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温柔的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我说沈助理,夜总的床——好爬吗?”

    其中一个打扮得妖艳的,伸手撩了一把自己颊边的发,眼神极为轻蔑地盯着沈翘。

    沈翘一听,脸色瞬间白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就是靠着这方面才坐上助理这个位置的吗?”那女人冷笑一声:“之前就说你走后门,没想到开这么大的后门呢。”

    “哎呀,蔷薇姐,她这哪里叫走后门?走后门的都是有背景的,就她这种要身材没身材,要长相没长相的,算哪门子的走后门?你看她不得还来食堂吃食堂餐吗?还从夜总车上下来呢,真以为自己攀上夜总了呀?不要脸。”

    沈翘嘴唇泛白,握着筷子的手无声地收紧。

    “支个招呗,对待夜总那种残废又不举的人,你到底是怎么让他上钩的?”

    沈翘:“你刚说什么?”

    “问你技巧呀,我们也想坐上助理这个位置,所以向你讨教几招呗。”

    先前她们侮辱自己,沈翘只是觉得生气,现在听到她们居然这样私底下说夜莫深残废不举什么的,她气得五官有些扭曲,砰的一声将筷子放下。

    “你们说谁残废不举?”

    沈翘身上突然暴发出来的气势把几个女人给吓到了,怔怔地看了她半晌才回过神来,冷笑:“谁残废谁不举你不知道吗?干嘛要明知故问呀?”

    “哎呀,人家现在可是夜总身边的红人呢,你说话客气点儿。”

    “我怕什么?不就一情妇吗?”

    残废,不举,情妇这些不堪入耳的话说出来以后,沈翘的性格实在崩不住了,她冷眼睨着眼前的几个人。

    “没想到你们素质这么低下。”

    “怎么?敢做还怕别人说啊?”其中一个女的看她不顺眼,直接抓起一杯滚烫的汤水朝沈翘泼了过去。

    她速度太快,而且原本是坐着,沈翘站起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出手,只是在看到她将汤水泼过来的时候下意识地侧了肩膀。

    但滚烫的汤水还是这样直接泼上了沈翘的肩膀和后背。

    啊……

    汤是刚端上来的,泼到了沈翘的肩膀上,一下子就将她白皙的皮肤给烫红了,再加上衣服湿了以后就全粘在她的皮肤上面,更严重。

    “哼,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呢?”

    “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谁!”

    沈翘捂着肩膀,气得咬住下唇。

    原本就没有复元的伤口就这样又裂开了,她瞪着那个泼自己的女人。

    真当她沈翘好欺负是不是?

    沈翘想都没想,将自己盘子端起来就朝对面三个人摔了过去。

    “啊!!!”

    “你干什么?”

    食堂里响起三个女人的惊叫声。

    食堂里的人都朝着声音来源看去。

    沈翘的饭菜汤水都是刚打上来的,她将盘子摔过去的时候,那些沾油的饭菜汤水全部泼到那三个女人身上,无一幸免。

    因为是朝着中间那个而去的,也恰好是泼了沈翘汤水的那一个。

    菜汁泼到了她的脑袋上面,从她的头发上淌下,然后再滴到脸上。

    “啊!!!你这个贱人。”

    几个人尖叫着朝沈翘扑了过来,抓住她的头发,沈翘不甘示弱地也朝对方的头发抓去,她的力气不小,一下子就将对方抓得鬼哭狼嚎。

    “疼,你们快帮我把她的手弄开!”

    “放开蔷薇姐你这个贱人!”

    有人在抓沈翘的手,沈翘感觉到疼,可她不能放手,一旦她放心了,对面三个人就会像疯狂一样地朝她扑过来,到时候攻击的就不是她的手了。

    食堂乱作一团,有不少想上来劝解的,但因为四个女人打架的场面实在太过恐怖,所以没能进入。

    而有一些则是站在旁边看戏的。

    “你们在干什么?”

    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带着着急的质问。

    沈翘被人拉开救下,其他三人也被拉了开去。

    三个人此时不成样子,但明显对方看起来比沈翘惨多了。

    来的人是夜凛寒,一向温润如玉的他在看到沈翘这副样子的时候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愠怒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打架?”

    沈翘伸手擦了一下唇角的血,没有开口。

    扶着蔷薇旁边的苏苏突然上前一步指着沈翘道。

    “夜副总,是沈助理突然把饭泼到我们身上,我们气不过所以才跟她打架的!”

    听言,夜凛寒看了她一眼:“是吗?”

    苏苏被这个眼神震慑得往后退了两步,平日里一向彬彬有礼,从没有发过火的夜副总在这个时候眼神居然变得锐利起来,他身上散发着寒意,跟他以往温润的样子根本判若两人。

    “夜,夜副总……就是这样的,其他人也可以为我们作证的!”苏苏仗着自己来公司久了,所以说了大话。

    夜凛寒却看向沈翘,声音放柔了几分:“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是不是欺负你了?”

    那些话,沈翘怎么可能跟夜凛寒说的出口?

    这些卑鄙无耻的人,她抿着嘴唇没有答话,脸上的表情倔强得紧,眼神却坚定地冷冷地望着对面的三个人。

    夜凛寒心头无奈,却迅速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不想说那就先别说了,我带你先去处理一下。”

    沈翘没说话,被夜凛寒扶着往外走。

    “夜副总,真的是她先出手打的我们,你为什么要护着这种女人?”

    “夜副总!”

    夜凛寒将沈翘带到了自己的休息室里,“这里有浴室,你进去清洗一下,我让我的助理去给你准备衣服。”

    沈翘站在原地没动,夜凛寒皱着眉:“怎么了?是不是伤哪儿了?”

    说完,他伸手就要去碰她。

    沈翘正好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污秽,她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两步。

    “你别碰我,我身上脏。”

    虽然她先前只被泼了汤水,可是后来跟她们掐架的时候,她身上也被沾了很多东西,这会儿脏得就像从垃圾堆里出来的。

    夜凛寒那么干净整洁,看起来那么温润如玉的一个人,怎么可以碰这样的她呢?

    夜凛寒愣了一下,顿在半空的手坚定地往前移动然后握住她的肩膀:“傻瓜吗?我又不嫌弃你脏,先告诉我,身上有没有哪儿伤到?还是我先带你去医院?”

    让她现在这个鬼样子去医院?

    沈翘:“我没事,我进去收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