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夜少有点幼稚!

夜少有点幼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哈啾——

    沉睡中的沈翘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醒过来。

    她眼睡朦胧地看着房间里的天花板半晌,才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想去拉被子。

    却有一双手比她的动作快,在她动作之前替她将被子给拉好了。

    沈翘朝那人看去——

    “夜,夜少……”沈翘叫了对方一句,想要坐起身来。

    夜莫深瞟了她一眼,声音薄凉薄凉的:“不过就睡半个小时,还踢被子,你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子?”

    这冰冷却带着宠溺的语气让沈翘怔立在原地,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夜莫深他到底怎么回事?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最终,沈翘只能结结巴巴地解释道。

    她好像是有踢被子的习惯,可是……没想到夜莫深会替她盖被子。

    “蠢。”夜莫深扫了她一眼,收回目光。

    那个蠢字把沈翘说的脸色通红,她下意识地想咬住自己的下唇,夜莫深的声音却幽幽地飘了过来:“伤还没好又想添新伤?”

    于是沈翘的动作就停下了,她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醒了就收拾,回家。”话落,夜莫深转身滚动轮椅离开她的床前。

    沈翘呆了一会儿掀开被子坐起身来,她刚想问自己穿什么的时候,就瞧见床尾摆了一套衣服,好像是给她准备的。

    她这才起身拿着衣服去浴室。

    夜莫深听到声音,回过头看到沈翘走路的姿势极为怪异,夜莫深的唇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沈翘换衣服的时候又一次感叹自己身上的痕迹,之前她还在因为这些痕迹而苦恼,可现在知道那是夜莫深留下以后,她的心情突然没有之前那么阴郁了。

    换完,沈翘慢慢地从浴室里走出来,走到了夜莫深的面前。

    “我们现在就回去吗?”

    夜莫深盯着她。

    裙子是他从家里衣柜拿的,淡蓝色的连衣裙将她身材勾勒得极为玲珑有致,只不过……夜莫深眼睛眯了眯,忽然脱下了身上的外套。

    “披上。”

    沈翘顿了顿,将外套接过,却没有穿上。

    “嫌弃?”他问。

    听言,沈翘摇了摇头。

    “那为什么不穿?”

    沈翘才小声地道:“这个西装很贵吧?如果我穿了的话,你又要扔掉了,还是还给你吧。”说完,沈翘伸手将西装给递回去。

    夜莫深被她的话生生一噎,倒是没想到她会拿这个来做文章,好看的眉头拧在一起,夜莫深声音冷下来:“你是想回夜家宣告所有人我们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

    沈翘一顿,脸色微白了几分。

    “我没有!”

    她哪里敢这样想,她什么都没有想过。

    沈翘瞬间也明白过来,他把西装给她穿,不过是因为他不想让夜家的人看到她身上的痕迹。

    想到这里,沈翘默默地将西装穿到自己的身上,把自己的脖子遮挡得严严实实的。

    西装穿在她小小瘦瘦的身上就像小孩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怎么看怎么别扭,可夜莫深却觉得莫名顺眼,收回目光冷声道:“走吧。”

    “嗯。”沈翘跟在他的身后一起出了病房。

    尽管已经一天过去了,可沈翘走路的姿势还是怪异,她感觉每走一步两只腿都很酸痛,但如果这样走的话回夜家被怀疑怎么办?于是沈翘只能勉强自己用正常的姿势走路。

    坐上车,沈翘才忽然想到什么。

    “我的手机呢?”

    夜莫深没有理她。

    沈翘却有些着急了,因为之前她的手机被夜莫深没收了,后来韩雪幽又给了她一部手机,可是现在她又弄丢了。也不知道是被陆寻常拿走的,还是被夜莫深再一次收起来了。

    “夜少,你之前说过,只要我陪你去参加宴会,就把手机还给我的。”

    夜少这个称呼……

    夜莫深蹙起眉:“你叫我什么?”

    沈翘顿了一下:“夜,夜少啊……有什么不对吗?”

    “谁让你这样喊我的?”夜莫深烦躁地低吼了她一句。

    沈翘吓得缩了缩肩膀,整个人缩在西装里面。

    “不是你让我这样叫你的么?”

    夜莫深:“……以后不许这样叫。”

    沈翘:“……那我叫你什么?”

    夜莫深也突然回答不上来了,只是突然扭过头恶狠狠地看着她警告道:“反正以后不许那样叫我!”

    空气静止了几分,沈翘跟他对视半晌低下头。

    “知道了。”

    “那你什么时候把手机还给我?”

    “手机手机,你眼里除了手机还有什么?”夜莫深真要被眼前这个女人给逼疯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难道是那部手机吗?

    沈翘被他凶得有点委屈,眼眶不自觉地红了几分:“是你自己说让我跟你去参加宴会就把手机还给我的,我又没有求你!”

    看她一副要哭的样子,夜莫深拿她没辙了,“回去还你。”

    车内这才安静下来。

    坐在前面的萧肃一脸黑线。

    怎么感觉夜少……似乎有点幼稚?

    而且他在狂躁什么?真的是搞不明白!

    车子很快到了夜家,沈翘下车的时候腿酸得差点摔倒,幸好她及时反应过来,才阻止了悲剧发生。

    她跟着夜莫深进了夜家,客厅里夜老爷子和夜凛寒都在,夜凛寒起身微笑地望着她们。

    “莫深,弟妹,你们回来了?”

    “嗯。”夜莫深点了点头,目光动都没动,就径自朝电梯的方向而去。

    夜老爷子被他这副态度给激怒了,刷地站起身:“你们给我站住,臭小子你眼里还有没有你爷爷我了?”

    很显然,没有。

    要不然夜莫深就不会连跟他打招呼都没有了。

    夜莫深停下了,沈翘自然也不敢再往前走,她只是下意识地将身上的西装外套拢了拢,注意一下自己脖子上那些痕迹有没有显露出来。

    “有事?”夜莫深的声音冷冰冰的。

    夜老爷子站在原地冷笑:“陆家的事你打算怎么着?上次你把人家给废了,这次还打算怎么样?陆寻常到底怎么得罪你了?”

    听言,沈翘心里一阵咯噔。

    夜老爷子发脾气是因为陆家的事吗?自从经过上次的事件过后,沈翘现在是很担心夜莫深会对陆寻常出手了,这一次……也不知道他会把陆寻常怎么样。

    “他怎么得罪我的,我没必要向你汇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