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要不要帮你回忆一下

要不要帮你回忆一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夜莫深的手顿在空中,不自觉地蹙起眉盯着她。

    这个女人又发生什么疯?

    沈翘没跟夜莫深说话,快速地钻进被子里,用被子来遮挡自己脖子上的痕迹。

    夜莫深看到那些痕迹被她遮起来了,表情有些不悦,指间顿在空中。

    “干什么?”

    沈翘躲进被子里,只露出个脑袋在外面,一双眼睛无措地望着夜莫深。

    “昨,昨天晚上你……”她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夜莫深目光如矩,锐利地盯着她:“怎么?”

    “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沈翘又是下意识动作地想咬自己的下唇,可是想到了他刚才说自己动不动就咬嘴唇,嘴唇都被她自己咬破了,便控制自己不做这个动作。

    “是不是什么?”夜莫深知道她当时失去了理智,可能都不知道他是谁,所以他才会在最重要的关头问了她自己是谁。当她意识不清却清晰地喊出他名字的时候,夜莫深当时心底真的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所以现在她问起自己,夜莫深也不清楚她究竟记不记得昨晚的事情。

    沈翘盯着他片刻:“当时我让你走,你有离开吗?”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夜莫深目光依旧如矩:“没有。”

    没有?沈翘目光颤动了一下:“没有离开吗?那你……”

    如果他没走的话,那……沈翘顿了好一会儿,才小声地问:“那你还好吗?”

    夜莫深额头的青筋突突地跳了跳,眯起眼睛打量着眼前的女人,她的眼神怯怯的,似乎在担心他一样。看来,她明显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是还在担心他。

    “我好不好,你不知道吗?”

    “呃……”

    “昨晚发生什么,你都不记得了?”夜莫深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沈翘被他问得一下子沉默起来,她垂下眼帘似乎在思索,片刻后才道:“昨晚……我只记得你进来了房里,可是陆寻常他让人在屋子里点了迷香,只要你进来……你就会……就会……”

    “就会什么?”夜莫深眯起眼睛盯着她。

    沈翘不太好意思说,白皙的脸颊红红的。

    “说啊。”夜莫深却没打算放过她,逼问道。

    沈翘避开他的目光,小声地道:“迷香你不知道吗?如果你中药的话,那你也会跟着难受的啊,就跟被下药一样,可是你不是……”不是无能吗?当然,沈翘没有这么说。

    而是换了一种说法:“陆寻常听了外界的传言,以为你那个啥……所以他就想报复你,你真的……没事吗?”

    那个啥……夜莫深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私底下他是气得有些咬牙切齿的,合着昨晚他那么卖力地解救她,结果她全部忘记了就算了,还以为他是个无能的,现在还在担心陆寻常那些香会让他无从发泄么?

    “夜少?”沈翘见他没反应,便唤了他一句。

    夜莫深回过神来,滚动着轮椅靠近沈翘几分:“你是在担心我的身体?”

    沈翘一顿,然后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他们利用我引你过来,所以……有罪恶感而已,夜少别误会。”

    夜莫深低笑出声,忽然出手将她从被子里给揪出来。

    “啊,你干什么?”沈翘被他从被子里揪出来以后吓得惊呼出声,伸手想要将他推开,却被夜莫深顺势扣住细白的手腕。

    他抓住她的手腕落到自己的脸上,沈翘注意到他停下的地方正好是夜莫深脸上抓痕的位置。

    “看见没有?这些……都是你的杰作。”夜莫深的嗓音低沉,像是醇厚的美酒划过喉间。

    什么?沈翘吃惊地望着他,刚才他进来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了他脸上的抓痕,还在奇怪那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被她抓的么?

    可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包括这些……”夜莫深抓着她的手移动。沈翘感觉自己的指腹落到一片柔软的温润上,是夜莫深的嘴唇。

    而她指尖落下的地方,正好是夜莫深嘴唇受伤的地方。

    怎么……沈翘的心尖颤抖起来。

    夜莫深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夜莫深见她眼神颤动,手指似有往回缩的趋势,便抓紧了几分:“不想认了?”

    “什么?”沈翘不明所以地瞪大眼眸,“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如果说他脸上的抓痕是她伤的,那她觉得有可能,可是那嘴唇上面的伤口,怎么看怎么暧昧。

    难道她是直接扑上去咬的吗?沈翘只记得前面的事情,可是后面的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不知道?看来你是全忘记了。”夜莫深冷笑一声,大手忽而勒向她的后颈:“需不需要我替你回忆一下?”

    沈翘不知所措地看着他,夜莫深倾身靠近,薄唇贴近她的耳侧。

    “昨晚有人一直抱着我,求我救救她……”

    只是一句话,沈翘就彻底变了脸色。

    她觉得,夜莫深说的那个人,就是在说她吧。

    “我本来不想救的,但她一直扑过来脱我的衣服……”

    “你,你别说了。”沈翘颤抖着声音打断他:“昨天晚上我中了药,我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

    话音只是刚落,沈翘的脑海里刷刷地闪过好几个画面。

    画面里她抱着夜莫深的脖颈,身上的衣服凌乱得不成样子,坐在他的腿上乱蹭,嘴唇嘟起来到处乱亲,总之场面可以说是车祸现场,不可收拾!

    而她也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救救我……”

    那声音带着入骨的娇媚,是中药以后的声音。

    沈翘彻底愣在原地。

    “所以是你……吗?”遍布在她身上那些紫色的痕迹,难道是夜莫深留下的?

    想到这里,沈翘不可置信地推开夜莫深,然后望着他。“昨天晚上我们……”

    “想起来了?”夜莫深的眼眸依旧冷冰冰的,但眼神却不太一样了,望着她的眼神似乎带了一抹戏谑。

    “……想到了一些片段。”

    “是那些你如何勾引我的片段么?二婚女,我昨晚可是被你言秀惑的。”

    沈翘眼神复杂起来,不自觉地往他双腿间瞟了瞟,“那个……你不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吗?怎么还会?”

    那句你不是无能吗?她始终还是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