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夜少的二婚新妻 > 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夜少的二婚新妻最新章节!

    沈翘垂着眼帘,并没有注意夜莫深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她只知道,她在夜莫深的话里听到了斥责的意思。

    他可能是怪她的。

    毕竟,谁会希望自己的助理居然跟员工打架,把食堂闹得乌烟瘴气的。

    耳边有轮子滚动的声音,沈翘的眼前出现了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紧接着她还没反应过来,腰上便骤然一紧,她被人给抱进了怀里。

    沈翘忍不住瞪大眼睛。

    夜莫深居然滚动轮子到了她的面前,将她抱进了怀里。

    正呆着,沈翘的下巴被捏住,夜莫深强迫她抬起了头,正对上他那双森冷的眸子。

    “知道我气什么吗?”

    他身上那种冷冽的男性气息包围着她,沈翘感觉自己不能思考,摇了摇头。

    “事情的原委我已经清楚。”

    “什么?你都知道?那你还……”问我……

    “只不过是想从你嘴里听一下会是什么样的版本,呵,没想到你居然还给我避重就轻?是觉得自己受的委屈不够?痛了都不知道喊的么?”

    话落间,夜莫深的手指用力地在她脑门弹了一下。

    沈翘痛得惊呼一声,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

    “看来还是知道痛的。”夜莫深声音冰冷,冷笑了一声。

    沈翘捂着额头:“你到底什么意思?”

    “下次不许再跟别人打架。”夜莫深道,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白皙的脸上被抓出了几道伤痕,这伤夜莫深看着,就像好像是挠在他的心上似的。

    “嗯。”

    她没想跟别人打架,只是当时实在控制不住了。

    一声叹息传来,捏在她下巴的手换了个方向,罩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按在胸膛上,沈翘趴在他的胸前,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怎么她有一种……夜莫深好像在心疼她的错觉?

    是她感觉错误吗?

    正思索着,胸腔传来震动,夜莫深开了口:“我会……”

    叩叩叩——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却被敲响。

    “夜少,医生来了!”

    萧肃的声音在办公室外面响起。

    沈翘一听,立即仰起头看向夜莫深,他目光复杂地盯着她,“起来吧,让医生给你看看有没有伤到哪儿。”

    说完动作轻柔地托着她起身。

    沈翘顺着他的动作站起来。

    “进来。”

    萧肃这才推开门,把医生带了进来。

    找的是一个女医生,夜莫深让二人直接去了休息室。

    沈翘跟着医生进了旁边的休息室,女医生是个近四十岁的女人,眉眼看起来都挺温润的,似乎还带着淡淡的笑意,“沈小姐,把衣服脱了吧,我看看你的伤口。”

    沈翘乖巧地点头,刚想把衣服脱下来,可是忽然想到什么,她动作又是一顿。

    不行啊……

    她身上还有好多夜莫深留下来的痕迹,如果被医生看到的话,那岂不是……很丢脸吗?

    想到这里,沈翘便停止了脱衣服的动作,“医生,我身上没事,您帮我看看脸上的伤就好了。”

    就肩膀上面那一片烫伤,她晚点下班的时候去药店买点烫伤药回家抹上就好。

    医生微微一笑:“小姑娘不诚实,我是个医生,你有什么好害羞的?赶紧脱吧。”

    最后沈翘还是拗不过她,默默地背着她脱衣服,然后只露出了肩膀的位置。

    女医生注意到她肩膀上的伤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都伤成这样了,你还逞强呢?”

    沈翘没说话,脸有些红。

    女医生在替她处理伤口的时候,一边道:“我听说你有身孕,所以下次还是要注意一点的,这次没有伤及根本是因为运气好,可是下次就不一定了,最好还是避免跟别人有接触,就算是为了孩子,也要保护好自己,不要跟别人起冲突。”

    听到这里,沈翘狠狠一震。

    她是第一次当妈妈,再加上她跟林江离婚再嫁夜莫深以后,发生了雨夜那件以后,她每天就过得浑浑噩噩,很多时候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在做什么。

    所有的一切,都是跟着心走的。

    “我,我知道了。”沈翘点点头应下。

    女医生淡淡一笑,收回手:“好了,伤口已经处理好了,这是烫伤膏,每天记得抹两次。伤口好了就用这个。”

    沈翘接过两只药膏。

    “这另一只是?”

    “去疤痕的,女孩子身上可不要留下疤痕呀,多不好看。”

    “谢谢您。”

    之后沈翘拿着两只烫伤膏陷入沉思。

    如果不是刚好萧肃来敲门,之前夜莫深把她抱在怀里说的那句话被打断了。

    沈翘都觉得他好像会说:“我会心疼的……”

    可是被打断了,所以他那句我会后面到底是什么字就不得而知了。

    沈翘有些遗憾,回过神来跟着医生一起走出去。

    出去以后,女医生摘下口罩,“已经处理好了。”

    夜莫深目光落在她的脸上,语气难得平和:“谢谢小姨。”

    跟在女医生身后的沈翘一顿,这是夜莫深的小姨?

    顿时,沈翘的脸更红了,如果她是夜莫深小姨的话,那岂不是把她身上那些痕迹都看到了,就能联想到她……

    想到这里,沈翘耳朵和脸上都跟着发热。

    “谢我就多来看看我,莫深你啊,别整天闷在公司里面。”摘下口罩的女人是夜莫深的小姨,也就是夜莫深母亲的妹妹,宋安。

    宋安比夜莫深的母亲小了将近八岁左右,今年快四十了,但她保养得非常年轻,看起来也就三十多。

    再加上她笑容和眼光都非常善意,让人觉得她特别平易近人。

    从刚才她给自己处理伤口的时候,沈翘就有这种感觉,没想到……她居然是夜莫深的小姨。

    宋安回头看了沈翘一眼,那一眼可以说是意味深长。

    “我有听莫深说过你的事,虽然这是家庭联姻,但你们毕竟是真的夫妻了,以后一定要好好保护好孩子。”

    听言,沈翘嘴唇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解释什么,夜莫深却这个时候出声道:“小姨,我们都知道了。”

    “你也是的,身为一个男人,理应保护自己的女人啊,怎么让她受这么严重的伤?那后背都烫伤了一大片,如果你不是及时把我带过来处理伤口,可能就会流下伤疤了,你知道吗?”

    夜莫深微蹙直眉:“小姨,这次是意外。”

    因为他根本没有想到沈翘居然会在公司里跟别的女人打架。

    这一幕,夜莫深从来没想过。

    “意外怎么了?你没有阻止意外的发生,难道不是你的错吗?”宋安蹙起眉道。

    夜莫深:“……是我的错。”

    宋安这才满意地点头:“以后多改就是了,我还有事呢,今天就先走了。”

    等宋安走了以后,沈翘眼神复杂地看着夜莫深。

    “你没有跟你小姨说,孩子是……”