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别碰我!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站在镜子面前,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望着镜子里的她。

    不知何时开始的,她白皙的脖颈上竟多出了一些密密麻麻的青紫色痕迹。

    这种痕迹沈翘见过的。

    不过,只见过一次。

    是在之前刚跟林江离婚的那个雨夜,她被那个陌生的男人夺走了第一次,她慌乱逃窜回到家以后拼命去洗澡,当时就发现了自己的脖子上有很多吻痕。

    也如现在这般……

    大脑呆滞了将近十秒钟,沈翘才反应过来,脸色猛地泛白,猛地低下头伸手掀开自己的衣服。

    果然,除了脖子以外,这些痕迹遍布她的全身。

    沈翘失魂落魄地撞到了后面的门上。

    是啊,她怎么忘了……

    昨晚那间屋子虽然点了迷香,但是……陆寻常还给她灌了药的。

    她那么担心夜莫深有没有中药,后果如何,却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被灌药的事实,而后面的记忆她完全想不起来了,可她能完好无损地躺在这里,身上还这么多痕迹。

    夜莫深不举,他是没有那方面的能力的。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

    沈翘克制不住自己全身颤抖起来,身子无力地跌坐在地。

    老天爷真的跟她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二少奶奶,这是怎么了?”陈妈见她忽然坐在地板上,吓得赶紧放下了手中的东西朝她跑了过来,然后扶起她。

    沈翘在她的搀扶之下回到了床上,躺下去以后整个人变得浑浑噩噩起来,突然,她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她倏地抓住了陈妈的手。

    “陈妈,陈妈!”

    “陈妈在呢,二少奶奶,到底是怎么了?”

    “帮我,帮我叫下医生!!”

    “好!好,陈妈马上帮你去叫医生。”陈妈见她的表情突然苍白得可怕,吓得不敢再多问下去,赶紧出病房去叫医生了。

    医生被他风风火火地叫来,进来以后看到沈翘已经醒了,刚露出笑容呢,沈翘却扯住了他的衣领,躺在那里瞪大眼睛。

    她有话想说。

    这个医生是上次那一个,随医生。

    随医生知道她跟夜莫深之间的复杂关系,见她望着自己欲言又止,便对身后的陈妈道:“这位病人家属,您先到外面等候吧,我给病人做下检查。”

    “好的。”陈妈出了病房。

    沈翘抓着随医生的衣角,嘴唇动了动,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随医生大概能猜到她想问什么,于是便询问道:“沈小姐找我来,是想问问你肚子里孩子的事情么?”

    听言,沈翘瞪大了眼睛,声音不自觉地颤抖:“医生,您知道?”

    “嗯。”随医生点了点头,知道她作为一个母亲的担心,微微一笑:“你放心,孩子很好。”

    听到孩子平安无事,沈翘仿佛松了一口气,紧抓着他衣角的小手也渐渐松开了。

    “谢谢。”

    “还有其他情况吗?有没有哪儿不舒服的地方?”随医生既然来了,索性弯腰搭上她的手腕把了一下脉,然后又拿听诊器替她作了一下常规的检查。

    “看起来各方面都没问题了,沈小姐好好休息吧。”

    随医生准备离开的时候,正好听到外头传说话声。

    “二少爷,您来了。”

    夜莫深来了?听到他的名字,沈翘的眼神瞬间变了,下意识地往被子里缩去。

    “随医生正在里面替二少奶奶做检查。”

    话音刚落,病房从里面被打开,随医生走了出来,对上夜莫深的眼睛。

    “夜少,检查已经做完了,沈小姐醒了,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夜莫深点点头,“嗯。”

    沈翘一直躲在被子里听着外面的动静,听到轮椅朝里面滚动的声音,她吓得身子瑟缩了一下。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砰!

    病房的门关上了,其他的声音都消失,只有轮椅滚动的声音。

    没有人说话,沈翘有些怀疑,是不是只有夜莫深自己进来而已?

    “闷在被子里做什么?”

    沈翘正思索着,夜莫深的声音陡然响了起来,把她吓了一跳。

    “不敢见人?”

    沈翘:“……”

    她慢慢地拉下被子,对上夜莫深的眼睛。

    这一看,沈翘顿住了。

    因为夜莫深俊美的脸上居然挂彩了。

    俊美的脸上有两三道长长的抓痕,很像是猫爪子抓出来的,而且薄唇上下边居然都破了,如果不是他的衣服平整到没有一丝褶皱,沈翘差点以为他是被打了。

    于是沈翘下意识地开口问道:“你脸上怎么了?”

    听言,夜莫深顿了顿,修长的指尖轻抚过脸上那几道抓痕。

    脸怎么了?呵,她还好意思问。

    “你说呢?”夜莫深反问了一句。

    沈翘“……”

    她怎么知道?

    夜莫深目光落在她的下唇,昨晚下唇被她咬伤了,到医院以后医生帮她上了点药,不过嘴唇上的伤恢复得还挺快的。

    空气似乎静止得有点怪异,沈翘下意识地想咬自己的下唇,然而夜莫深却斥了一句:“别动。”

    于是沈翘的动作就这样卡了原地,夜莫深上前将她拽起来捏住她的下巴按住,“你是笨蛋吗?遇事只会咬自己的嘴唇?”

    “我……”沈翘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眼神也阴冷得吓人。

    “自己嘴唇伤了不知道?”夜莫深睨了她一眼,语气严厉。

    沈翘伸手碰了一下自己的下唇,确实有些疼,刚才她喝汤的时候怎么没有感觉到?难道是在想其他事情想得太出神了?

    “笨!”夜莫深又骂了她一句。

    沈翘觉得今天的夜莫深很是奇怪,虽然对她依旧很凶,依旧骂她,可是……他的语气……好像比之前温柔了很多。

    是她的错觉么?

    夜莫深见她发呆,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地放轻了几分,眼光瞥到她脖颈上那些紫色的痕迹,墨色的眼底闪过一抹愉悦与餍足。

    一想到昨晚,她意乱情迷地抱着他的脖颈,求他轻点……夜莫深就觉得好像有一只小奶猫在挠他的心肝一样。

    手指不自觉地往她的颈间移,温暖的指腹擦过她脖子上的痕迹。

    沈翘只是觉得痒,下意识地躲开他的触碰。

    猛地一恍神,她才想起自己脖子上有什么,脸色瞬间巨变然后动作剧烈地往后仰去。

    “别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