:“知道我是谁吗?如果说不出来,我可不救你。”

    沈翘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嗯?”夜莫深将她托起来,大手灵巧地揭开她背后的扣子,“我是谁?”

    “呃……”沈翘艰难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人影是分散的,后来慢慢重叠,只是一眼……

    夜莫深听到她小声地叫了一句:“夜……夜莫深……”

    他满意了,薄唇跟着勾起一个弧度,轻轻地吮了她的上唇,“乖。”

    他终于不再折腾她和吊着她了。

    他像一个登山者,灵活地避开了所有的障碍,直逼山顶而去,速度极快。

    当他终于抵达的时候,沈翘只觉得某处传来一处疼痛,让她的意识清醒了大概两秒钟,瞪大眼睛。

    此时此刻,夜莫深的眼里绽放着光芒万仗,如亿万星辰一般。

    沈翘看得呆了,一双美眸瞪得大大的,就那么盯着他。

    他的薄唇落下来覆在她的眼睛上面,声音沙哑得不成模样。

    “以后不管你去哪,是什么身份,都给我记住这一刻。”

    *

    沈翘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化身小白兔,在山林里迷了路,然后碰到了一只大灰狼,大灰狼看起来饿极了,吓得小白兔转身就跑。

    可是它的两只脚太短了,跑了很久都没有跑出大灰狼的包围圈。

    很快,它被大灰狼擒住。

    然后,生吞活剥,最后连骨头都没剩下。

    沈翘吓醒,猛地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以后,才发现周围是满目的白,旁边的仪器发着响声,鼻间是消毒水的味道。

    医院!

    她……怎么会在这里?

    沈翘想要坐起身,双腿却传来一股异样的酸痛,全身如同快要散架一般,根本动弹不得。

    “二少奶奶醒了。”陈妈提着保温桶推开门进来,温和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看到陈妈,沈翘朝她点点头,打了声招呼。

    然后她低下头开始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她记得……自己跟夜莫深去参加宴会了,然后被陆寻常带走了……

    带走之后的事情如潮水一样涌进脑海,沈翘下意识地惊喊一声。

    陈妈被吓了一跳,忙将保温桶放在桌上。“二少奶奶怎么了?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我叫医生过来?”

    沈翘抓住她的手腕,紧张地问:“夜莫深呢?他人呢?他去哪了?”

    她记得陆寻常在屋子里点了迷香,说是要让夜莫深忍受一下自己不曾受过的痛苦。

    那种痛苦沈翘知道!她记得夜莫深后来去了,但是再后来的事情……她就完全记不清楚了,好像所有的记忆都被碾碎在脑海里,全部都想不起来了。

    “二少奶奶,您先冷静,二少爷回家洗漱去了,很快就应该过来了。”

    回家洗漱?沈翘眨了眨眼睛:“他没事吗?”

    陈妈并不知道她们发生了什么事情,疑惑地看了看沈翘:“二少爷能有什么事?倒是二少奶奶,您的身体实在太差了,这三天两头进医院的,等你这次出了院啊,回去陈妈多给你煲点汤补补身子吧。”

    沈翘愣在原地,有些不能反应。

    夜莫深没事吗?

    他不是进了那个房间?不过也对,如果他呆得的时间不够久,的确是不会中药的。

    可是……陆寻常他们的人会让他一下子就出来吗?

    而且……

    越想,沈翘的头就越痛,因为昨天晚上后来的事情她真的一丁点儿都想不起来了。

    “二少奶奶,您先别多想了,躺下休息,有什么哪儿不舒服的地方?我去叫医生过来?”

    听言,沈翘这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不用了陈妈,我没有哪儿不舒服,不用叫医生。”

    “那二少奶奶喝碗汤?”

    陈妈站起身拧开保温桶,从里面倒了一碗汤给沈翘,沈翘也确实有些饿了,点了点头伸出双手礼貌地接过鸡汤,她安静地喝着鸡汤。

    突然发问:“夜莫深他……呆会会过来吗?”

    陈妈微笑着道:“会的,二少爷跟我陈妈说了,他马上就回来,让我好好照看着二少奶奶你。”

    沈翘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会回来就好。

    她有好多问题要问他。

    正喝着鸡汤,陈妈突然冷不防地道:“二少奶奶呀,不是陈妈要说你哟,只是你们年轻人总要节制点,因为那方面的事而弄进医院,长期下来对身体不好的。”

    听言,沈翘喝鸡汤的动作就顿在了原地,脑袋微微歪了一下,因为那方面的事?

    那方面的事,指的……是什么事?

    “你们呐,年轻人就是算是新婚,也要节制,毕竟来日方长,时间多的是。二少奶奶,陈妈是真的出于过来人的身份劝你的,你不会生陈妈的气吧?”

    沈翘放下手中的鸡汤,呐呐地问:“陈妈,您的意思……我不太懂。”

    陈妈:“……”

    要怎么跟少奶奶说呢?陈妈纠结了半天,忽然跟沈翘指了指脖子的地方。

    沈翘下意识地顺着她说的方向低下头,可却什么都看不到。

    陈妈:“……哎呀二少奶奶,总而言之,年轻人还是要节制一些好,这些话您记在心里就好了。”

    沈翘觉得陈妈好奇怪,说的这些话……她根本就听不懂。

    等她喝完鸡汤去洗手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沈翘才猛地反应过来刚才陈妈那一番欲言又止的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